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里拉饭店作为京城最高、最豪华的五星级饭店,每天都是热闹的很,但是今天更加的与众不同。酒店的门口基本被堵死了,300多米长的路两侧停满了豪车,平治、奥迪、凯迪拉克、雷克萨斯等。

    这让门口的保安如临大敌,四九城里面有限的豪车,基本都集中到了这里,刮了蹭了,他们可是交代不起。

    为什么那么多豪车宁愿全部挤在酒店门口也不进地下车库?

    谁有谁知道。

    “好好的停车位不停,非停路边?!崩詈筒恢朗歉猛虏壅庑┤说谋┓⒒У南靶?,还是该称赞他们会享受。

    小威笑着道,“那个加长林肯是于德华的,那个路虎是爱军大哥的,那辆凯迪拉克是付霞姐的,奥迪是平松哥的?!?br />
    “老李买车了?”李和很诧异,要是其他人,他也就见怪不怪了,可是李爱军这么低调的人,咋么会买这样的车。

    小威解释道,“哥,你是没见过那帮胡建、温州佬,贷款下来了,第一件事是买车,就是充个派头,有了好车,谈事情都是事半功倍?!?br />
    开豪车出门谈生意才有派头。

    现如今谈生意,先敬罗衣,后敬人,讲究的是派头,车先不说,最低的配置都是大哥大,手里不拿个大哥大,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做生意的。

    李和还要问什么,车子已经停了下来。下车后,第一个迎过来的是于德华。

    “李先生,你再不来,我们可要去家里绑你来了!”

    他了解这场会议的重要程度,跟沈道如一样,推开了香港和深圳的所有事物,第一时间赶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李和朝他握了握手,然后再朝周围一看,居然来了这么多人,不光是于德华,就连沈道如、寿山、付霞、李爱军这些人都在。要知道,他只约了一个郭冬云的团队。

    于德华笑着道,“没事,就来看看?!?br />
    “辛苦,辛苦?!崩詈桶醋潘承虺偕?、周萍、付霞、方向这些人一一握手,对穆岩和孟建国两个人的胸口各捣一拳,没好气道,“你俩来凑什么热闹?!?br />
    孟建国笑言,“咱现在端的是你的饭碗,自然要来付服你管。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咱们可干不出来?!?br />
    穆岩点头表示认可。

    “等会再跟你们聊?!崩詈陀殖卵疑砗蟮暮笠簧斐隽耸?,寒暄道,“近来可好?!?br />
    胡大一笑着道,“形势一片大好?!?br />
    “那就好,那就好?!崩詈透炙嬉饬牧思妇?。见站在队尾的苏明过来了,也伸出手道,“你们这都闲的得没事了?有空回来?”

    苏明道,“主要是想回家来看看?!?br />
    他和付彪是连夜坐飞机回来的,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回来,但是直觉上告诉他,这次是必须回来的,要不然完全可能会被边缘化,成为一个真正的边缘人。

    “李先生,好久不见了?!?br />
    一个女声引起了李和的注意,回头一看,居然是陈立华,笑问,“多谢,多谢?!?br />
    他都懒得问,你为什么也回来了。

    他都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了,是不是大家暗地里都约好的?

    而且来的这些人,站队的时候派系分明,一路是以苏明、寿山、于德华为首的旧派,这些人盘踞在一起,有说有笑。另一路是以郭冬云、沈道如、黄炳新为首的新派,不过总归人数比较少,站在一边显得稀稀拉拉。

    “走吧,进去吧?!崩詈统洞Φ墓普泻?,其实一下车,他想先冲她打招呼的,结果半路就被其他人拦着了。

    郭冬云笑着扬手道,“请?!?br />
    李和感觉到有闪光灯,一回头,见远处果然有几个记者。

    他皱着眉头问平松,“是公司的?”

    “不是,我把他们赶在?”平松不确定的询问道,他再没有文化,也晓得记者是无冕之王,不能轻易开口得罪。

    李和对贴身跟在身旁的兰世芳道,“胶卷拿走?!?br />
    兰世芳立马带着两个人过去了。

    不一会儿,那边就发生了强烈的争吵,那些记者明显不愿意交胶卷。

    小威和付彪等人也小跑过去,不由对方分辨,强行扭起对方的胳膊,把相机的胶卷给拿了出来,一通乱扯后,用火机给点了。

    一个女孩子当场就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郭冬云悄声对李和道,“这会不会影响你的声誉,毕竟很多人对记者还是很客气的,他们要是乱写一通,恐怕对你不是太好?!?br />
    李和笑着道,“我的名声由我自己说了算,他们说了不算。走吧,先进去吧?!?br />
    他也说不清对记者为什么会这么反感。

    酒店的会议厅里人头涌涌。

    这并不是酒店里最奢华的会议厅,因为还有更加高档的私人会议室,但在这一间可以容纳两百多人,经过特殊布置的会议厅里,所有来到现场的人都可以感受到这里的简约,但却不失雅致的装修风格。

    此时此刻,走进会议厅里的人都在讨论着,他们隐隐然知道,之前有消息说,李和会重新做战略改组,虽然这话不是从李和嘴里出来的。

    在会议开始之前,李和同郭冬云在另一间会议室预先做了的深入交流和沟通。

    会议室里,不光是李和同郭冬云两个人,一间小型的会议室,基本是坐满了,还有几个李和看着眼熟的人,不是一般的眼熟,而是非常的眼熟。

    郭冬云先向李和介绍端坐在门口的一个人道,“这位应该算是你的同事了,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农村部副部长,兼京大经济系教授,林正夫先生,已经聘任为地大集团中国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br />
    中国地大集团已经申请注册了离岸公司,同时在国内注册了地大集团中国有限公司。

    “你好!你好!”李和终于想起来了,这人其实他还算是熟悉的,只是一时间叫不上来名字。此人面相和蔼、厚重,是一种传统式的优秀面相,其中最值得圈点的地方是鼻大不露,丰满圆润。

    此人还是比较有本事的,把他聘为首席经济学家,李和没有意见,起码不是沽名钓誉之辈。

    “李老师,我可是听过你的课的,很精彩?!绷终蛩祷拔潞?,他称呼李和为李老师,算是认可了这种同事关系。

    “谢谢,虽然在一个学校,但是从来没有拜访过你,真的不好意思了?!焙镁枚济蝗撕八罾鲜α?,突然有人这么称呼他,李和听了很激动。

    郭冬云正要介绍一个老头子,那个老头子已经正了下衬衫,站起来朝李和握手道,“咱们也算同事了,李老师?!?br />
    “厉主任,你好,你好?!崩詈椭沼谙肫鹄戳苏飧隼贤纷拥纳矸?,经济学院经济管理系系主任厉股份。他提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非均衡理论,并对“转型”进行理论探讨,这些都对中国经济的改革与发展产生了深远

    厉股份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道,“我这么出名了?”

    李和笑着道,“早就闻你大名了,请坐,请坐,想不到今天能在这里遇到你?!?br />
    郭冬云道,“我们聘请了厉主任担任地大集团中国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厉主任百忙之中依然没有推辞?!?br />
    厉主任笑着道,“那是因为你钱给的多哦?!?br />
    这句话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

    李和又朝着另外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子走过去道,“这位也不必介绍了,吴先生,你好?!?br />
    这位在80年代初期创建了中国的比较制度分析学科,人称“吴市场”的就是他了。

    “你好,你好,早就听闻你了,只是无缘难得一见?!蔽馐谐∫埠芸推某詈臀帐?。

    郭冬云在旁边解释道,“吴先生目前担任《改革》杂志主编,我们同样聘请他为地大集团中国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br />
    “请坐,请坐?!崩詈椭沼谌滩蛔〖ざ?。

    他还是小瞧了郭冬云,单凭能把这三位经济学界的泰斗请过来,就非常的不容易。这三个人的能力先不说,光这三位的人脉和资源就够的了。

    郭冬云再依然向李和介绍了来自国内著名院校的税务专家、财务专家、审计专家、法律专家,以及来自香港的首席财务官、来自马来西亚的并购专家、来自香港的总会计师。

    对这些人,李和对非常的客气,至于外来的和尚念经好不好,他只有用了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