于德华胸有成竹的道,“我再拿金鹿地产的一成股份给你,咱们交叉持股?!?br />
    寿山一副看二傻子的表情道,“要么你傻了,要么我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陈大地都跟我说了,你们那个什么金鹿地产,在浦东的荒滩上凭空起来了一栋大楼,还在赔钱呢!你想忽悠我进去接盘?没门!”

    于德华面有得色的看了看李和一眼,意思很明显,你看,不止我一个人不看好这么个项目吧,不过嘴上还是道,“你难道不知道,从1990年的春天,小平首长号召开发开放浦东后,也就二年多的时间,浦东高速起步,年均增长的速度是21%。从浦东开发到这个月,外商投资项目五六百个,大有前途可为!咱们的摩天大楼项目算是应运而生,早晚是一颗璀璨的明珠!”

    寿山还是一副不屑的态度道,“你去忽悠鬼吧,爷们不上你这当!”

    他跟于老头算是平辈,所以在于德华面前通常都是端着点。

    “行了,你们不要,老子自己留着了。四海饭店还是给周萍独自经营,金鹿地产也从金鹿集团独立出来!金鹿酒店折价卖给四海酒店,就这么办了?!崩詈筒桓咝肆?,这帮目光短浅的家伙,可是气死他了!

    吴淑屏掌管的金鹿地产一直是挂在金鹿集团的名下,只有一个摩天大楼的项目,剩下的都还是一圈鸟不拉屎的荒地,何况还是一个吞金巨兽,五六亿美金出去了,还是没有见到一毛钱的效益,不管是体量还是盈利,都没法跟向阳地产、富华地产、远大地产、地大地产比,所以无论是于德华,还是寿山,甚至郭冬云,都是有意无意的去忽略了。

    寿山和于德华不再吭声。

    至于吴淑屏就显得尴尬了,明显爹不疼娘不爱的。

    李和对潘友林道,“远大投资从远大集团独立出来?;厝ヒ院?,成立一个标准执行委员会,爱军鞋厂、四海饭店、金鹿地产、向阳地产、富华地产、和霞家具、小威的京美电器,还有冯磊的和霞皮革,卢波的四季百货,潘松的东风快递,所有的财务账、股权托管我都交给你,出问题了,我也只找你?!?br />
    他算是一口气定了基调,懒得再跟这些人磨叽了。

    潘友林看了看周围人的表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知道了,李先生?!?br />
    他主要负责远大集团的远大投资,负责海外部分的股权投资和托管业务,包括波罗的海船运公司,IBM、苹果等大公司的股票,国内部分其实和他不相干的,既然李和撂挑子给他了,他也没法推辞。

    何况从远大集团独立出来,少了掣肘,也是他乐见的,。

    李和想了想道,“不具有控股权的79家国营合资公司、45家民营合资公司,我也交给远大投资,有没有问题?”

    ??!

    在座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规模有多大,众人都是清楚的!

    光是一个国家开发银行的项目,就让人谗了!

    他们不晓得这潘友林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甚至于德华和沈道如都有点吃味,按他们的想法,这些企业至少也有规划到远大集团和金鹿集团名下的。

    但是李和有他的考量,潘友林这个人的能力,他在俄罗斯是已经见识过得,他手里的团队,甚至比郭冬云磨合的还要成熟。

    潘友林颤抖着道,“李先生,我恐怕会辜负你的期望,我....”

    “行了,就这么定了,我看好你?!崩詈筒蝗菟床?,然后又对郭冬云道,“那152家控股的子公司,全部归于地大集团,没有问题吧?”

    郭冬云含笑点点头,“没有问题,但是我希望你授权我拍卖一些盈利性不强的业务,主攻单一产品方向,业务过于分散,并不是好事?!?br />
    “没有问题?!崩詈屯饬?,他又对仰勇道,“我授权你组建宝马汽车集团公司,你任董事会主席?!?br />
    “我?”仰勇很惊讶,他没有想到这种馅饼会落到他头上。

    “是你,不用怀疑了,就这么定了?!崩詈图绦?,“我自己会亲自组建一个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以后所有的战略决策归战略与投资委员会,没意见吧?”

    他算是想清楚了,除了他亲自出来压人,这帮人谁都不会服谁!

    “没问题!”

    “哥,你早该这样了!”

    “李老板,我们支持你!”

    “李先生,众望所归!”

    跟大老板唱反调,这种找死的事情,是没有人愿意干的。

    李和站了起来,“行了,散会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br />
    他还是需要等麦肯锡的决策出来,参考组建所谓的战略与投资委员会,然后再到处投手榴弹,力争吧那些他认为阻碍他前进的企业陋习和无聊项目统统炸掉!

    为此,他决定把吴市场、林正夫、厉股份等人拉进他的战略与投资委员会。

    苏明跟着李和出了会议室的大门,欲言又止。

    李和道,“过几天我再跟你详谈。这几天在家好好歇着?!?br />
    苏明点点头,“知道了,哥?!?br />
    刚出酒店大门,李和被一阵荷兰口音给吸引了,那个人个子高瘦,正跟旁边的人聊天,见付彪从李和身后出来了,立马就迎了上去,“付老板,付老板?!?br />
    付彪当着李和的面被人这样称呼和巴结,颇有点不好意思,低声斥责道,“我不是跟你说,在酒店等我吗?你来干嘛!”

    那人点头哈腰,双手合十,窘迫的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br />
    李和看着这个人面相,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因此好奇的问道,“荷兰哪里的?”

    这一口醉人的口音,李和立马就能听出来了。

    那人看了看付彪,又看了看李和,愣了愣。

    付彪没好气的道,“这是我哥,问你话呢,你哑巴了!”

    那人听着李和亲切的荷兰口音,也用荷兰话回道,“阿是周口的?!?br />
    “周口的?”李和想不出周口有什么名人了。

    付彪指着高个子道,“他叫许恒大,做建材推销的,天天要约我见面。我就开了个玩笑,我说我在京城,有本事你追到这来,结果这小子真来了!”

    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业务能力,把他缠的太紧了,只得摇头苦笑。

    “许恒大?”李和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大佬,比马阿里还牛气的一个人,就因为这一口糟糕的普通话,又不善于忽悠,估计不为大众所知。

    之所以后来出名,还是因为和马阿里搞了一个足球队。

    不过这人口才虽然不咋的,可看着倒像是天生的业务员,为了一单业务,从南方追到北方,可见韧性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