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松道,“早就安排好了?!?br />
    众人前呼后拥的跟着李和进了酒店的包厢。

    酒菜一早就上齐了,李和自己先不客气的盛了一碗饭,舀了一碗汤,见大家还在旁边站着,他不乐意了,“站着干嘛啊,吃饭啊?!?br />
    付霞把发呆的郭冬云、陈立华拉到跟前道,“别客气,郭小姐,陈小姐,你们坐,我哥就是这个性子,要是饿极了,谁都拦不住他?!?br />
    然后又赶紧让服务员送来了红酒,亲自给郭冬云倒了一杯。

    平松和苏明等人招呼仰勇、潘友林、沈道如等人坐下,在喝白酒还是喝啤酒上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潘友林和沈道如等人酒量有限。

    李和开口道,“啤酒吧,这大热天的喝白酒找罪受?!?br />
    “成!”大老板发话,算是一锤定音,二彪招呼服务员上了十箱啤酒,“要冰的?!?br />
    李和把饭菜吃了一个半饱,也自己启开了一瓶啤酒,倒满杯,举起来道,“我敬各位一杯,大家辛苦?!?br />
    见大家要站起来,他慌忙摆手道,“坐着,坐着,多没劲?!?br />
    说完仰首干了!

    三十多人坐满了两张桌子,都是一口干了,喝红酒的都不例外。

    “你们女将凑什么热闹,喝红酒的随意,喝啤酒的必须喝完?!崩詈托ψ哦苑较虻?,“老方,你别熊,干完?!?br />
    “行?!逼【乒兰票奶?,方向喝的酸牙,不过还是缓着倒进了肚子。

    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地喝了几杯酒,也轻松愉快,使得许多人的心理松弛了一下,谈话也稍微多了一点。

    苏明要说话,李和给打断了,“不着急,先喝酒?!?br />
    他觉得还是有点操之过急了,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是不清楚自己处在什么状态,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想要一场改革,显然,依靠眼前的这支团队是无法完成这一使命的。

    “好好的鸭子烧的一点劲道没有,白瞎了?!笔偕蕉哉饧曳沟瓯泶锪瞬宦?,他做了一辈子的厨子,自然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意见。

    他更加不满的是会议的举办地选择在了这里,他名下最多的就是酒店和饭店,虽然他心里也承认规模和档次不如这里,可终归嘴上是不肯服输的。

    平松在旁边捧了一句道,“你也盖个五星级的是了?!?br />
    他了解寿山的底子,旗下虽然没有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但却是遍布了全国各地,徒子徒孙到处都有,大饭店、大酒店所在的位置,大部分都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

    “这倒不是不成!”寿山一杯酒喝完,砸吧下嘴,觉得不是不可以考虑。他现在底子厚,财大气粗,资金上毫无压力,盖个五星级的酒店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他现在基本上已经退休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闺女,完全可以退休了,但是总觉得有点亏,在他看来他的一辈子过得也忒短了。

    他临老想整个老树开花,好弥补一辈子没进了八大胡同的遗憾,可是找了老的,他不甘心,找了小的,他觉得造孽。要是再找个中间年龄的,他不放心,越临老,胆子越小,一辈子见识的多,自然晓得他这份家业,眼红的多,怕给闺女和外孙添麻烦。

    在他心里,这份家业除了给闺女和外孙,谁都是别想碰了。

    所以他这颗老树一直逢不了春,除了照顾下外孙,指点下闺女生意经,成了无所事事的状态。今天到香格里拉酒店一看,好像受了刺激,又激起了他好胜的心思,必须成为酒店行业里的数一数二!

    平松道,“老爷子,我手里还有块地,要不卖你?给你打个9折?”

    寿山不屑的道,“我手里能差着地了?笑话呢,你说的是洋桥的地吧,那么偏的位置,白送我都不要!还想卖给我?没门!”

    李和笑笑,没吭声,这帮人也是没谁了,有名的南三环西路也敢说偏!

    要是这帮人知道,这里以后要发展到七环,不知道又是什么表情。

    不过他也只是仗着后知后觉,要不然谁能想到疯狂的地产能疯狂到什么样子!

    李和先松下了酒杯,端起来了茶杯。

    大家见他不喝了,也很自然的松了酒杯,晓得等会还有事情要谈。

    吴淑屏准备好了会议室。

    李和抱着茶杯,点了根烟,坐在主位上,揉了揉额头。

    大家都静静的坐在位置上等他开口。

    李和指着郭冬云道,“郭小姐,我想大家都不陌生了,没必要我再重新介绍一遍了吧?”

    寿山阴阳怪气的道,“熟悉了,还不忘郭小姐指教呢?!?br />
    他一把年纪了,还受着郭冬云的埋汰,他自然不高兴。郭冬云指出的账务上的问题,曾经让他又气又急,说的好像是他侵吞公产呢!

    他自从跟着李和后,可没做过这种丢人现眼的事!

    其他人跟不必说,对郭冬云都没好脸色,包括付霞也是,他自誉为对李和是最衷心的,结果也被查出了账务问题,让她一度无地自容。

    她一气之下,撤了出纳和两个财务,重新聘请了!

    要不是今天有李和在,她可不会对郭冬云这么客气。

    郭冬云不温不火的笑着道,“大家都是为李先生做事的,自然不必客气?!?br />
    “账目报表我都看了?!崩詈图蠹乙馐?,又摆手打断,继续道,“先不要急,我没一点怀疑大家的意思。这些只是创业过程中的小瑕疵,没必要深究。我这次的意思,我先跟大家说一下。我现在手里有三大产业集团,沈道如的远大集团,于德华的金鹿集团,郭小姐的地大集团。至于你们手里现在的厂子,要不要并入集团公司,你们自己说了算?!?br />
    付霞第一个表态道,“哥,你们怎么说,我怎么做?!?br />
    “对,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我们听你的!”

    其他人各自表态。

    “不,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崩詈徒馐偷?,“不并入集团公司,并不意味着各自为政,你们还是要接受改组。比如,平松和付彪,你们的地产业务是重合的,你们俩是怎么考虑的?于德华旗下的酒店业务和寿山是重合的,这个怎么处理?付霞的名下也有皮革厂,是不是还是冯磊再管?爱军的大哥的名下也有一家皮革厂,这个有没有合并的必要?还有小威开了电器城,而卢波现在开百货公司,都在搞零售,会不会形成资源浪费?”

    他不想还罢了,一想起来,感觉都是一团乱码。光是地产一项,基本各个集团、各个子公司都是有涉及,像沈道如,目前几乎快把地产当成主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