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赵,哦,哦,哦....”然并卵,李和想了半天依然没有想起来这货是谁,只能假装支支吾吾,“你这是?”

    小赵道,“何市长他们已经到了,我这就来接你一下?!?br />
    “哦,小赵?!崩詈驼獠畔肫鹄词撬?,这是何军的司机,只是没有想到,曾经那么一个瘦高的小伙子,会成为如今的大胖子。

    再次感叹,时间是把杀猪刀。

    小赵笑呵呵的道,“李哥,你上车,你别笑我,这些年这体重没注意就上来了,想尽了办法都减不下去?!?br />
    “行,那么咱们走吧?!崩詈筒豢推纳狭顺?。

    车子直接往棋盘街行驶去,到了酒店门口,小赵停稳车,有人上来开了车门。

    “赵总,都已经准备齐全了?!?br />
    “你这是?”李和听着这称呼很是诧异。

    “李哥,忘记跟你说了,这家酒店以前属于县商业局,但是经营不善,亏损严重,改制后,要拍卖,我们买了下来?!毙≌运坪跫搅死詈偷囊苫?,不好意思地的说道,“当然,我一个人肯定没有这么多钱,李隆,刘老四,大壮、边梅都往里面参股了,原本大家合伙做的,可是他们抬爱,非让我做这个总经理不可,然后边梅大姐做了副总?!?br />
    “挺不错的,我支持?!崩詈拖氩坏嚼盥《伎悸髯潘鍪虑榱?,也许是急于迫切的证明自己,也许是因为想脱离他的束缚。

    是人没有不想飞的,老是在这地面上爬着够多厌烦。到云端里去,哪个心里不成天千百遍的这么想。

    李和不以为意,总归是弟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章程是好事。现在才想起来,为什么大壮和刘老四在他回来后,一直都是欲言又止,看来都是商量好打算瞒着他的。

    酒店内的接待大厅阔气敞亮,灯饰豪华,名贵的盆栽树木,使整个大厅显得生机勃勃。员工的服务态度很亲善,从着装和笑容来看,显然在培训上是费了心思的。

    酒店内的电梯使得出入很方便,外面的走廊铺有软绵绵的毛毯,里面的阳光充足,通风良好。

    包厢的门一打开,何军等人就从桌位上站起来了,他带头迎过来道,“二和,听说你在家里农收,就一直没有过去打扰你,这不看你得空了,我才跟你弟弟说,把你请过来,大家聚聚。我给你介意一下,这是县里的刘书记,这是陈县长,这里农牧局的柯局长,水利局的田局长....”

    “你好,你好?!崩詈鸵灰晃帐只估?,其实他明白何军的意思,把这些人带过来,倒是真的为了李隆混场面。平常这些人要单独请过来介绍给李隆,未免小题大做,瓜田李下,但是这次借着李和的机会,光明正大的带出来,也算给了李和面子,“请坐,请坐?!?br />
    何军介绍李和道,“这位我就不多介绍,79届的理科状元,有名的大才子,咱们县里的骄傲,想当年,我在县里公社的时候,可是我亲手送的通知书。现在已经响应改革开放的号召,下海经商,却是各个部委的座上宾,吴书记在任的时候,县里的各种事情,李和同志都是积极帮忙的?!?br />
    他没有往夸大了说,也没有往细了说。下海经商显不出来能耐,但是一说是各个部委的座上宾,反而让大家揣测良多,也许来头很大,不方便介绍,留足了悬念。

    “夸奖了,夸奖了?!崩詈筒恢篮尉幽睦锏美吹南?,何军倒是说的是真话,他现在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各个部委了。

    何军边安排就坐,边笑着对李和道,“你啊,许多事情把我都瞒着。你回来后,我们市里接到了有史以来最多的中央部委通知,从组织部到冶金工业部,还有其他垂直部委都给直属单位,甚至石油总公司都发了接待要求函。要求各部门、各单位务必安排专人衔接对你的接待工作?!?br />
    旁边的吴书记又笑着道,“是务必热情、周到、细致的做好接待工作,必须遵循礼貌、负责、方便、有效的原则,做好接待工作,同时协调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迎接?!?br />
    “还有这个?”李和是真的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个事情。

    何军笑着道,“我是知道你性子的,晓得你喜欢清静,就擅自的自作主张把接待组给么拦了下来,不给你造成麻烦就是对你最好的接待?!?br />
    “这,真是要谢谢你了?!崩詈退煽谄?,朝何军举起了杯子,“要不然,非乱了不可?!?br />
    要是真有一大波人下乡闹的沸沸扬扬,那这家他以后是回不来了,不光他老娘老爹是必须要接走的,李隆和大姐也是不能再留老家了。真到了那个时候,那才叫欲哭无泪,从此就是回不来的故乡了。

    “不用,彼此,彼此,我也是深有体会??!”何军感叹的说道,“我是基层上来的,地方上的同志都非常热情,你说我这每年春节连家里都不敢呆了?!?br />
    他现在已经进了市里,做了副市长,一旦回乡了,怀着各种目的人都要聚在他家门口,后来他爹妈在乡里呆的不安稳了,无奈都一起接走了。

    李和笑着道,“你这是为人民服务,应该的?!?br />
    “难啊?!焙尉弈蔚囊∫⊥?,然后指着一个高胖的黑脸面中年人道,“这是县里的姜局长,他可是没日没夜的为了洪河桥镇的治安工作操碎了心?!?br />
    “麻烦了,麻烦了?!崩詈陀殖耪馕唤殖ぞ俦?。他回来的时候还诧异,洪河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明了,小流氓、小混混都去哪里了,一个都找不见了,现在发现都是因为他的原因被和谐了。

    何军带过来的七八个人轮流向李和举杯,李和自然是来者不拒。

    何军拍拍他的手,笑道,“慢着点,慢着点?!?br />
    他有许多话想问,他好奇李和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尽管听了一些风言风语,可还是不甚明了。他晓得,李和该告诉他的,会告诉他的。既然人家不想说,他也没有必要问,许多话语都憋进了肚子。

    “没事的,今天心里高兴,大家聚在一起不容易?!崩詈突故羌岢忠恢炎用仆媪?。

    “李隆,代你哥喝几杯,从吴书记开始?!焙尉宰爬盥≈噶酥钢芪У娜?,让他起来举杯。何军明白的很,李和现在之所以愿意来赴宴,虽然有他的人情在,更主要的是为了给李隆铺路,好在这县里的壹亩三分地继续混的风生水起。

    要不然这桌上哪里会有李隆的位置,不见边梅、小赵、大壮都在外面的桌子上吃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