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记,我敬你?!崩盥』匙偶ざ男那槌畔厥榧蔷俦?。他做生意这么多年,已经少了少了许多的莽撞和青涩,说话和做事越来越得体了。

    哥哥带他出来涨世面,帮他铺路结交人缘,这样的机会,自然是难能可贵的。

    他是铁打的营盘,可惜官是流水的。上任的吴书记去了省里以后,李隆在县里依然吃得开,他也不曾少了照拂,可是呢,县官不如现管,哪里有直接认识刘书记方便。

    他一盅喝完,又急忙朝着其他的领导敬过去了。这些领导倒是有两个认识的,也只是属于点头之交,表面上看在何军的面子上,给个脸面,但是还是有一种严肃气象,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想来是很厉害的。

    平常他打交道最多的还是那些可以称兄道弟的科长、主任,现在有了跟这些局子称兄道弟的机会,他自然不能放过。

    姜局长拉着李隆的手称兄道弟,一个劲的保证开出租车公司没有多大问题,有事情尽管去找他。李隆高兴归高兴,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他还是要靠着他哥哥的,没了他哥哥,这些人谁能识得他呢,更何况还对他一口一个兄弟,脸上还绽放灿烂的笑容。

    他想做雄鹰,想展翅高飞的想法还是有点幼稚了。

    “我兄弟还年轻,有什么不懂事的,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提点?!崩詈驮俅握酒鹄闯谌司俦?,“感激不??!”

    等于差直白的说,这我兄弟,以后你们帮我罩着,我会感谢你们的。

    大家虽然不清楚李和的底细,也不清楚他的能量到底有多大,可是能让中央连续下文件要求接待的贵宾,省里先不说,起码市里和县里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

    哪怕以前的归国的华侨和富豪,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指示。

    这说明,李和有举足轻重的社会地位,是他们惹不起的。

    再说李和是本县的人,与李和交好只会对他们有好处,不会有坏处,自然是一口应承李和的要求。

    他们也一起起身举杯,没有托大坐着的。

    刘书记笑着道,“李同志,你可是我们全县人民的榜样啊,我们以你为自豪。我们随时欢迎你回县里投资,愿意为你解决一切后顾之忧?!?br />
    既然何军说李和是下海经商的,刘书记就认为自己这话没错。

    吴县长也道,“希望以后能多回家乡看看,为我们的工作多多提意见?!?br />
    “谢谢,谢谢?!崩詈退峙醣?,满饮。

    酒过数巡,他都有点头晕了。

    何军这个时候适时的要求上点点心,大家停止了酒局。他是这里职位最高的,算是老大了,众人自然不好跟他违拗。

    酒局散了以后,众人被各自的司机和秘书接走了。

    何军和李和单独开了一个茶座,徐了这些年的过往。

    何军苦笑道,“想想我都四十多了,这时间不经熬??!”

    “我孩子都三岁了,是挺快的?!崩詈屯姓庋母锌?。

    “我闺女都高三了?!焙尉刑疽环?,提到了正题,“今年,我又去了南方看了一看,你说大家都在抓改革,抓开放,这差距怎么还是这么大呢?南方沿海地区人均可支配收入方面,对我们一比,基本上两到三倍之间的差距,个别达到四倍,每每想到这里的差距,我觉得在这位置上都不心安啊。是不是我们的无能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李和沉默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主要还是地理位置决定了经济发展的程度,这个差距会持续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而且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这个是事实,大家必须承认的事实?!?br />
    “我当然知道?!焙尉死詈鸵桓?,又给自己点了一颗,“你注意多,你帮我想想辙,再这样穷下去,可怎么办呢?”

    李和苦笑,“没那么好解决的?!?br />
    “没事,你说说,就当咱们哥俩闲聊?!焙尉懿蛔±詈偷挠杂种?,忍不住劝道,“你随便说说?!?br />
    “咱们能做的不多,但是做到了极致,也是有帮助的,第一是修路,要想富先修路,这个是不容置疑的,好东西拉不出去,不能上市,说发展经济就是空话?!?br />
    何军吐了个烟圈,道,“这点我同意,市里都在想办法争取资金修路?!?br />
    李和继续道,“第二点是教育,不光是我们市里,就是全省,也是注定将来是摆脱不了劳动力输出大省的命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常态?!?br />
    何军点点头,“这避免不了人才流失,留不住人啊?!?br />
    李和道,“这点是对的,但是不能因为人才流失而忽略了教育的投资,按我的想法,不但要输出劳动力,还要输出优质的劳动力。我的意见是加大对教育的投资,总归会有人成才的,他们有朝一日出息了,必会对本地经济有反哺?!?br />
    何军叹口气道,“这也是大投资啊?!?br />
    到处都是需要用钱的窟窿。

    李和想了想,深吸一口气道,“我对市里捐助一千万吧?!?br />
    何军愣了愣,膛目结舌的问道,“你没开玩笑吧?”

    “我是开玩笑的人?”李和笑着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br />
    何军激动的道,“别说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条件我也应了!”

    他仔细的想了想李和今天的社会地位,才确认李和的话可能是真的,他真的能拿出一千万!

    “我要求专款专用,只能用在中小学农村校舍的改造上,如果用款合理,以后我会继续捐?!?br />
    “这个我答应你!”何军知道李和担心什么,现下的风气确实不好,他承诺道,“账本我会给你看?!?br />
    “那我信你?!崩詈娃裘鹆搜痰?,伸了个懒腰。

    何军继续道,“那我也提一个要求?”

    “你说?!?br />
    何军认真的道,“我希望你这次不要躲了,我们开一个捐款仪式,希望到时候你能出面,在电视台记者面前给大家做一个社会表率,我相信这会有很强的社会正面意义?!?br />
    李和哈哈大笑道,“还说拿我当朋友?你既然晓得我性格,就不会拿这种话来套我?!?br />
    “我不是那个意思?!焙尉泵馐偷?,“我就想你做个典型,这样会有更多的人以你为榜样?!?br />
    李和笑着摆摆手,道,“我不是图虚名的人,就这样吧,等我回京后,会安排人到市里找你,会以集团公司的名义办理捐款?!?br />
    “那我留个我办公室号码?”何军小心翼翼的问,要知道平常人想知道他的联系方式有多难。他见李和点头了,拿出了纸笔,把号码写好递给了李和。

    “行了,说到做到?!崩詈臀吮硎局厥?,还把纸条郑重的装到了衣服的口袋里,还拍了拍口袋表示不会忘记的。

    他从包厢里出来,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李隆。

    刘老四冲着他指了指墙壁的拐角,李隆正对着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

    那女孩子笑声不断。

    李和不知道他兄弟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幽默感。李隆是最没幽默感的,段梅都经常说他死板。

    李和皱着眉头,站在李隆跟前,一言不发。那个女孩子看到李和吓了一跳,赶紧的跑了。

    李隆却是红着脸,低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