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大家对李和还是一副崇拜的要死的样子,此刻大家恨不得来个雷劈死他!

    李和一副无奈,“我没觉得自己特别有钱,都是普通家庭出来的,这么多年我们家的生活习惯也没有大变化,顶多房子大一点,也就大一丢丢嘛?!?br />
    李和说的很认真,很动情,说的他自己都信了!

    台下的人更不淡定了!

    你丫应该是中国首富了!

    说这话,不是招人恨吗!

    闭着眼睛说瞎话,你良心过得去吗!

    试问,谁不想住在“比普通人大一点的房子”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呢?

    “我曾经很渴望金钱,但是我发现,钱有什么用?我现在对钱没兴趣,金钱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快乐。要说最快乐的时候,还是我曾经当老师的时候,我很怀念我在学校的那段时光?!?br />
    台下的人此时只有一个感觉,这个笑话好冷!

    你不爱钱?

    求求你!你把钱给我好吗?

    我欠你的贷款可以不还吗?

    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我依然还是保持着节俭的好习惯,每次买菜我都要去还价,但是我这个人又不善于讨价还价,因此每次到菜场我都是跟在大妈后面,等大妈跟老板讲好价钱以后,我跟着说:老板,我也来两斤!这也叫跟定趋势!跟做生意是一个道理?!?br />
    全场再次大笑!这个包袱抖的大家措不及防!

    李和继续说,大家继续听。

    7分钟16次掌声。

    李和最后道,“我们将来会有各种各样的合作,万事开头难,中间难,最后更难。但是我将继续与各位携手前行,风雨共济!谢谢大家,就讲到这里了。谢谢!”

    全体站起来鼓掌,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清新脱俗的演讲!

    台下的人许多都是国企的一把手或者二把手,他们参加的最多的就是会议,听的最多的就是各种演讲,但是从来都没有李和这种风格的演讲!

    他们今天才发现,原来演讲也可以不走寻常路!

    至于李和都没想到,随手几个段子都能这么火爆!

    他一下演讲台,袁明迎过来道,“真是很精彩!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精彩的演讲!”

    “谢谢,全是胡说八道,希望不要介意?!崩詈陀械悴缓靡馑剂?,他只管尽兴的在上面扯了,忘记旁边还有领导,说的尽是口无遮拦了。

    王一乾说,“我看很好,说解放思想,你这就是解放思想!不拘一格!”

    在场的人都是哈哈大笑。

    国资管理局的吴主任提醒道,“袁部长,王部长,大家看看是不是可以举行签字仪式了?”

    袁明和王一乾对视了一眼,袁明道,“可以了,开始吧,马上都十二点了!”

    “签字仪式?”李和自己暗自纳闷,哪里有什么签字仪式,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郭冬云低声附耳解释道,“之前我们所有的谈判基本都定了下来,持股比例,投资额度,都已经协商妥当,但是只有一部分是签约了,剩下的一部分企业,袁部长他们说等你回来办个签字仪式,我本来想今天跟你说的,想不到他们今天就来了?!?br />
    这些人的突然到访也把郭冬云打了个措手不及。

    “没事,你忙你的吧?!崩詈途醯靡裁皇裁创蟛涣?。

    郭冬云赶紧的安排秘书把自己这方的资料拿过来,同时很庆幸自己这方的律师今天都在。

    袁明说,“今天的所谓签字仪式,总共五家家,主要当典型来抓?!?br />
    今天他们也没发言,电视台记者也没带。

    “没问题?!崩詈捅硎纠斫?,新年之后国企开始试点股份制改革,虽然在股份制上有很大进步,但当时仅是推行试点,关注点还是在企业经营自主权上面。现在既然开始大力提倡,他们这些人总要做个样子,而他自己无疑是最好的合作对象和例子。

    这个时候,走过来了四个人,国资管理局吴主任一一向李和介绍道,“这是铁道部电气化工程局的何局长?!?br />
    “这是国家测绘局温局长?!?br />
    “中航第一集团公司谢书记?!?br />
    “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周书记?!?br />
    这些人和李和握手,无非是夸些年轻有为的词。李和只得笑着回应。

    在没签字之前,李和大概看了一遍合约,第一份合约是与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地大集团以200万美金和在苏联运回来的设备入股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旗下的华北石油钢管厂、装宝鸡石油机械厂,分别持股15%、10%。

    这个占大便宜,他没有意见,他其实对济柴动力总厂比较有兴趣,不过这种好事可能轮不到他了。

    第二份是与国家测绘局的,地大集团以300万美金和设备与国家测绘局组建一家测绘技术总公司,持股20%。

    同样,地大集团以500万美金和设备与中航一集团旗下的158厂在洛阳合资成立中航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3%,主要是研制和生产光电连接器。

    李和更加的没有意见,起码以后多了一家上市公司。

    最后一份是地大集团以100万美金和设备与铁道部电气化工程局、铁科院合资成立一家集普速铁路和牵引供电系统的设计研发、产品制造、施工安装和运营维护等一体化的产业公司,名字叫中铁机电。

    李和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中铁机电是个什么玩意,前面新组建的公司,不管是前身后世,公司名字也许都是同一个人起的,跟记忆中的变化不大,唯独中铁这边可能对不上号了。

    不过他也不以为然,总之吃不了亏。

    看完之后,冲郭冬云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吴主任过来问道,“没问题吧?”

    “没问题?!崩詈偷愕阃?,心里悱恻,有问题也来不及改了!谁能想到这帮人今天搞的这么匆忙。

    仪式很简单,李和与所有的签约单位站在一排,在机关报的摄影师面前,合影留了一张照。

    李和注意到那个记者冲他得意的笑,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拍完照之后,郭冬云代表地大集团与五家主管单位签了字。

    很程式化的现场掌声一片,握手合影留念。

    中午,李和要邀请大家赴宴。

    许多人都想留下来,可是袁明和王一乾等人都不留,他们这些人又留着做什么呢?

    最后还是都一阵风似得散了。

    李和把几位重要的客人,都亲自送到了酒店门口,握手告别。

    见车队走远了,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从来都没这么累过。

    回头一看,身后还有一圈人呢。

    李和没好气的说,“不饿??!赶紧安排回去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