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这边在开会,于德华却不时的敲门进来,因为现在来参会的人越来越多了,有国资局的主任,有航天航空部的副部长,有中科院的领导,有冶金工业部的总经理,有石油总公司的书记,铁路工程总公司的总工程师,不下二百多家的公司负责人。

    他们都是新加入的合作方,李和苏联之行的成果。

    于德华看李和的眼神更加不一样了,他一直自誉为交游广阔,许多国企老总,政府负责人都是认识的,可是也没法让这么多大佬一起来拜访的本事!

    如果他之前对李和的钦佩是八成,现在已经是实成十了!老大出马就是不一样!

    “赶紧出去招待下,我会尽快过去?!崩詈痛叽儆诘禄辖糇?,然后对麦肯锡的人道,“再给你们五分钟时间,捡重点的说?!?br />
    “李先生,目前你名下控股的子公司已经有152家,这其中不包括像香港中基路桥这样的5家上市公司、非直接控股的238家二级子公司,以及与中国国企合作的像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一样的不具有控股权的79家合资公司、45家民营合资企业。这是一个严峻的管理问题,如果按照通常情况,我们会首先想到调整组织机构,实际上一般组织机构调整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如能解决问题,管理就变得太简单了。臃肿的组织机构会导致管理成本增加,管理效率下降,反应能力下降。但是组织机构精简过度会导致许多管理职能难以履行?!?br />
    “我们认为,你名下的企业只会随着全球经济的的增长而增长,但始终无法更上一层楼。阻塞脉络的阻塞会威胁到它们的生存。我们希望你的每个业务部门都必须是市场上的第一名或者第二名,假如做不到,就必须‘整顿、出售、或者关闭’,然后大量兼并、收购、重组全球优质的业务?!?br />
    麦肯锡的人依然说的滔滔不绝。

    李和的眉头越皱越深,至于出售或者关闭,这些话他也就听听,比如付霞的家具厂肯定不是全球第一,连中国第一都算不上,难道也要关闭?

    这个他不能认同。

    当然,关于并购的思路,是契合他心思的,他一心学通用的韦尔奇,郭家学、孙宏斌这些人,做个‘并购狂魔’。

    “我要你们的完整报告,大概要多长时间?”李和没有时间再继续在这里听下去了,不知不觉中已经在这个小会议室待了死十多分钟。爱军、付霞他们会着急成什么样子先不说,何况还有其他单位的领导呢。

    天知道,这帮人从哪里得了消息,今天一窝蜂似得聚在了这里!

    “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甭罂衔囊桓龃拥亩?,给出了比较明确的答复。

    “行,我等你们?!崩詈偷男睦镆丫辛艘桓龃笾碌乃悸?。他站起身,对林正夫等人道,“几位,你们先在这里休息,如果不着急,大家可以一起吃个便饭?!?br />
    吴市场笑着道,“郭经理可是给我们布置了任务的,我们先走,下次一定有机会?!?br />
    他握着李和的手都有点激动,他今天终于见证了一个奇迹,他从来没有想到中国会出现一个人物和这样的一个企业!

    吴淑屏拉开了会议室的门,李和把他们都送了出去。

    “李老师,就这里吧,你可是日理万机?!钡搅说缣菘?,厉股份拦住了李和继续送,再次握紧手道,“再见?!?br />
    “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崩詈椭钡降缣菝藕仙?,才停止挥手。

    旁边的另一部电梯门打开了,于德华出来道,“快点吧,我招架不住了!”

    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而且级别都是只高不低,boss都是最后才出现的。

    李和赶紧进了电梯,上了12楼的大厅会议室。

    刚出电梯,就听见有人喊,“李董事长来了?!?br />
    “李先生,来了?!?br />
    “李老板?!被褂腥嗽谧呃雀詈臀帐执蛘泻?。

    李和只能握手笑着应付,因为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许多人不以为意,还是不断提醒,“我们在莫斯科酒店认识的?!?br />
    “在布拉克我们一起合作拆分了布拉克纺织厂?!?br />
    “我在基辅和你一起并购的乌克兰达尔齐农机厂!”

    “你好,你好?!崩詈土成系募∪饩兔凰沙诠?,笑容是不能落下的。经过不断的提醒,他对这些人算是有了一点记忆。

    “你也来了?”李和朝仰勇握手,又叹了口气。

    仰勇说,“你放心吧,我们目前已经消化了阿罗汽车的全部技术!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按照计划展开,新车下线要比原计划提早半年!”

    阿罗汽车是罗马尼亚惟一一家生产吉普车的工厂,自从被李和收购并入仰勇的宝马汽车厂以后,全部的生产线、技术资料和大部分的工人都被运到了萧山。

    宝马简直是如虎添翼,节省了时间和成本。

    李和没时间跟他多聊,在没进会议室之前,朝里面张望了一下。

    于德华道,“放心吧,袁部长说知道你性子,他们就只带了内部机关报的两个记者?!?br />
    他更了解李和,什么事都要躲着藏着掖着。

    “行?!?br />
    李和大踏步的走进了会议室。

    原本吵闹的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突然全体起立,爆发出来了雷鸣般的掌声,如破竹,如响鼓,如惊雷。

    李和吓得没敢迈出下一步,见是大家鼓掌,松了一口气,向大家挥挥手,大声说道,“谢谢你们,谢谢?!?br />
    这句话,再次点燃了大家鼓掌的激情,如雷的掌声,几乎将会议室挤爆。

    在坐的这些人,要么是在苏联找李和借过钱的,要么是一起合资的,有民营,有国企,要么是一直跟李和混的,是受李和恩惠的。

    “欢迎,欢迎?!崩詈鸵簧现飨?,不待袁明等人迎过来,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过去了。

    袁明笑着道,“今天你是主角,请!”

    “你请,你请?!崩詈鸵豢囱萁蔡ㄓ械惴⒚?,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准备??!他根本就没搞明白今天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快点吧,大家可都都是等了很长时间的,就等你讲话了?!辈普康耐跻磺砍ひ怖戳?。

    “那我不客气了?!崩詈屯仆巡还?。

    他调整呼吸,醉醺醺,轻飘飘地踏着掌声站上了演讲台,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坐着的三四百号人,有点紧张。不过他还是自我安慰,大不了把他们当做学生,把会议室当做阶梯教室,做老师的还能怕讲课?

    他清了清嗓子,咳咳了几声,话筒震荡,音响清晰的回声在会议室环绕。

    会场彻底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谢谢大家的光临,谢谢大家的厚爱?!崩詈椭沼谒党隽说谝痪?。

    掌声雷鸣。

    “大家的掌声这么大,我有点腾云驾雾,怕回去会激动的睡不着,再次说声谢谢?!崩詈统⑹宰趴艘痪渫嫘?。

    会场上笑声一片。

    “大家晚上好!感谢各位领导,各位同志,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碧熘?,他怎么会站在站里!李和好像找到了一点儿感觉,“可能许多讲的会不对,但却是我所坚信不疑的;有些人讲的东西都是对的,但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台下又是哄然大笑。

    “我今天站在这里,因面前的任务感到谦卑,因你们的信任而感激,同时缅怀我们的前人所做出的牺牲。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要心平气和,但不要太平凡。毕竟来到地球上不容易!下一次什么时候来还不一定?!?br />
    “在坐的各位都是各行翘楚,我很荣幸跟大家在一起,如果不跟各位优秀的人士在一起,我想我永远是不可能成功的!西游记告诉我们:凡是有后台的妖怪都被接走了,凡是没后台的都被一棒子打死了?!?br />
    这是来讲相声的吗?

    台下的人嘴巴就一直笑的没合拢过。

    “我们是一间非常幸运的公司。我没有任何的背景,老爹老娘都是种地的,人也不是太聪明,但是我知道我有成功的机会。我今天定义的成功,仅仅是指财富意义上的‘成功’,我完成了个人财务的自由。我的个人的目标一直是‘向钱看,向厚赚’?!?br />
    会场上的人先是愣了一会,待琢磨到是‘钱’和‘厚’之后,又是一阵大笑。

    这是他们听过的最有意思的演讲。

    “当然,现在想挣钱的不止我一个了,老师都想着下海,学生都不稀罕分配了,都抢着做生意,我想大概是受了军训的影响,老是这样喊:‘立挣,向钱看,向厚赚,一二亿!一二亿……’,挣个一亿两亿都是小目标?!?br />
    许多人笑道晓得直不起腰了,把手搭在了前面的倚靠上。

    “我为什么会想着做生意呢?因为工资太低了,已经不能满足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了。曾经和朋友一起仰望星空,随之我们泪流满面,他是因为失恋,我则是因为没钱。今天领了薪水,交了伙食,买了油米挂面,摸了口袋,感叹一声,这个月工资又白领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小时候我以为自己长大后可以拯救整个世界,等长大后才发现整个世界都拯救不了我?!?br />
    这句话让大家听见了心酸。

    李和斟酌继续道,“关于赚钱,从来都不是辛苦的事情。你赚钱很辛苦,说明你正在挣小钱,挣大钱靠的是趋势。赚钱很容易,只是你暂时还不知道方法。铁杵能磨成针,但木杵只能磨成牙签,材料不对,再努力也没用?!?br />
    每当他一本正经地的胡说八道的时候,地球人就已经阻挡不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