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小威,还是黄家兄弟,他们都是千年的和尚修成佛,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关键在于一个“熬”字,可见非常的不容易!

    卢波突然开口道,“我觉得还是应该让潘松哥回来继续主持大局,这么大个‘摊子’,我就是有五双腿十只眼睛也管不住哪一头。我想暂时辞职,去大学里进修一阶段?!?br />
    原因主要在他比较激进,因为人性特点比较虚弱、希望做的大、能够看得见、能够耀眼,结果高估自己的能力,想做这个、做那个,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好。把摊子、规模铺得太大,导致各种成本居高不下,进而对他的员工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和影响,有些员工甚至因此离开了公司,这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另一方面,由于战略调整,新的规则尚未完全建立起来,造成短时间内管理失序,他应对慌乱。

    所以现在他说这话是诚心诚意,潘松是他老表,他本来就是潘松带出来的,交给潘松他自然是一百个放心。

    “我也觉得潘松哥出来比较合适?!毙⊥坏貌挥沧磐菲じ胶土?,他连跟卢波争的资格都没有,何况是潘松。

    “你的意思呢?”李和问潘松,其实这对潘松也是一个好安排,这表兄弟俩一直都是一体的。

    潘松笑着对卢波道,“想的美,我才没空去捡你的烂摊子,自己的屁股自己擦?!?br />
    这话说的俏皮,众人跟着哈哈大笑。

    卢波道,“哥,你真不能小瞧了,现在好歹也是年营业额过亿的,你满四九城的数数,搞私营有我这规模的真没几家?!?br />
    他目前名下有两家百货大楼,两家批发市场,甚至参与了中关村电子市场的股份,主要业务盘踞在首都圈,早就算是一号人物了。

    “那我也不接?!迸怂苫卮鸬恼抖そ靥?,他对李和道,“哥,我得求你个事?!?br />
    李和笑着道,“自己兄弟,有什么求不求的,直接说?!?br />
    潘松和兰世芳等人对视一眼,然后道,“我跟老兰几个人回来也有一段日子了,都琢磨做什么呢,现在倒货卖货都不是那么好做了,我再做老本行,也没多大意思,何况卢波和小威做的都不错,我也不想再掺合进去??墒悄?,像付霞,爱军他们这样开厂子,咱们也不会啊,没那个能耐。我跟老兰还有老丁都商量了,咱们不是在俄罗斯买了很多货车吗?你看看能不能拨给我们,我们想开个运输公司?!?br />
    这是他和兰世芳、丁世平两个人反复商量好的注意,想想到时候,手底下四五千辆大卡车,上万名员工,这生意怎么做都不会差!而且目前从前苏联地区往这边的搬迁工作还在继续,如果算上后续能回来的车辆,至少应该有10000万辆!

    李和饶有兴趣的问,“怎么想起来做这个了?”

    毫无疑问,物流行业大有可为,他一点都不否认,世界500强中,就有58家是跟物流相关的企业??墒窍胱龊靡材?,因为门槛低,早晚也会进入恶性竞争的时代。

    潘松道,“这还是以前倒货的时候就有的想法,以前想找个火车皮,那是求爷爷告奶奶,现在也还是一样。我那会就想,要是有自己的车队,咱至于这样吗?所以我就想建个车队,到时候不光我们受益,大家底下的厂子拉货都能用?!?br />
    付霞道,“这个我赞同,我开始的货是找的县里运输队,可是人家是以公家优先的,曾经一度货拉不出去,急的没办法,自己建了车队,现在都有20多辆车了,你要是做这个,我把我的车队并给你?!?br />
    李和斟酌了一下道,“单纯的物流管理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大问题先不说,先说小问题,比如司机车一旦开出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司机拉私活、丢货少货、偷油、虚报路桥费、绕道、超速等等问题层出不穷?!?br />
    物流行业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相当多的物流企业没有倒在和对手的竞争中,而是倒在司机的“跑冒滴漏”和由此带来的无休止的客户投诉上。

    最关键的是各个地方?;ぶ饕迨⑿?,关卡多,这导致物流更加的难做。

    兰世芳道,“李老板,这个我们想好了,就是因为存在这些问题我们才去做,我们是奔着解决问题去的?!?br />
    李和哈哈大笑,“成,我看好你们,那就干吧!”

    一下子安排好了三个人的工作位置,后面不需要再操心了,他也跟着开心。

    潘松笑着道,“哥,那你帮着起个名字?”

    “东风快递吧?!崩詈偷亩袢の渡侠戳?,继续道,“公司的口号就叫‘东风快递,使命必达’?!?br />
    “快递?”

    大家都不是太明确这个词的准确意思,只能从字面上意会到一点意思,大概相当于寄包裹。

    郭冬云在旁边解释了,“这是国外邮政形式的一部分,不光要承接货运,也承接个人物品、公司文件的托运,只是在时效性上有一点要求,需要当天或者一两天到达客户的手上?!?br />
    潘松皱着眉头道,“那不就成了跑腿的?才能挣几个钱?”

    李和摆摆手,“多研究研究国外的企业去,你没听过积少成多的道理吗?”

    他也不懂这些,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自己做。

    “没问题?!崩洗笏到卸缈斓?,潘松等人也没有反对的机会,只能呆脑呆头的点头。

    不过“使命必达”这个口号他们是太喜欢了!铿锵有力的四个字告诉人们,东方快递就是如此执着如此坚守、如此把顾客的托付当成必须实现的承诺:他们的企业遵旨就是:使命必达!

    他暗暗的记在了心里。

    李和又看了看小威和黄家兄弟,道,“你们还是按照原来的继续吧?!?br />
    三个人自然是高兴不已,一再的保证会好好干。

    李和也不想对他太严苛,电器店那点生意,他现在还看不上,随便他们折腾。

    剩下的就是寿山与于德华手里的酒店业务了,寿山自认为是餐饮业的元老,自然不肯向于德华服输,可是去花钱买下于德华旗下的酒店,他又不怎么乐意,他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好办法。

    于德华倒是无所谓,他手里有三家酒店,放着也是腥不腥,臭不臭的,对他影响不大,因此他很大方的对寿山道,“我这三家你拿过去,钱我不要,我要你一成股,这不困难吧?”

    寿山拔了口烟,实话实说,“困难?!?br />
    简直吃人说梦了,三家酒店酒店就想换他一成的股份,简直是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