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你这话怎么说的,你看看哪个端公家饭碗的,肯下地干活的。那刘传奇还只是个村干部呢,天天干活都还是这疼那痒的?!倍蚊吩谂员呷滩蛔⌒ψ趴涣?,婆婆可以这样埋汰她儿子,她可不能这样抱怨了。

    要知道,公婆两口子只留了点旱地做菜园子,这家里的地,这家里的房子,这屋前屋后,可都是属于她和李隆俩口子的。

    就是眼前这地里的麦子的收成都是她俩口子的,顶多也就再给公婆一点口粮,大伯子是一分都不沾的。

    这大伯子是帮着她们干活呢,她当然要知道好歹了。

    而且她清楚要是没有大伯子的照应,她俩口子哪里能混到如今的光景,家里百十万存款不说,县里有房子,家里还有大卡车,从南往北,从东往西数,她们家绝对是独一份。

    现在走到哪里,谁对她段梅不是客客气气的,可没人敢跟她使白眼。

    连她娘家两个兄弟都跟着她沾了光,她借钱给他们在县里开起来了门面,做起了生意。她为她老段家也做了巨大的贡献呢,回到娘家,腰板都是直直的。

    有奔头而且越来越好的日子,让她满身都是力量。

    当然,如果非要说有不满的话,就是这婆婆有点偏心眼了,生怕大媳妇累着,又害怕小媳妇累的不够。所幸,她一想到婆婆还有好几十万的存款呢,老大媳妇已经很明确的表示,放弃将来的继承权,这些还不是都是她们的?

    她目前的经济状况不至于去算计和谋划婆婆那么点财产,要是整天惦记着这些,跟低着头拣食的鸡有什么区别?可是想到将来这些都会属于她,她心里会略微平衡一点。

    麦子从地里割了,拖拉机开不进去的田地,需要用扁担一挑子一挑子的挑回家,一捆一捆地码在麦场里,像一座小山。

    大概是在东北得到了挑土开荒的训练,李和连续挑了一天的麦捆,居然吭哧吭哧的坚持了下来,虽然照样的腰酸腿痛。

    在效率上,比李隆又差了许多,李隆跑五趟,他两趟还没跑完呢。

    到了下晚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他实在有点吃不消了,担子刚上肩,还没翻过两条埂,他就想着歇了。放下担子,用衣摆了下汗,他坐在田埂上点了一根烟,一边吐烟圈一边发呆。

    干一会,歇一会,是他的老套路了。

    何招娣扛着一个叉子过来问,“你行不行了?”

    李和愣了下道,“男人怎么能说不行,不要乱说话?!?br />
    “哈哈?!焙握墟反笮?,把肩膀上的叉子放在地上,转而挑起来了李和的担子。

    “别,别?!崩詈突琶φ酒鹕?,夺了过来,真让何招娣给帮着挑了,会让李庄人民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你家弄完了?”

    何招娣道,“没,我家地可不比你家少?!?br />
    “那你去忙你的吧?!崩詈鸵ё叛腊训W又匦绿袅似鹄?。

    “那你慢着点,埂上缺口多?!焙握墟凡煌诤竺娑V龅?。

    “晓得了?!泵竦W釉诩绨蛏弦换我换?,李和说话都跟着不稳。

    回到家,发现刘老四和刘大壮在帮着铺场。

    抖开麦子,麦穗对着麦穗,麦杆对着麦杆,一行来一行去依次铺开,直到把整个晒场铺满。麦芒在夕阳下闪着金色的光,能听到是麦子从麦秸上蹦起的细碎的、明朗的声响。

    刘老四帮着接过李和的担子,笑着道,“你歇着吧,俺去给你挑?!?br />
    他媳妇和孩子都没地,所以他家里只有他和他老娘两口人的地,加上开荒地,统共也没三口人的,对于他这样粗实汉子,不费多大的功夫就收拾完了。

    看着别人家继续往家里担粮食,他只有羡慕的份了。

    “那行?!崩詈驼也坏浇杩谛拍?。

    不过他也没歇着,把石磙用带轴的木框固定住,用长的麻绳把它拴在了手扶拖拉机的后车厢上,这样拖拉机拉着石磙一圈一圈的压在铺好的麦场上,就可以打麦子了。

    有拖拉机脱?;岱奖阋坏?,但是没拖拉机的人家,需要靠人力或者牲口吃力的拉着石磙,在麦场上一圈又一圈。

    家里的拖拉机总有左邻右舍的借着用,王玉兰都会毫不吝啬的借出去。车子开走的时候是多少油,送回来的时候给补上就是了。有会做人的,半油箱开走,送回来的时候给多加一点柴油。也有不地道的,满油箱的开走,送回来的时候油箱干净的很。

    对于这些喜欢占便宜的人,李兆坤是坚决不容忍,想借二次,那是没门了。

    石磙栓好后,李兆坤熟练的摇响了车子,打麦子的活由他来干。他已经掌握了打麦子的诀窍,这是他引以为自豪的绝技,许多人开拖拉机打麦子,还需要用手掰方向呢,只有他用不着。

    他只要坐靠在车栏杆子上,凭着一只脚撑着车把,连手都不用,就可以使车子稳当的绕着麦场做圆周运动。

    李兆坤要主动干活,李和更没有跟他抢的道理。

    他一屁股在地上,干等着吃饭了。

    天刚黑,李梅一家开着拖拉机来了,知道娘家今天打场,她也就把家里麦场上的粮食收了收,来帮忙了。她家里也只有三口人的地,主要是公婆和杨学文的,至于她和孩子是没有分到地的。

    李和曾经向老娘提议,把家里那份原属于大姐的地分给她,遭到了王玉兰的强烈反对。她的道理很简单,人嫁出去了,哪里还能把地带走?

    村里村外都没这个规矩,哪怕她同意了,段梅也不能同意。

    杨淮扑到李和怀里,往他手里塞了好几个杏子。

    李和随便擦了下,一口咬下,差点把牙给酸倒,咧嘴道,“你自己吃吧,自己吃吧?!?br />
    “甜?!毖罨匆豢谝桓龃?,毫不在乎。

    李梅把杨淮拉开道,“去跟你妹妹看电视去,别缠着你舅?!?br />
    杨淮很听话的拉着李柯一起去看电视了。

    李沛也在看电视,李和把他拉过来问,“作业做完了没有?”

    李沛这次很自觉的把作业本么拿了出来,“做完了?!?br />
    “这样干的对,以后作业做完了看?!崩詈头⑾终夂⒆踊故呛芴暗?,让他改正,立马就能改正过来,比如经过这阶段的调教,他写字都比以往认真了许多。

    他心里再次升起了把孩子送出去读书的念头,可是他怕段梅和大姐都不能同意。

    八点钟吃完饭,一家人都开始收场,主要是把麦秸秆给堆起来,然后把麦粒给清干净。

    干活的人比较多,所以速度很快。

    杨学文拿着木锨扬麦子,高高扬出一道美丽的而深远的弧线来,然后道,“这风还行?!?br />
    扬场需要借助风力吹掉糠秕瘪谷、麦糠草棍。扬麦是一个难以掌握的技术,一个真正的庄稼汉是必须掌握的。麦粒和杂物分离要经过很多次扬场。

    李隆拿着长苗的大扫帚,在扬过的麦粒上轻轻掠过,把那些分量略重不易和麦粒分开的麦余子归于一边。就这样,一个扬,一个掠。都是是好手,不一会儿,麦粒就在场中堆成小山。

    李和拿着拿着编织袋把麦子装进去,呛了一鼻子的灰。

    李梅道,“你拿木锨,俺来张口袋,灰大了,你别受不住?!?br />
    “不用,不用,你来铲吧?!崩詈妥匀痪芫?。

    虽然刘老四等人已经走了,可是家里的人依然不少,不一会儿,四十多袋麦子都已经扛进了屋里。连李和睡觉的屋子都堆满了粮食,只有下脚上床的空隙了。

    麦场收拾了利落后,李梅两口子不顾劝阻,带着孩子回去了。

    李和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钟了,浑身脏兮兮的,不是灰尘就是汗水,他嫌弃在家里洗的不利索,拿了块肥皂,趁着月色去了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