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面和巷口的风景跟李和离开的时候相比,又是一重样子了,以前害怕没收财产的个体商店重新开门了,各种摊子也遍布大街小巷。

    以往返乡的农民又进城了,现在进城的通道不止考学、招工这么几条路了,不像以前那么狭窄了,里面以年轻人居多,他们用横冲直撞的野蛮劲,在城市里寻找自己的一份天空。

    但是户口政策,还是循着科举时代的乡村精英的选拔的路径,努力读书,大学毕业,户口落进城。

    然后鱼找鱼,虾找虾,土豆找地瓜,癞蛤蟆找青蛙,乌龟找只大王八,找一个与自己类似经历的女性结婚,享受着制度的红利,按部就班的生活着。

    小平同志南巡以后,市场经济这个迟到的佳人,终于告别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暧昧,在众人复杂的眼神中,盎然出现在中国经济的舞台上。

    姓资姓社的论调遭到了迎头痛击,一下子集体失声?;饕丫ǖ暮芮宄?,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改革开放的的胆子的要大一些。

    “改革”和“开放”这两个词第一次组合在了一起,叫改革开放。

    一直受到困扰的改革开放,有如冲开了闸门的洪水,汪洋澎湃,激流向东。南巡以后,风向变了,再也没有政治运动和经济整顿阻,各种中央文件条文不是废止就是修改,跑道上层层障碍物一律清除,各色人等狂奔起来。

    政府可以办公司、教师可以兼职、倒卖紧俏物质的可以合法牟利。

    下海成为了千百万人选择的生活方式,铁饭碗下海也不会再成为异类,官员、警察、作家、教授、学生....

    争先恐后的跳入商海,社会面貌大为改观。

    皮包公司以前还是过街老鼠,现在报纸上公开表扬说,这是商业领域的润滑剂。

    首都库存的营业执照不够发。

    同时,南方谈话之后开启的国企改革,更促进了下海热,很多国企负责人和政府官员变身为私营企业的老板。

    全国一下子涌出来了大片的开发区,到处破土,用铁丝网圈一块地,盖个章,剪个彩,就算开张了。

    然后开始有人大喊,经济过热了!膨胀了!膨胀了!

    粤东说,“老子刚刚才生火!”

    胡建说,“连粤东都不热,我热你妹??!”

    苏省说,“老子裤子还没脱呢!膨胀你麻痹!”

    琼海省左右而言他,老子地产刚崩盘,我能跟你说?

    桂西说,“老子还在冰块状态呢!”

    中西部大哭,“麻痹,别跑那么快??!等等老子!”

    许多事情还在争论,可下海经商、市场经济已经成为了常态。

    一个南巡就能使中国人涌动起来,这是多大的能量。

    李和再经历一次这个时代的大浪潮,用更加细微的眼光去观察,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李览谁也不让抱,就追着阿旺跑在最前面。

    “阿旺,慢点?!焙畏贾篮岸用挥?,只能喊阿旺。

    阿旺又屁颠屁颠的跑回头,李览也跟着掉转头跑回来。

    李览看他老子朝他瞪眼,不服气的问,“你看我干哈!”

    不听这口音还好,一听这口音李和就气不打一处来,瞪眼道,“有的是时间拾捣你,到时候你就知道干哈了!干哈!”

    李览立马委屈的扑到了何芳的大腿上。

    “歇了吧你,有气别朝孩子撒?!焙畏嫉谝桓霾焕忠?。

    李和道,“我说,我管孩子呢,你能不能别跟我唱反调?!?br />
    何芳白了他一眼,“你那是管孩子吗?你那是吓唬孩子,哪个男孩子不皮实的?”

    老太太装作没听见,拉着李览的小手,走前面去了。

    “我小时候就不皮实?!崩詈土⒙矸床盗?。

    何芳笑着道,“你小时候?你小时候那是傻里吧唧的,想皮实也没条件?!?br />
    “你说的对行了吧?!崩詈兔蝗ゴ蜃煺?,很识相的闭嘴了。想想他不在家的时候,与亲友邻居朋友的人情往来、庆吊交际,便差不多都是媳妇一手操持了,这不是容易的事情。

    刚从外面买卤菜回来的何龙迎到了李和,高兴地说,“姐夫,前个我们还在说呢,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想不到今个就回来了?!?br />
    “事情忙完就回来了,也没确定什么时候回来,就没提前通知。你这买的什么?”李和朝何龙的塑料袋拨拉了一下,“猪头肉?下酒好?!?br />
    “还有花生米?!焙瘟愫屠夏镆丫吡?,也赶紧拉了李和跟着,“中午咱们好好喝?!?br />
    李和听说里面有花生米,赶紧抓了一把,一边吃一边问,“生意怎么样?”

    “好的很,现在人都舍得花钱,不像以前请客吃饭都是紧巴巴的,都喜欢摆阔气讲场面,菜式越贵,他们反而越喜欢?!?br />
    “那就好。白天不忙?不能耽误你生意?!?br />
    “店里有人看着呢,中午没多少人,客人主要在晚上?!?br />
    这是一个很大的小区,十万平以上,里面主要的房主是是大机关、大单位的员工。

    很多原来都是与李和一个巷口的,开始看到李和没敢认,直开到李和冲他们点头微笑,才热情的招呼上了。

    李和掏出烟散了几根,随意聊了几句,然后跟着何龙往小区的最里面去了。

    到了屋里,何龙开始向李和介绍家里的装修布局。

    李和当然一个劲的夸好,实际上真还是不错的,120多平的空间已经超过了许多普通居民,甚至领导干部的居住条件,装修的也漂亮,家具、沙发都是崭新的。

    “日苯产的?!焙瘟蚶詈驼故玖俗钚碌某樗硗?,轰隆一声,水花在马桶里打转。

    “大兄弟,吃饭了,我晓得你酒量成的,咱们先一人半斤来?!焙瘟拇缶俗?,吴春强喊吃饭,不过他不知道怎么喊李和合适,也就称呼了一声大兄弟。

    李和看到桌子上的白酒有点犯怵,笑着摆摆手,“我这刚回来,还没缓过劲呢,容我两天,你们喝白酒吧,我喝点白酒对付着?!?br />
    老太太在旁边帮衬道,“都喝啤的吧,晚上店里都忙呢?!?br />
    最后都拿了啤酒,何龙启开了啤酒,每人面前放了三瓶。

    李览踩在椅子上,拿着筷子把碗瞧得蹦蹦响。

    李和刚想过去把他提溜下来。何芳就把李览抱了下来,细声问道,“妈妈昨天怎么说的,又忘记是了吧?”

    李览摸摸肚子说,“吃饭?!?br />
    何芳继续问,“那吃饭洗手没有?”

    李览摇头,“没有。手干净的?!?br />
    他还把手举起来给何芳看。

    “那也要洗手,记住没有?”何芳见他点头,继续叮嘱道,“吃饭不能乱敲碗,记住没有?再敲碗妈妈就打你了?!?br />
    李览赌气坐在了沙发上,玩弄小手,不再吭声。老太太端了饭碗给,给他喂饭,他故意撇过头不吃。

    李和说,“揍一顿就好了?!?br />
    何芳白了他一眼,拉着李览到了阳台上,哄着喂饭。

    吴春强对着李和举杯说,“小孩子都这样,长大懂事了就好了?!?br />
    李和一饮而尽,说,“小时候不管好,大了更难伺候?!?br />
    他喝了两瓶啤酒,实在喝不下去了,眼睛都睁不开了,招呼了一下就要走人,困得想睡觉。

    老太太留在儿子家要帮忙收拾厨房和卫生,只有李和跟何芳一家子回去。

    楼底比较陡,李和醉醺醺的下楼,何芳不放心他抱孩子,只管自己抱着。

    下楼后,李和点了一根烟,突然才想起来问,”怎么买在六楼?“

    家里有老太太,上下楼肯定不方便的。

    她不无怨气的说,“那吴春燕打的什么主意,歪主意,怕吃亏似得?!?br />
    李和笑笑,“你是大闺女,你吃点亏吧?!?br />
    何芳说,“谢谢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