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的什么,这么开心?”李和只能从进化论的角度去解释,男人都有劈腿的冲动,对于那些抓紧一切播种机会的男人来说,”年轻”、“拥有 S 型身材”的辣妹确实是比自家的老婆更有吸引力的。

    “没什么,她就问些工作的事情?!崩盥⌒睦锉冉响?。

    “行了,去洗把脸吧,然后回家?!崩詈褪敲涣趁嫒ソ萄档艿艿?,毕竟他自己已经犯了错,底气有点不足。

    李隆去洗手间以后,边梅过来对李和道,“甭多想,没事,是那个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己发骚罢了,想攀枝想疯了?!?br />
    “真的?”李和有点担心。

    边梅没好气的道,“你自己兄弟什么性子,你不了解,不要说他没那个心,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段梅能撕了他?!?br />
    李和笑着道,“那倒是真的?!?br />
    按照李隆的性子,在段梅面前拉屎都拉不出硬屎橛子。

    边梅咬牙切齿的道,“我跟段梅是好姐妹,我也不能害了她。那个丫头越来越过分了,仗着一点姿色,没事都会找一些有身份的客人卖弄,等会我开了她,让她别处骚去?!?br />
    李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谢谢了?!?br />
    边梅继续道,“那我给你们开个房,散散酒劲,休息一会再回去?”

    李和道,“不用,老四和大壮都没喝酒,让他们开车吧?!?br />
    出了门,李和上了刘老四的面包车,李隆上了大壮开着的卡车。

    关于孩子出去读书的事情,杨家已经给了决定,支持把杨淮送出去读书。帮着下这个狠心决定的是杨老太太,她少小识过几个字,是个掐尖要强的人,有长兄的榜样,也听过一些见识,见过分分合合,知道这孩子要出息,就不能在家里窝着。

    她掰开了揉碎了对孙子杨学文道,“你没读过几天书,是俺跟你爷的错,想送你去也没那个条件啊??上衷谔跫辛?,就不能再耽误在孩子身上,读书不一定有出息,可不读书一定没出息。孩子他大舅既然有心了,要带着孩子出去读书,咱们为了孩子,也厚脸皮应着吧,让他大舅多费点心。这钱方面就不能再让他大舅掏了,你两口子这些年应该手里有积蓄,走的时候都给孩子带上?!?br />
    她自然晓得这俩口子的家底。

    杨学文道,“奶,小淮还啥都不懂呢,太小了吧?!?br />
    “不小了,不小了,现在孩子都养的娇气了。你舅爹,你知道多大就出门读书了吗?9岁的时候就寄宿到汉口读书了,搭船、走路,那比现在辛苦多了,那时候俺记得老娘眼眶都哭没了,可是俺爹说的一句话,至今记得清楚,‘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崩咸蛔跃醯南萑肓斯?,她说的舅爹是他的哥哥,她又对李梅道,“远的不说,你那个小妹子,是小五吧,那以前那个调皮劲,可是上次回来呢,瞧着就不错了,有教化自然不一样了?!?br />
    李梅笑着道,“大了,懂事多了?!?br />
    她其实也反对把孩子送出去读书的,按她的想法,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又有两个兄弟帮衬,孩子想去哪里读书都没问题,何必千里迢迢送到外面读书。

    再说,他大弟弟在家里读的书,那时候条件那么苦,还不是照样读出了出息。

    杨学文道,“奶,那是香港啊,很远的,不是汉口,汉口跟香港一比,根本没多远?!?br />
    为了弄清楚香港在哪里,他还特意去查了一圈的地图,那个距离,让他心生畏惧,那可是他亲儿子啊,他实在不忍心送那么远,哪怕李和一再保证进出香港很方便,他随时可以去香港看看孩子。

    杨老太太不屑的道,“别以为俺不知道香港在哪里,河对岸的当年回来了很多当兵的,有人说你舅爹在淮安吃了败仗,最后去的就是香港。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了,算算也有71了?!?br />
    她说的很是落寞,她曾想过去找,可是她一个裹着小脚的女人,能去哪里找呢?

    她也想着她的哥哥有一天会回来老家找她,她每隔着几年都要回河对岸的信阳老家,告诉村里村外的老邻居她现在的住处,生怕她的哥哥找不见她。

    人越老越念旧。

    “听你奶的吧,送出去吧?!毖钅窘骋恢痹谂员甙舌舌某檠?,好不容易开了口。大重孙子也是他的命根子,他比杨学文还要舍不得呢,可是他知道,老太太的话是没错的,孩子要出息,哪能耽误在家里。

    杨老太太的精明,他是清楚的,他习惯了老太太的指令。他一辈子做的最划算的买卖,就是两斤高粱面换回了杨老太太。

    杨学文和李梅两口子,经过两天的商量,终究还是同意了,不过只送杨淮,家里的老闺女是太小了,一步都离不开人。

    李梅反复的跟李和确认,“真的能随时去看看?”

    李和笑着道,“能,你要是愿意,我带你一起送孩子过去,你要是愿意在那边陪孩子读书也行?!?br />
    “那俺就放心了。俺就不去了,家里事情也多?!崩蠲沸睦锩?,要是去照顾杨淮,家里的一摊子事情谁能顾?

    至于她要给李和学费,李和是坚决的拒绝了,“这个算我的,我要是接了你的,李沛和李柯我怎么弄?”

    “那不能让你跟在后面贴钱,我们也有的?!毖钛那啃幸汛嬲廴嚼詈偷氖掷?,这张存折他是放了三十万的。他这些年也没少赚钱,光是倒腾了一回国库券,进账也有百十万了。

    李和笑着道,“我自己大侄子,我花钱天经地义,你们别说了?!?br />
    段梅和李隆两口子,比杨学文两口子还纠结。

    李隆向来是无条件的相信哥哥的,可是两个孩子都送出去,让他很是不舍,至少要留一个在身边吧。段梅甚至想过陪孩子去读书,可是一想到人生地不熟,一下子就胆怯了,大人都这样没底,何况还是两个孩子呢?

    可是一想到两个花花绿绿的小姑子,她又止不住的心动了。两个小姑子的变化,都是瞧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她跟婆婆商量,让婆婆过去带孩子,只要婆婆在孩子身边,她也能放心不少,可是婆婆也不同意.

    当然不止她一个人是这个想法,李梅也是这个想法,她当然希望王玉兰随着过去照顾三个孩子。

    所以王玉兰此时觉得自己俨然成了家里的罪人,好像她不去香港,三个孩子就没法读书了,是她耽误了三个孙子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