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从外面冲完凉回来,瞧了瞧在旁边小床上熟睡的李览,本想逗弄他一下,却被何芳一把手打开了。

    “睡着了,弄醒了,你哄???”何芳情绪不高,闷头整理衣服,然后开始拖地。

    依据李和对她的了解,她若是下狠劲干活,通常情绪都不太妙。

    他主动凑过去,“这大半夜的,为什么又不高兴了?”

    何芳不接话,还是擦地。

    他只好搂着她肩膀柔声问,“怎么了你?”

    “没事,你在苏联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会升我的职务?”何芳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好事啊。你这有什么不高兴的?”李和晓得她是个官迷,笑着问,“升什么职务了?”

    “全国少工委主任?!?br />
    李和乐呵呵的道,“做孩子王,好事啊?!?br />
    “副的?!焙畏妓坪醵淖牌?,“我已经拒绝了?!?br />
    “为什么?”李和不解,“你这资历完全够了啊?!?br />
    从何芳的学历,工作年限和履历,已经是合格的不能再合格了。

    何芳叹口气说,“所以我还是想问,你到底做了什么?按照我原本的调动,今年应该会到市科教委?!?br />
    原本从校团委到市科教卫算是正常升迁,也算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可是呢,忽然之间却又产生了变动,在级别上跳跃性升迁。跳跃性升迁是很正常的事情,在基层是选人用人的最佳导向,不正常的在于这种朝令夕改。

    后来她还特意去打听了,人家只是一个劲的夸赞他男人年轻有为,对她的实质问题避而不谈,她就是再傻,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没什么,你老公我只是在苏联买了一堆的企业而已?!崩詈痛笾滤盗艘恍┰诙砺匏沟木?,又开解道,“你男人有本事,你不该高兴吗?”

    何芳认真的道,“可是不想是因为你而得到升迁?!?br />
    李和没好气的说,“傻了吧?亏你平?;顾底约憾啻厦?。政治思想工作不是开玩笑的,我就是有再大的能力也没法影响组织工作的决策?;蛘咚滴矣性俅蟮谋臼?,人家也不会因为而对你有照顾?!?br />
    “那是因为什么?”何芳好像抓住了什么。

    “只能说因为你老公如此优秀,如此突出,人家调查我家庭关系的时候顺带牵出了你。人家一看,真是不得了,居然有这么一个工作能力优秀的老婆,还在学校里面籍籍无名,这还得了,分明是埋没人才啊。你这属于金子发光,跟我关系不大?!?br />
    何芳道,“不关是直接因果,还是间接因果,都是你的关系。我就先在教科委干着吧?!?br />
    “想那么多干嘛,你就是不上班,也有你老公我养着?!崩詈椭老备净故翘苛?。

    “睡吧,大能人,我谢谢你了啊?!焙畏悸ё潘募缤?,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太不知所谓了。该得到的她都得到了,她爱她的男人,可人的儿子。她有应有社会地位和尊重,走到哪里都会有客气的问候。她住着别人所没有的大宅,没有金钱上的困顿,女人到了她这个年纪,活的这么舒畅的,不多。

    这么想之后,她把公婆身上的那点小瑕疵也给忽略了。

    第二天一早,她考虑再三,还是打电话回学校请了假。

    一大早去了一趟商场,给新来的侄子和外甥买了不少的衣服和鞋子,还有玩具和小人书。

    这个举动令王玉兰开心不已,给孙子和孙子,里外换了一新。

    “好看吗,好看吗?”李柯穿着绣花的裙子像李兆坤显摆。尽管段梅给她买的衣服都是很好的,但是县城里的款式花色跟这大城市的比,还是有点差距的。

    她一度还很羡慕她小姑姑的裙子呢。

    “好看?!崩钫桌じ隽丝隙ǖ拇鸶?。这还没来一天呢,他已经手痒了,想豁拉一圈麻将都找不到对象。

    阿旺第一次被上了绳子,在影墙对面的院子里使劲的用嘴咬绳子,不时的叫唤。

    李和锁好后院的门,透过门缝对阿旺道,“不准瞎叫唤?!?br />
    他主要是为了防止阿旺别吓唬住了新来的三个孩子,对于不认识的人,阿旺可没有好脾气。

    “你在这瞎搞什么?”李和回头的时候差点绊倒了李览。

    “给旺旺?!崩罾腊咽掷锍粤艘话氲拟赦申榱舜用欧炖锒⑼?。

    “行了,不吃了,就去找哥哥姐姐玩?!崩詈鸵话迅鹄?,放到了前院,见他迈着小腿腿还要往后院去,诈唬道,“你要是再往那里去,我非屁股给你揍八瓣子?!?br />
    后院有月季花,有仙人球,都是带刺的,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李览早就听懂话了,知道他老子不好惹,也就识相的一屁股的坐在了台阶上。

    李和对王玉兰道,“你们中午在这吃,我要出去忙点事情?!?br />
    “你忙你的,俺们有手有脚,饿不着?!蓖跤窭疾灰晕?。

    太阳老高,毒辣辣的,李和出了门才后悔穿的多了。

    打领带给谁看呢?

    没好气的直接拆了领带,丢给了旁边的小威,解开了两粒领扣。

    “哥,你上车?!钡搅讼锟?,小威亲自给李和拉开了车门。以往他怕巷口狭窄,刮花了车子,都不轻易开进来的。这辆平治花了他两百多万,虽然现在身价不菲,可是也是咬着牙买的。

    李和问,“人都到了?”

    “到了?!毙⊥狄槐卟环薜牡?,“哥,那个女人也太猖狂了吧,简直目中无人,咱们帮你做事的时候,这女人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呢?!?br />
    “怎么?人家有本事你不服气?”李和知道小威说的是郭冬云,她进京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查账,显然李和名下的企业,除了方向的印刷厂,没有一家的财务是合规的,其中就包括穆岩的教辅公司和胡大一的电测厂。

    小威讪讪笑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年轻,做事毛手毛脚,人家拿捏我错处,我认了??墒撬咽偈Ω刀几范业牟磺?,连爱军大哥那么好的性子都快忍不住了?!?br />
    “做好自己的事,别管那么多?!崩詈鸵苍诳嗄?,老人和新人的冲突,在这一刻估计都要爆发了。这里面没有对错,也没有是非,各人都有各人的理。

    其实作为老员工,面对空降兵的态度完全可以理解。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久,本以为论资排辈能上,结果发现,被个外来人给占了位置。而且最糟糕的是自己还要被一个外人“吆来呵去”。心理不平衡,也情有可原。

    对于郭冬云来说,同样也困难,一个陌生人,凭什么年纪轻轻就这么被重用?

    她能有多大本领?她又不是老板亲戚!

    于是乎,围观者有之,怀疑者有之,等看热闹者有之,直接动手拆台者也可能有之。

    在中国来讲,空降兵存活几率本来就小。

    可就李和来说,他引入郭冬云也是逼不得已,起码他所能认识的能人里面,让他认可的只有方向和穆岩。但是方向和穆岩的缺点很明显,就是缺乏市场经济的大方向和国际观。

    李和现在的框架太过臃肿,弊端横生,在野蛮生长的年代里,可以很滋润。但是一旦遇到市场经济的大浪潮,大浪淘沙,风卷残云,能不能活下来全靠运气了。

    中国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仅3.7年,中小企业平均寿命更是只有2.5年;

    而在美国与日本,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分别为8.2年、12.5年。中国大公司的平均寿命是7到9年,欧美大企业平均寿命长达40年,日本大企业平均寿命有58年。

    在百年老店方面,中国的企业数量更是落后于发达国家。

    搞清楚企业生命周期背后的原因,总结企业发展经验教训,对李和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