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能感到男人的胸膛在自己完全裸露的光滑身上磨擦,那么的沉重,那么的坚实,那么的有力,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心里一热,舌头从他的嘴巴出来,开始在他的脸上不停的亲吻。

    两个人的身体在雨夜里,毫无羞耻的搂在了一起,都是滚烫的,李和浑身的血管要爆开了,他的胆量初具规模了,规矩全给破了,终于手放开了,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他亲吻着美丽姑娘的秀发、耳朵、脸颊、嘴唇、脖子和肩头,到处是醉人的诱惑。

    毕竟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尤其是尝到过这种事儿的滋味,知道其中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美妙。

    去他妈的道德!

    去他妈的忍受!

    去他妈的人生!

    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改变,那种改变很朦胧,百思不得其解,那种来自骨子里的邪劲,在自己看见女人的时候总是会不断的窜出来!

    占有,占有!还犹豫什么!

    总之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他又想起了她,她一想到他已经失去她了,他就痛苦,痛苦的无法忍受,他每一次都是自我安慰,多想了,多想了,可是该他承认的痛苦都是他受着,阿Q似得安慰没有任何用处。

    他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宣泄恶气了!

    所以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了,他再不能忍受眼前的人儿,从他手里丢失!

    他搂着她,紧紧的搂着她。

    她也感受到了他的热情,她本能性的想躲避,也许是因为羞涩。但是最终还是由着他褪去了下身,她要给他一个宣泄的出口。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只能一生孤掷温柔!

    “都给你,都给你,都是你的?!彼泥洁熳?,柔软的娇躯不停的扭动。

    “对不起?!崩詈椭沼谘乖诹松厦?,感受着这一片软玉温香,浑身的血都热了起来,身休开始发生最原始最本能的变化,这一刻,他想要的不是别的,只想要她,但是依然只敢轻轻的。

    她的身子颤抖起来,“真好,真好?!?br />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们的身子会结合的如此的无比的紧密。李和只能是“因地制宜”,借着麦秸秆的弹跳性和自身的重量,不断加大身体颠簸的幅度。

    她开始只有痛,咬着牙关的痛,但是之后研磨得酥酥麻麻的,也是受用得很;现在有了剧烈的碰撞,快感很快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她的指尖狠狠的扣住了他的背,恨和爱迸发在一起。

    就在她的呼吸速度达到顶点的一刹那,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两行清泪顺着她红扑扑的脸蛋缓缓的滑落,“成了…”

    “没事吧?!崩詈屯晔潞?,大口的喘气。

    他这一次是真的疯狂了。

    “你不许多想?!焙握墟诽匾庠谙仙咸闪艘换?,好不忘了她的目的。最后才起身点了煤油灯,席上的狼藉并没有吓坏她,她还是一样镇定的拿了抹布给擦干净了。

    “你真美!”李和这一次借助微弱的灯光,把她全身瞧了个清楚,性感小巧的鼻子,充满诱惑的小嘴,傲人的曲线,挺拔的,翘圆的,修长的,让人垂涎三尺!他更加的热血膨胀,又一次的把她给压住了。

    这一次的力度更大,更加的猛烈,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而她呢,想了半天,她的脸上浮起点笑意,像春风吹化了的冰硬而露出点水汪汪的意思来。被顶得向后一仰,双手撑住了地面,右脚脚尖着地,每被拱一下都有被顶起来的感觉,飘飘的,飞了起来。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自然知道将要到来的是多么强烈的快感。

    她的声音,对于李和来说,也是最有诱惑力、最让男人有征服感的。对于熟透的女人,除了温柔的关爱之外,一定还要满足她们被暴力征服的**。

    两个人在闷热的雨季,再一次的大汗淋漓。

    李和终于咬了咬牙说,“我会对你负责的?!?br />
    他说的有点心慌,他该怎么负责呢,他毫无章法,全无办法。

    “胡说呢,我顾着自己,你顾着你,毫不相干?!彼故羌岢肿约旱南敕?,她只想把身心献给他。谁都有吃与喝那么样迫切的问题,谁都有感到冤屈与耻辱,她也在猜测事件将要怎么样的变化,但是不管怎么样变化,就是不能烦了他。

    两个人都累了,紧紧的相拥而眠。

    外面的雨还是在猛烈的下着,吐着凶横和野蛮。

    天还没亮,李和就被推醒了,揉揉眼角,看着她光滑的身子,才记起昨晚的混账事。

    “赶紧回吧,陈胖子他们开吸沙船开的早,让他们瞧见了,对你不好?!焙握墟犯潘亩钔?,轻轻的提醒着。

    “那再来一次?”李和闻着了鲜甜可口的味道,自然不甘心轻易走了。

    何招娣摇摇头,“不行!对你身体不好。猪一天才能留三次种?!?br />
    李和噗呲乐了,“别拿我跟猪比??!”

    “人的身体肯定没猪好?!彼卮鸬暮苋险?。

    “那我先走了?!崩詈统隽舜?,忍不住回头确认道。

    “走吧,走吧?!焙握墟沸τ某逅谑?。

    “拜拜?!?br />
    李和从窄窄的跳板上一下子跳上了岸。

    大雨终于停了,只剩下蒙蒙细雨和泥泞不堪的道路。

    趁着刚漏出来的一点天色,悄悄的回了家。

    王玉兰在厨房熬稀饭,立马把李和叫住了,“昨晚嘛去了?”

    “在陈胖子那里睡得。我再睡一会,别再喊我吃饭了?!崩詈驮缇驼液昧死碛?,反正王玉兰不会找陈胖子核对的。

    找了拖鞋,在水缸里舀水,把脚上的泥巴洗干净了。

    王玉兰不同意,“喝点稀饭再上床。年纪轻轻的,空着肚子,别把胃弄坏了?!?br />
    “成?!崩詈椭站康植还跤窭嫉倪脒?,匆匆的扒了一碗稀饭,才上床睡觉。

    回到屋里,门一插,谁都看不着,美美的睡上一觉。

    醒来的时候也就是中午了,王玉兰正在收拾碗筷。

    ”俺在给你弄点,你赶紧洗把脸?!?br />
    她是心疼儿子的。

    ps:骂之前,先给票,老规矩了。。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