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坤醒来后在洗澡间洗完了澡,大热天的把自己穿的严严实实,黑色长裤、皮鞋。

    衬衫的领口也只留了一??圩?,一改以往在家大裤衩子和拖鞋的形象。

    他对院子里也是刚睡醒正在冲凉的李和道,“你怎么不用洗澡间,那个喷头跟你香港的是一样的?!?br />
    “不用,井水凉快点?!焙畏夹赂慕讼丛杓浜臀郎?,主要是为了李览和老太太的方便。不过李和不是太感冒,他洗澡从来都不习惯热水,哪怕是冬天,他对井水也是照样情有独钟。

    再过几年,他想再用井水洗澡基本是不太可能了,随着高楼大厦的深挖、地铁线路的扩建,地下的水脉肯定要被截断,凡是能出水的井,说不准要被围起来,成为旅游景点。

    李兆坤习惯性的摇起来了蒲扇,扯扯衣领,嘟囔道,“太他娘的热了?!?br />
    李和笑着道,“穿着裤衩子是了,穿那么多干嘛?”

    “那成什么样子了?!崩钫桌ぴ诹礁龆备久媲按永炊际呛苡泄婢氐?,这一点体面他是向来都能做到。媳妇毕竟不是闺女啊,要是在闺女面前,他就直接做膀爷了,连件汗衫都不会穿。

    这天确实太热了,最终他还是把裤脚卷到了膝盖上,领扣又解开了一个,蒲扇要的更勤快了。

    王玉兰醒来后同样洗了一个澡,在香港的那段时间她已经习惯了用热水器,这是城里唯一能让她认可的好。

    洗完澡后,换了个干净的衣服,精神显得好多了,把儿子的宅子逛了一遍逛,在逛完后,却发现大房子又多,而且到处都很相似,自己在后院绕了十来圈,就是绕不出去,实在累的不行的她只好扯着嗓子喊儿子,“二和,二和?!?br />
    她迫不及待的要跟李览培养感情,可是她面临着一个苦恼,她说话李览听不懂。她的方言地道而响亮,比城里人的言语更加的淳朴悦耳。

    “奶奶给你拿苹果,你疙不?”

    李览死活不明白“疙”这个字的含义,只能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奶奶。

    “吃苹果?!蓖跤窭技敝猩?,终于想到了替换的字,把苹果洗了干干净净,塞到了孙子手里。

    “爷,阿也要?!崩羁赂诤竺孀匀灰源?,不过王玉兰从来不惯着她,她小小年纪就已经晓得要得宠,只有找李兆坤。

    李兆坤很享受孙女对他的依恋,这样让他很有存在感,他把苹果在水龙头底下洗了好几遍,然后在衣摆上擦干了水,“吃吧?!?br />
    对于李览,他也是爱极了,他总是抱怨两个儿子长的贼头贼脑,一点儿都不讨喜??烧饷雌恋男∷镒?,让他与有荣焉,没有不爱的道理。

    李览却是出奇的喜欢李兆坤,乐意骑在他肩膀上,这是与众不同的体验。高高在上,自然是不同的风景,李览已经烦腻了被抱着。

    至于对他老子,还是那幅态度,可有可无,只有他老子冲他黑脸的时候,他才觉得这是他老子。

    李览的苹果在手里没拿住,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李兆坤毫不在意的给捡了起来,用手拨拉了一下灰尘,重新塞回了李览的手里,“吃吧,干净了?!?br />
    李览咔嚓咬下了一大口。

    何芳看的皱眉头,到了李兆坤跟前,从李览手里拿下了苹果,“妈妈,再给你洗一下?!?br />
    李兆坤道,“不干不净,吃了没??!”

    他给儿媳妇体面的前提是儿媳妇不能挑他刺。

    何芳没脾气,知道不能较真。

    晚上的时候,王玉兰把从老家带过来的老母鸡、皮蛋、茭白、萝卜干,一股脑的都拿进了厨房。

    何芳一声不吭的在厨房帮着打下手。

    不一会儿,院子里就传来了李览的哭声,原来李柯把李览给惹哭了。

    “姐姐跟你玩呢,哭啥子?!崩詈椭皇侨敖饬肆骄?,好像没看见似得,也没有上去哄的意思。

    何芳忍不住要过去,却被王玉兰喊住了,“小孩子,你别管他们,一会就好了?!?br />
    何芳深吸一口气,止住了步,闷头在厨房里烧饭,还不时观察院子的动静。

    吃饭的时候,李和发现丈母娘还没回来,只得过去请了。

    到了何龙家,敲了门,开门的是老太太。屋里只有老太太和两个孩子。

    李和道,“婶子,我还说你去哪了呢,走吧,吃饭了?!?br />
    老太太指着洗衣机旁边一堆的衣服说,“他们干饭店可糟蹋人了,整天没一件干净衣服,还没功夫洗,我趁着功夫,先给他们绞了,你回去吃吧,不用等我?!?br />
    “走吧,作业收起来,去姑爷家吃饭?!崩詈桶颜谛醋饕档牧礁龊⒆永鹄?。老太太是生气了,只有把两个孩子带过去,老太太自然会跟着过去,“婶子,我先带他们过去,你把衣服洗好了就过去?!?br />
    说完,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出了门。

    “行吧,等我锁好门?!焙卫咸沼诨故且诺?。

    小威开车买回来了全聚德的烤鸭,还是热乎的。

    王玉兰要热情的留他吃饭,小威不用看李和脸色,就很识相的跑了。

    “真难吃?!崩钫桌ふΤ哉Ρ鹋?,嚼起来都挺费劲的,那味道跟豆汁似得。他是带着崇拜的心情来吃的,结果有名的烤鸭原来是这个滋味,让他很失望,烤鸭的在他心里的地位在此时已经惨败给烧鹅和卤猪头肉了。

    南方北方就是两个国家,吃不惯很正常。

    “他爷爷,他奶奶,我跟你门喝一杯?!焙苌俣吮暮卫咸爬钫桌ち娇谧泳倨鹄戳似【票?。

    “中,中?!蓖跤窭家哺咝说鼐倨鹄戳吮?,在她看来这是态度,起码对她是恭敬的。

    李兆坤自不必说,一杯白酒滋啦啦的进了肚子。

    王玉兰问,“他舅舅怎么没来啊,一家子在一起吃个饭多好?!?br />
    她咬字咬的很辛苦。

    “饭店里不能说辛苦,可就是没一点占空时间,他爷奶,明天中午,咱明天中午到咱家去聚一聚?!焙卫咸耸本醯糜斜匾讯蛹液凸肱曳挚?,儿子家才是她家。

    王玉兰客气的用不用质疑的口气说,“那多麻烦,明天还是这?!?br />
    “行,就这样,明天中午我去买菜?!泵魈旌畏几诤竺嫠闪艘豢谄?,这婆婆今天终于给了她一点脸面,好让她做人了。

    吃完晚饭以后,何老太太带着孙女孙子回去了。

    何芳忙着给王玉兰两口子和三个孩子收拾房间。李柯三个孩子跟着李兆坤老俩口已经习惯了,到哪里都是一样,睡觉都是安慰的很。

    忙完以后,才哄着李览睡觉。

    因为李览睡在房里,何芳在房里口里虽然不肯,心上却要顺从,不过却不愿意同李和标新立异,顾忌着孩子,就像做贼一般。

    因此躺床上跟哑巴一样,不肯叫死叫活,助李和的军威。

    李和两下正在用工之时,见她没有一毫生动之趣,信口直吞,不知咀嚼,究竟没有美处,甚以为苦,同时嫌弃儿子碍事。

    草草了事,觉得跟单身没区别,又怀念起来了招娣,可是这个想法刚冒头,赶紧去了院子冲了凉,他已经对不起老婆了。

    他现在有点后悔了,要是黄金单身汉那该多好,就不必担着这么多的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