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李和不开心的是,郭冬云请来了外人,全球最大的咨询公司麦肯锡被她请来了,所谓的经理有华人、有老外,看着都是三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年龄不见得比他大。

    他们要是真有本事,为什么不自自己去开公司,一夜干成个五百强。一个破报告能卖上百万美金,这不坑人吗?

    战略这种东西,你就是说错了十年后客户会来找你吗?

    说白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一个拿着年薪10万的人去指导别的公司该给二老板100万年薪还是1000万年薪。

    其中的一个人还大言不惭的对李和说,他们在所有主要行业都拥有广泛的能力、专门知识和经验,并且提供全方位的管理咨询服务,包括战略、组织、运营、商业技术解决方案、企业服务转型和高级猎头服务。

    好像有了他们的加入,地大集团可以一跃为全球最牛逼的公司。

    除非有相当的数量的事实做支撑,否者李和很难对他们报以信任。这与一位初级管理人员向自己的上司提建议的道理是一样的。

    李和想了想,还是不急于否定,他知道许多观念在他脑子里都是根深蒂固的,这些观念很多都是属于偏见,他决定还是放开心态,多接受一些多元化的信息。

    走到今天这么高的位置,他曾经的经验不可谓不多,然而他似乎并不如他自己所装作的那样自信。在别人眼里,他踌躇满志,信心十足。

    事实是,他对很多方面都缺乏信心。

    他听了这些专家的谈话,一如既往的保持着没有表情的面孔。他从不给他们以任何暗示:他们究竟说的好不好。有的时候,他看上去高不可攀。他没有显露出任何偏见和偏好。

    总之他装的也挺累的。

    但是坐在旁边的郭冬云却是不这么想,她悄声的对李和道,“如果大家在内部没有形成共识,就需要外部的知识、经验和看法,来确认一下,帮助大部分人统一思想。这是我请麦肯锡过来的最大原因。不管怎么样,他们的思维方法很正确,我们不需要他们解决问题,但是我们需要他们给找我们找出问题,这三个月以来,他们的团队给了我们许多有益的帮助?!?br />
    “报告等会我看看?!崩詈退闶堑阃啡峡闪?。

    会议依然在继续,麦肯锡的人侃侃而谈。

    “核心业务包括银行金融、零售、电子、会展、地产、酒店、机械、医药、服装纺织、家具、音像、汽车等。多元化业务具有良好的产业基础和市场竞争优势,其中零售、金融、机械、地产、音像已建立行业领先地位。但是我们不得不提醒,贵公司的音像产业是游走于法律边缘。对于贵公司的汽车产业链,我们持有谨慎态度,要知道,国际产业正处于非常激烈的竞争格局,宝马汽车不具有完全性的市场竞争能力?!?br />
    这一次是对李和的产业的一个汇总,他已经拥有了很多的优势。地大集团、金鹿集团、远大集团,包括其他乱七八糟的产业,如果整合起来,将是一个总资产1200亿美金,年利润为23亿美金,拥有13万员工。

    它的资产负债表极佳,它的产品和服务渗透到国民生产总值的各个方面:从皮鞋到汽车,几乎无所不包。

    其中的很多产业,李和自己都不知道,比如他名下怎么会有造纸公司,怎么会有装修公司,甚至还有打火机厂子,添加剂厂、扑克厂、养殖场。

    “怎么会有13万名员工?”这才是李和最大的不解,难道他旗下的房产公司的工人都算上了?可也没有13万??!他问的很小声,让人听见了挺丢人的。

    郭冬云笑着道,“这只是控股产业的员工,你是不是忘记我们与政府国企建立的合资厂了?光一家扬洲机械厂就是一个万人大厂了。如果我们再把不控股的投资产业算进去,员工还会更多?!?br />
    在场的许多人都是忍不住窃窃私语了,随着麦肯锡的人梳理的越详细,在场的人看李和的眼神越来越不一样。

    这将是怎么样一个巨无霸企业!

    而掌控这个巨无霸的人才刚刚30岁!

    要不是有保密协议的约束,他们就要出门大喊,新的世界首富诞生了!

    特别是麦肯锡的人都不肯相信,他们接受的项目会是一个全球第一大的公司,而且还诞生在中国!

    这简直是一个国际玩笑了!

    哪怕这些资料都是他们亲手整理的!

    其他的先不说,当他们看到托管在高盛、莱茵的dell、IBM、苹果这些500强的股票托管凭证的时候,他们的内心立马就崩溃了,必须是承认这一事实了!

    当然,这是一家很大,但是跟强壮都不沾边的企业联合体,什么乱七八糟的的企业都有,他们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是个投资狂人,什么样的产业都有,反正捡到篮子都是菜。

    而且更令他们不敢相信的是,这家联合体的人力资源结构,也是相当的草率,许多高层居然是小学文化、初中文化!

    天知道他们的内心有多崩溃!

    终于他们开口提到了这家大杂烩的企业的弊病,这次轮到一位高挑金发碧眼的女孩子陈述,“如同很多企业的通病,不管是金鹿集团、远大集团内部拥有太多的管理层级,这是一个草率而又庞大的官僚机构,在这个等级体系中,从生产的工程到董事长的办公室之间隔了13个层级。光一个金鹿集团有130多名管理人员拥有副总裁或者副总裁以上的头衔?!?br />
    “我的错?!崩詈袜杂?,他曾经让于德华放手经营,不必事必躬亲,请专业的人士来操盘??墒撬幌氲?,于德华会请这么多的经理人,而且都是堆砌在一起。

    当他听到金鹿集团有76个业务部门的时候,更是一阵叹息??梢彩抢斫獾?,毕竟金鹿是靠出口起家的,从纺织鞋帽类到搪瓷缸能日用品都有,基本是一类产品一个部门。

    接下来他又听到了对远大集团的分析,远大集团在一年内居然出台了70多项企业内部制度!

    李和终于觉得还是企业的制度有问题。

    也许这就是历史规律吧,钱穆老先生在分析中国历史时指出,中国政治制度演绎的传统是,一个制度出了毛病,再定一个制度来防止它。相沿日久,一天天繁密化。于是,有些变成了病上加病。越来越繁密的制度积累,往往造成前后矛盾。这样,制度越繁密越容易生歧义,越容易出漏洞,越容易失去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