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顿时觉得很难受,感觉拖累了李和。虽然这些年工资已经涨到了300多块,可是要应付人情往来,要照顾她兄弟,赡养老娘,就有点捉襟见肘了,她时常再想或者工资高点儿也不会让她这么大压力。

    “说这些真没意思,你老公我最不差的就是钱?!奔依锬敲炊嗟南纸?,何芳还是有这么多的想法,李和已经不知道再怎么说了。李览已经爬在何芳的窝里睡不着了,小孩子是最嗜睡的,李和催促道,“回家给他放床上吧?!?br />
    “他睡觉乖,不要哄?!?br />
    回到家,李和开了门,何芳径直把孩子往他们的卧室抱,“你把被子掀开一点?!?br />
    李和看到媳妇那娇嫩欲滴的样子,心里止不住的饥渴,哪里能让孩子来捣乱,道,“放你娘屋里吧,在这里吧,碍事?!?br />
    “就你一点到晚没事找事?!焙畏甲焐险庋?,还是把孩子送到了老太太屋里,哄了一会儿,才轻轻的带上了门。刚从屋里退出来,就被一下子抱了起来,吓了一跳,尖叫道,“摔了!”

    李和不管不顾,把她扔到了床上。

    他亲吻着她的唇,她的脖子,他把我的衣服也扯开了,那一刻,她在他面前没有了秘密,他如痴如醉地趴在她身上,吻遍她整个身体,每个角落。

    何芳开始享受这种感觉,身体不听从自己的指挥,享受着他的爱抚和亲吻……

    可她逼着眼睛等了好半天又没动静。

    李和喝的迷糊了,漫漫人生路,总会错几步。

    何芳没好气的挺了下身子,伴随着她的眉头的舒展,这次顺了。

    两个人把所有的力气都折腾干净了,才算完事。

    何芳笑眯眯的,一直憋在肚子里的话,终于没再问了,彻底的放心了。

    李和大口喘气,“媳妇,我困了?!?br />
    “那你睡会吧?!?br />
    “那得亲一下!”

    “好,亲一下,睡吧?!?br />
    “媳妇,抱抱!”

    “好,抱抱,快睡吧?!?br />
    “媳妇,你拍我?!?br />
    “好,拍你睡?!?br />
    “媳妇,你给我讲故事?!?br />
    “...我看...要不你还是别睡了...”

    何芳翻身下了床,开始穿衣服。

    李和迷迷糊糊地问,“你干嘛?”

    “下午还有课,我回学校?!焙畏家槐叽┬右槐叩?,“儿子要是醒了,你先哄着,等他姥姥回来就没事了?!?br />
    李和道,“请个假吧,明天我带你和孩子回老家看看?!?br />
    他真的很想家了,这两年他连老娘的声音都没听过。

    何芳道,“去年我和老四才一起带着儿子回去过,你一个人回去吧?!?br />
    “去年是去年,今年是今年?!?br />
    何芳过去搂着他脖子,温柔的道,“我不能再请假了,体谅下啦?!?br />
    “那我带孩子回去?!崩詈椭荒芩炒恿?。

    “他能要你?算了吧?!焙畏夹ψ诺?,“年底吧,今年咱们都回去过年,孩子带着?!?br />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带?”

    “哪怕孩子要跟你,我也不放心,你先把自己伺候好再说吧?!焙畏寄昧耸?,给他擦了一把脸,“睡一会吧,不然等会儿子醒了,你就别想睡了。哦,对了,我想把他送到棉花胡同的幼儿园?!?br />
    “就近的宣武幼儿园不去,跑那么远干嘛?”

    棉花胡同在西城护国寺的边上,有很长一段距离的。

    何芳理所当然的道,“那边条件比这边好,一级一类幼儿园,当然要往那边送,你不知道好多人托关系都要往里面送呢,现在是双语教学,从小就能学英语,起步早点,对他有好处?!?br />
    “随便你吧?!崩詈兔话旆?,涉及到择校,天下所有的母亲都是一个智商,他继续道,“实在不行,咱搬到那边住也可以,那边拆迁,有咱分的房子。卫生间、洗浴都比这边条件好?!?br />
    “不用,以后我下班就能顺便接着了,不用你操心?!彼飧龅胤?,胡同口那么狭窄不惹人注意,使她感觉安全。这里一个巷子里住的人家又使她温暖。门口的大槐树可让孩子安心的玩,少了吵闹,少了车来车往。

    何况这么大的宅子住着敞亮,舒服,去住筒子楼,怎么都不方便。

    何芳看了看时间道,“我赶不及了,就这么定了?!?br />
    何芳走了,李和蒙头睡觉了。

    李览却是睡醒了,他一醒来就开始哭,哭的嗓子都哑了,也没人应,他从床上爬了下来,拉开了门。

    挂着鼻涕,看着在床上睡得喷香的李和,开始哭的更大声了。

    李和终于惊着了,揉揉眼睛道,“哭个熊啊?!?br />
    翻过身继续睡。

    “我醒了!”李览对着他老子使劲的喊。

    “知道了,让老子睡一会,困死了?!?br />
    “我要妈妈!”李览哭的更响亮了。

    李和烦躁的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翻身下床,把李览提溜到水池边,给他览擦了把脸。

    “别哭,爸爸带你去玩?!?br />
    “我要妈妈!”李览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

    李和举起巴掌,“别哭啊,说揍你就揍你。你哥哥和姐姐以前就..”

    他说的越来越小声,突然憋不过气了,把头扎进了水池里,清醒了下脑袋。

    李览察言观色,见他老子脸色不好,吭哧,吭哧的不再哭了。

    “走,带你出去打溜?!崩詈团抡娴南抛帕撕⒆?,把儿子给抱了起来,还不顾他反抗,吧唧的亲了一口。

    李览想哭又不敢哭。

    他老娘和姥姥都不在,他识相的没怵他老子眉头。

    李和抱着他经过院子的时候,特意看了看院子里的花,秋海棠、玉簪花、都开的艳艳的。

    刚出门口,就不想动了,把李览放了下来,爷俩一人坐着一边门槛。

    路过的人,还不时的和李和打上两声招呼,李和就回敬一根烟。

    常静离多远开始招呼,“回来了啊?!?br />
    “回了?!崩詈突故遣辉趺锤艺婵此?,熟透了的苹果,总是那么的艳,那么的耀眼。

    常静逗弄着堵嘴的李览,“妈妈呢?!?br />
    “妈妈上班了?!崩罾赖拇笊幕氐?,还不时的瞟他老子几眼。

    ps:他们说有刷票的水军。。。没看见。。。露个头呗。。希望你们无愧于水军这个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