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晴以后,他跟李隆一起,开着大卡车去了县里。

    他把车子停在了一中门口,对李隆道,“你在饭店等我,我去下一中?!?br />
    他感觉这两年,有点忽略了金老师,不晓得那个老太太现在身体怎么样。人家曾经那么的照顾他,甚至还有老四,于情于理都还是要再去看看的。

    李隆道,“那我等你吧,不然等会你不好找车?!?br />
    县里的出租车比较少,他试探性跟哥哥提议开出租车公司,谁知哥哥一下子就同意了,这令他欣喜不已,收破烂已经不能再满足他的事业心了。

    堂堂的李老板,是个收破烂的,出门递名片都嫌弃跌份,虽然大部分时间他不需要递名片,他在县里俨然已经是名人了,外面混的和生意场合上的,很少有不认识他的。

    李和摆手道,“不用,赶紧去安排菜,要是人家提前到了,让人家等咱兄弟俩,那多不好。我等会打车过去?!?br />
    李隆点点头,自然深以为然,万一客人到的早,兄弟俩一个人都不在,确实不太好。

    李和到了校门口,遇到了保卫科的老关,寒暄了几句,从包里拿了一条烟,丢给了他。

    老关毫不客气的接了,一看还是外国烟,自然高兴不已。

    金老太太开门,见了李和,高兴地很,“进来吧,你还带东西干嘛,你妹妹去年才给我送了好多东西,那,你看柜子,牛奶都没喝完呢。你兄弟平常也没少过来,我自己就没买过煤气,全是你兄弟给我送过来的?!?br />
    她颇感有点自豪,不是因为他们送了什么,只是感觉还没有被遗忘,像她这样的年龄,总害怕被人遗忘。

    “应该的。你最近身体可好?”李和没用招呼,自己不客气的坐在了椅子上,见她要倒茶,又慌忙站起来拦住,“不渴,真的不渴,你别麻烦,你也在这坐着?!?br />
    老太太被扶着坐下了,道,“那不喝就算了。身体好的很,能吃能睡,你不用替我瞎操心。我听说你孩子都快三岁了?”

    “三岁了,调皮的很?!崩詈投杂诶罾?,也是非常的没辙。

    金老师不免感叹道,“好的很,好的很,想想真快,你们孩子都那么大了,我们能不老吗?想想你刚来这边上学的时候,那个瘦的真心疼人,我都担心你被风吹倒呢,看看现在多壮实?!?br />
    李和无奈的笑笑,不甚唏嘘,“那时候家里孩子多,没办法,想吃口饭都难。要不是你照应,我高中肯定读不下去,指定的要回家挣工分的?!?br />
    “还不是你自己争气,你自己不争气,别人怎么帮都没用。你还记得吧,大冬天的,在学校路灯底下,你手都冻烂了,一边跺脚,还一边捧着书。我当时就想着呢,你这娃以后肯定有出息,我就算准了吧,我学生里面也就你最出息了?!?br />
    “那好像真没比我用功的了?!崩詈秃褡帕称ぷ钥淞?。何止是冬天他要在路灯底下看书,夏天他也没拉下,为了不影响宿舍同学的休息,他通常都是深更半夜在路灯底下喂蚊子,都得带一身包回去。

    但是为了能多记得几个英语单词和几个英语范文,他认为这都是值得的。

    “比你用功的多着呢,叫我说,肯定是叶芝最用功,还记得那丫头吧?”这次老太太没有附和,突然脸色黯然道,“只是可惜了,我当时就建议她复读的,可惜她没同意,前几天我们几个老师在一起聊,还替着这丫头抱屈呢?!?br />
    “是挺可惜的?!崩詈椭沼诖蛹且淅锓隼戳苏饷锤雠⒆?,只是因为对他有一饭之恩或者叫一饼之恩。

    这个女孩子的长的也很漂亮,家庭条件比较好,父母都是机关单位里。

    她从来不在学校吃食堂吃饭,在许多人羡慕的眼神中,每天都是骑着崭新漂亮的自行车回家吃。

    这么漂亮,成绩好,家庭条件又好的女子,李老二还是不够格跟人家做朋友的,可是在他心里呢,这无疑是白富美级别的女神,连说句话都需要仰望。

    虽然两个人只是坐在前后位,但是从来不曾说过几句话。尽管跟男女泾渭分明的风气有关,可同时也是因为李老二的自卑,他的寒酸,他的破落,让他抬不起一点信心,倒不是因为人家女孩子的傲气。

    人家女孩子可是落落大方的很。

    唯一说过的一句话,还是李老二的肚子先吱声的。那天左右等家里送粮食没等到,已经饿了一天了,肚皮硬是白开水撑下来的。晚自习的时候,他的肚子造反了,一阵咕咕的叫,只盼着早点下自习,找一个同伙一起去外面的田地里偷点吃的??墒怯衷谟浅?,冬季里的田地里,能找到什么吃的呢?

    前排的侯亚丽听见了,不声不响的给他塞了一个饼子。

    “不用,谢谢?!崩詈秃熳帕车蜕拼?,在女神面前肯定是不能丢节操的,饿死是小,丢人才是大。

    哪知叶芝义正言辞的道,“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帮助,请不要客气了?!?br />
    虽然是在大冬天的,可是却是让他感受到了春天的温暖,他发誓要去报答。

    可到了毕业,两个人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后来他听人说过,叶芝考得并不理想,发挥有点失误,大哭了一场后,不愿意再复读了,在父母的安排下进了县油脂厂。

    而他进了大学,出了社会,日子并不如他想的那么如愿,磕磕碰碰,家庭的压力,个人的压力,让他不能喘息。昔日的女神,也从脑海里消散了。

    当然,现在想起来了,也还只是少年时期的幻想,很难做的真。

    老太太继续道,“我中午烧饭,你在我这吃吧?!?br />
    “不用了。我中午还有其他事?!崩詈驮谖堇锟戳艘蝗?,又道,“金老师,我帮你请个照顾你的人吧,你这身体做饭也不方便了?!?br />
    老太太道,“有心了,你们这些年没少给我钱,没地方花钱,都存着呢,我正思量请一个。我也托人找呢,只是还没合适的。不是想着人家来干活,我是怕啊,我这一个人有一天不小心死在这屋里,发臭了都没人晓得。找个人来的话,她也能第一时间把我这老骨头处理了?!?br />
    她这话说的很是落寞。

    “不会的,不会的,你想多了,金老师。你有什么困难,只管招呼我兄弟,这是他家里的电话号码?!崩詈桶训缁昂怕胄锤死咸?,同时听得有的不落忍,从包里拿出一叠钱道,“金老师,这还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拿着,不用省钱?!?br />
    “哎呀,你这死孩子,你都给我多少了,不能再给了?!闭饷匆豁澈竦那?,吓坏了老太太,慌忙要拿起来重新往李和的包里塞。

    “不用,这是孝敬你的?!崩詈驼酒鹕?,拎起包,慌忙的逃离了出去,不顾老太太在后面喊他。

    他到了校门口,却看见有人在车里冲他招手。

    李和看着这个大胖子,一时没有想起来是谁,只是感觉在哪里见过,非常的熟悉。

    “李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赵??!”胖子从车上下来了,离李和更近了,好让他瞧清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