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王玉兰有了这种强烈的愧疚感,就连李兆坤在大闺女和小媳妇的眼神中都有点不自在了,他一辈子吊儿郎当,没干过正经事,临老了都不愿意帮衬孙子。

    他也在反思,难道临老就不能做点正事吗?

    难道就不能为了孙子辈做点贡献吗?

    难道就不能为儿子闺女减轻点负担吗?

    “要不咱俩去吧?!崩钫桌ぬ稍诖采?,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戳了下同样睡不着的王玉兰。他已经走到了杀虎口,不得不做决定了。他想了大不了少打几圈麻将,但是一想到能天天陪着他的宝贝孙女,这点损失也是值当的。只要孙女要求,刨了自家的祖坟都没多大的毛病,“家里那天牲口,跟几个娃娃比起来,算的了什么!”

    他点着了一根烟,把心思话向王玉兰吐出了。

    “想好了?”王玉兰很高兴他男人愿意正儿八经的跟她商量一回事了,她男人一辈子横竖什么都不管的,此时能商量家庭大事,从两个人结婚到现在都是不曾有的。

    李兆坤故作深沉的道,“为了娃娃,还能怎么样,不然你小媳妇要吃了你呢?!?br />
    “那牲口都给他奶?!蓖跤窭级纳狭似?,家里一堆的鸡鸭鹅,还有两头大肥猪呢,她决定不便宜了她小媳妇,哪怕给了都落不了好。

    李兆坤道,“随便你吧,往好了想,那边照样还能养牲口,还能种菜,二和不是说,那片山头不都是咱家的吗,栽梨树,杏树都成?!?br />
    “哎?!蓖跤窭既滩蛔√玖丝谄?,她的孙子、外孙她要看顾的,老了不就还有这点用处吗?

    听到老俩口愿意去香港,不光段梅和李梅高兴,李和也是高兴。

    李隆早早的开车去省城买了飞机票,三个孩子,加上老俩口和李和,总共是六个人的机票。

    关键没有老俩口,李和也带不走这三个孩子,要不然有一个闹腾了,他都顾不上。孩子们亲他归亲他,可是愿不愿意跟他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说不得要费一番手脚,老俩口跟着就方便多了,三个孩子对着老俩口,比跟着爹妈都习惯,恨不得离爹妈远远的,只跟着爷奶过。

    因为爷奶从来都是以他们为中心,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要啥给啥。

    所以走这一天,段梅和李梅哭的稀里哗啦,几个孩子确实莫名其妙,心里还隐隐有兴奋。只有杨淮舍不得太奶和太爷,只要这俩这,他可以把天捅个窟窿。

    杨老太太抱着杨淮,一会心肝,一会肉,抹抹眼泪,对李和道,“他舅,那以后你费心了,不听话,你尽管揍着,这孩子皮实的很?!?br />
    李和道,“婶子,你放心吧,没事的?!?br />
    王玉兰道,“俺们在呢,你还能不信俺?!?br />
    杨老太太道,“信,信,他姥姥、姥爷,你们受点苦了?!?br />
    眼看时间要到了,王玉兰赶忙的拉了儿子、儿媳妇,说乡里的往来,哪家的人情要顾着,哪家的人情不能少,都仔细的做了交代。

    上了车,她对着窗外一晃而过的是荒草、野花、狼洞、河水,还有那麻雀、山羊的背影、蝴蝶的翅膀,还有乱葬岗、泥巴路……

    那个熟悉的公社已经被抛在身后,她实在舍不得这地,这丘陵,这河,甚至那野草。

    到了机场,王玉兰抱着李柯,李兆坤一手牵着一个男娃,李柯拎着大包小包上了回京的飞机。

    李和先把他们带回京,待忙好集团改组的事情,才能有功夫送他们去香港。

    王玉兰没有反对意见,她不识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穿的新鲜光亮,是为了会会大亲家,她倒要看看这亲家有多大的脸皮来赖着不走,拖累着她的亲亲儿子。

    到首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钟,王玉兰有点晕机,一路上都没精神,下了飞机扶着栏杆差点吐了。

    李兆坤难得的体贴了一次,拿着茶杯要给媳妇喝点水。

    李和让王玉兰坐在机场外的停车道歇一会,来接机的平松自然要在一旁等。

    “走吧,走吧?!蓖跤窭枷悠约好怀鱿?,可是又不好太耽误工夫。

    驱车到了家,何芳知道婆婆要来,都是特意请了假回来的。

    王玉兰确实摆起了谱,没看大媳妇,直接抱起了李览,一口一个,“肉乖乖?!?br />
    李览被搂的紧紧的,看着瞪着眼的老子,没敢拒绝奶奶的宠溺。

    “娘,进屋歇着吧?!焙畏夹奶鄱?,小脸被憋得通红,自然要赶紧把儿子从婆婆手里接过来。

    何芳老娘在一旁笑着道,“他奶,早就是盼着你过来,咱们一直都没机会见着一面呢?!?br />
    “早就想来了,可年龄大了,又没什么本事,孩子们挣两个嚼谷不容易,还有孩子要养,来了就是给两个孩子拖累,老了,老了,就要识这点趣?!蓖跤窭家簧侠淳图芷鹄戳舜痰?,在她的认知里,凡是拖累她儿子的,都不是好东西,何况现在还抢了她的孙子,她的孙子对她都不亲了。

    所以一路上憋好的话,一机关枪冲了出来。

    尽管王玉兰说话有浓重的口音,可是何芳老娘却是带差不差的听了一个明白,她不是笨人,立马就明白了,老脸一红,只能讪讪笑道,“那是,那是?!?br />
    一肚子说不得的委屈。

    何芳晓得这婆婆的性子,无奈的拍拍自己老娘的背,让她不要往心里去。

    “行了,行了,别在外面叙话了,赶紧进屋吧,外面热?!崩詈透辖羯锨按蚨?。

    他老娘这包子性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说话都开始夹棒带刺了。

    满满的一桌子菜,都是为王玉兰两口子准备的。

    王玉兰只是扒了两口饭,就吃不下了。李兆坤迷了一点小酒,还扒了两碗饭。

    至于三个孩子,一路上零食不断,吃饭也没吃多少。

    吃好饭,李和第一时间安排他们到床上躺了一会。

    何芳堵着气说,“你娘这怎么回事?你没交代好?”

    她替她老娘不平。

    “婶子,真是对不住,她这性子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崩詈透辖舻亩宰耪赡改锏狼?。

    老太太摆摆手,叹口气道,“没事,没事?!?br />
    嘴上说没事,下晚一赌气,拿了一个枕头角,去了何龙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