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其实是一个害怕下雨,却始终站在雨中的孩子,一下雨茅草屋里漏水,地面也泥泞不堪,简直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晚上睡觉的被子都是潮乎乎的,烧饭的时候,连个干燥的柴火都找不到。

    但是因为命运她无法选择,当她出生的那刻起她的天空就一直下着雨,缠缠绵绵,无休无止。

    一个站在雨中的孩子,如今已经长成一个大人,她总要凭着努力,抬头见见太阳。

    她想努力的对着李和挤个笑容,好塑造一个空气,欢快的空气??掌凶苁怯杏甑?,像冰雹一样的雨,越来越大,在她的眼皮上跳跃。

    她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在见他的时候要是还能快乐,她就不是神经错乱,也必定是有了别的毛病。

    她在意他,她喜欢他。她的心一点也不狭小偏激,但是一提到,有一种近乎主观的,牢不可破的,不容有第二种看法的,她就是认为他是最好的。她晓得他是一个连苍蝇都不肯得罪的人,那么好的性子。他一句话,他的一点小小的癖好,都被她看成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不能更改的事。

    她宁可屈了自己,也不肯让他犯难。她心里必定是揪着痛的,心里是有小人掐着的。

    可是呢,他犯难了,比她自己犯难还要难受。

    她想不出好主意,整日的出来进去,出来进去。她的知识和心告诉她那最高的责任,就是体谅和顺着他的心思,不用去逼迫他。

    两个人站在雨中,都想说话,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

    田野里、河里、天空里都是雨水的声响,天是那么黑,雨那么大。

    忽然,一道道闪电腾空而起,闪电很亮,直冲云霄,天空大地一片惨白。

    闪电一道接着一道,然后一声连着一声的炸雷在耳边爆开,像雄狮在怒吼。

    “赶紧走吧?!崩詈拖诺靡桓龆哙?,李老二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挨雷劈!

    科学告诉他,雷是纸老虎,闪电才是真老虎!只有犯中二病都等着被雷劈出超能力。

    何招娣看李和这样子,突然笑了,“你不用送了,你的手电筒不亮了?!?br />
    “不能吧?”李和使劲拍了拍手电筒,怎么都没法用了。

    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

    此时李和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他舒服了,晚上抢场的时候,那些呛进去的灰尘,全部被冲出来了。

    但这这可把何招娣吓坏了,她急忙道,“跟我走吧,别感冒了?!?br />
    “往哪去啊?!崩詈头凑床磺迓?,只能被她这样拉着跟在后面。

    “去船上,你放心吧,这边我闭眼睛都能走?!?br />
    到了河坡,李和才松了手道,“没事,这边我也熟悉?!?br />
    “你在这等我吧,我上船拿马灯来接你?!辈淮詈突鼗?,何招娣已经摸着黑先走了。

    “一起啊?!崩詈筒还茉趺春?,都没有等到回应。对他来说,到处是漆黑一片,只是偶尔借助闪电的光亮,才能往前面摸两步。

    不一会儿,河面上起来了一个火团般的光亮,那个光亮离他越来越近。

    李和朝着那个光亮处走,终于和何招娣碰上了头。

    两个人上了船,李和好不避讳的把衬衫给脱了,至于裤子脱不脱,他还在犹豫。

    “脱啊,粘在身上很舒服啊?!焙握墟凡桓淘サ幕?,一边用毛巾给他擦头发,一边抽他的腰带,笑着道,“快点?!?br />
    李和也不顾了,干脆都脱了,只留了一条内裤,“就这了?!?br />
    何招娣背着身子把一条长围巾给了他,“都脱了,这个围着?!?br />
    李和脱了内裤,把毛巾围着了,发现兜不住屁股,只能用两只手扯着首尾。

    “行了,躺席子上吧,凑合一夜,早上衣服就能干了?!彼醋潘?,她笑起来使她的眼更俏媚了,那很深的眼珠子让她全身都灵动了起来。

    她的小麦色的肤色,在油灯底下显得有点灰暗,可是这点灰暗不能遮住她的光泽,匀称有致的身子,依然展现了青春蓬勃的力量和曲线的美感。

    说完,何招娣把马灯灭了,悉悉索索的开始换自己的衣服,她笑着问,“怕黑不?”

    “不怕?!?br />
    李和脑子里不自觉的浮现了她换衣服的场景,寂静、颤动的黑夜,与他的跳动的心,汇合在一起。

    “还要点灯吗?”何招娣躺在了李和的身边。

    “不用了?!崩詈筒兜男母惺艿搅怂墓鎏痰纳碜?,他尽力往船舱里面睡,避免碰着了她。

    “你往我这来,我穿着衣服呢?!彼坏盟男∑?,很任性的把他搂到了自己的怀里。此时她没有了多余的心思,只是想搂着他。

    “嗯?!崩詈捅徽庋ё?,头已经埋到了只穿着肚兜的胸口上,努力使自己有一点呼吸的机会,手却无处安放,突然间不知所措。

    “这样行了吧?”何招娣把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腿肚子上。

    “行了?!崩詈痛サ揭黄墓饣拖改?,他只感到快活,温暖,别人所不能给他的一种生命的波荡。他的周围都是香,美,与温柔。良久,他诺诺的开口道,“你应该找人嫁了的?!?br />
    他这话是不由衷的,他不能教她把美丽、温柔与千万种美妙的声音,眼神都送给别人?他曾经亲手送出过,已经有悔恨了,已经够痛苦了,已经成了事实,那温柔已经不属于了,他不得不撒手而已。

    可是现在呢,这周围的都属于他。

    他此时的心态大概是想吃又怕烫着。

    没出息,他闭紧了眼。

    他不让她搂着了,脊背重新放回了席子上。

    “你不要动?!焙握墟坊故枪讨吹陌阉斯?,喷在她脖颈上的灼热呼吸让她产生了些许的旋晕感,她喜欢这种感觉,终是舍不得放手的,“我早就说过,我不要结婚的。为什么要结婚呢?”

    她把她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把滑腻的舌头伸向了他,期待的闭紧了双眼。

    李和不想教她失望,也把她搂的更紧了。

    ps:端午节快乐。月底最后一天了,大家过节,票就不要留着过节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