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我是谁吗?”李和终于不淡定了,这小王八羔子不是善茬??!

    “不知道!”小光头激动地发音都不清了。

    那一股东北大渣子口音,令李和很不爽,“你妈呢?”

    他觉得有机会还是要把这孩子口音给纠正过来,身为荷兰人,怎么可以不会荷兰话呢。

    其实也难怪,一直都是姥姥和何芳带着的,旁边还有小舅舅一家子的影响,自然向往东北口音上学。东北口音好像真的蛮顽固的,想纠正过来,一般挺难的。

    李老二有点绝望。

    “不在家!”小光头还是盯着李和看。

    “你怎么回来了!”老太太听见外孙的喊声,慌忙从屋里出来了。猛然看到了李和,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事情忙完了就回来了。走吧?!崩詈筒还死罾赖姆纯?,捏着他的衣领,把他给提溜了起来。

    “啊,啊,坏人来了,坏人来了?!崩罾朗纸怕移颂?。

    老太太赶忙把李览抱起来,安抚道,“不是经常要爸爸吗,喊爸爸?!?br />
    “喊爸爸,喊爸爸给你巧克力吃?!崩詈驮谔梦葑潞?,从带回来的包里拿出来一大堆的俄罗斯黑巧克力,特意给孩子买的。

    “你洗把脸吧?!崩咸詈痛蛄伺杷?。

    “婶子,我自己来,有吃的吗,帮我弄点?!?br />
    “有,你等会,我再去到门口拿几张饼子?!?br />
    “好?!崩詈拖戳艘话蚜?,等儿子喊爸爸呢。结果一直没听见动静

    他回头一看,李览正踩着椅子在抽屉里翻呢。

    从抽屉里翻出来大包小包的东西,捡出来一件,扔出来一件,最后得意的炫耀道,“我有,我也有?!?br />
    很明显,他不稀罕他老子的巧克力,因为桌子上,凳子上都是花花绿绿的糖果,巧克力、玩具,应有尽有。

    “我是你老子!”勾搭失败,李和气急败坏,想不到家里的败家娘们能把孩子宠成这样子。

    “姥?!崩罾揽吹嚼咸蚨骰乩?,又扑了上去,不再搭理李和。

    李和也懒得搭理他了,接了老太太手里的烧饼和豆浆,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实在是饿坏了。

    “过两天习惯了就好了?!崩咸ψ哦岳詈偷?,“我给他妈打电话了,上完一节课就回来了?!?br />
    “哦,没事,不着急?!崩詈屯蝗幌肫鹄次实?,“我门口的面包车呢?”

    他路过的时候,没有发现他的面包车。

    “他妈开着呢?!?br />
    “何芳开?”李和诧异,想不到这娘们出息了,一直没听她说过。

    “去年拿了驾照,开的好着呢,逛街买东西,都是她开车,你别说,有了车啊,什么都方便?!崩咸晕靡诠制?,所以就解释了起来。

    “会开车是好事?!币勒蘸畏嫉男愿?,会开车也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李和真的无所谓。

    老太太道,“你去洗个澡,换换衣服吧?!?br />
    “好?!?br />
    李和把行李拖到了卧室,卧室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好像重新贴了一层墙纸,灰色的格子在墙纸上,显得很温馨好看。

    他从柜子里重新找了大裤衩子出来,然后去了井边。

    井已经上水泥浇筑的盖子,大概是为了防李览这小子别落水的。

    他把井盖子搬开,拿了桶,把旁边的大盆全部灌满了水。

    李览拿了一个瓢出来,开始从盆里舀水,洒的到处都是,看到阿旺来了,可劲的往阿旺身上泼,阿旺吓得拔腿就跑。

    “一边玩去?!崩詈鸵槐吣米琶硗约荷砩铣丛?,一边呵斥李览。

    李览当他不存在,继续玩的不亦乐乎。

    李和把他拎到了一旁,“找你姥去?!?br />
    李览装作没听见,又回到了水盆边。

    李和又给他拎回到了一边,李览继续过去。

    这样反复折腾了四五次,李和不耐烦了,“欠揍是吧?!?br />
    说着举起来了巴掌。

    李览泪眼朦胧,眼泪往下直淌。

    “奶奶个熊,跟你小姑一个德行?!闭飧衔骞皇且荒R谎?。李和无奈的看着儿子,那样的小嘴、大眼睛与长睫毛,生在男孩子的脸上,简直是白糟蹋了。

    不过这也是他比较满意的地方,因为归于何芳的原因,老李家男人的基因,在他儿子这一辈,算是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他不无得意的想,要是再跟何芳生一个闺女,那还不更加漂亮的不像话了。

    “你真出息了,回来就打孩子?!焙畏家换乩?,看到宝贝儿子眼泪哗哗流,可碎了她的心了,赶忙抱起来开始哄,“乖乖哦,乖儿子不哭喽?!?br />
    “我没打!”李和赶紧解释。

    何芳质问道,“没打他咋么会哭?”

    “这小王八羔子爱哭,管我什么事?!?br />
    “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焙畏季醯米约河锲械愠辶?,体贴的结过李和的毛巾要给他搓背。

    “你打下我试试!”何芳怀里的李览刚要朝李和拍巴掌,就被李和给发现了。

    李览立马缩回了手,委屈的把头埋头了何芳的怀里。

    何芳安抚道,“这是爸爸,爸爸不能打,知道吧?!?br />
    “老子有的是时间治你?!崩詈拖氩坏秸夂⒆诱饷垂砭?。

    何芳没好气的道,“跟孩子置什么气,你这两年不着家,你怎么不说,一点当爸爸的样子都没有?!?br />
    “行,行,都是我的错?!崩詈臀扪砸远?。

    他只管洗自己的澡了。

    “去找姥姥吧?!焙畏及牙罾婪畔吕?,给李和收拾脏衣服,然后又把李和的衬衫给找了出来。

    她已经步入中年,可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质,这份成熟如同美酒佳酿,愈久愈香,令人尤其是李和为之倾倒,为之沉醉。

    小女生也许只会伸出手让别人牵,而成熟女性更懂得伸出手,轻拍你肩上的灰尘,或者为你整理一下衣领。

    李和贼兮兮的笑道,“想老公没有?”

    何芳脸一红,“别不正经啊,我娘她们都在呢?!?br />
    “想岔了吧?!?br />
    “中午我弟喊吃饭,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们过去?!?br />
    “行?!毙【俗右臃?,李和不能不给面子,自然是要去的,“他们生意怎么样?”

    “挺好的。又雇了两个人,还是照样忙不过来?!?br />
    李和穿好衣服回到客厅,发现桌子上已经有泡好的茶了,他再次感到,还是回家好。

    可是看到那个冲他翻白眼的熊孩子,他又气不打一处来。

    李和准备躺椅子上眯盹一会,结果又被惊醒了。

    啪的一声,一只皮球蹦到玻璃上,又弹回去了,又是熊孩子干的。

    何芳进来看了看挂钟,“走吧,去我弟家,他们中午在家烧?!?br />
    出了门,李和发现方向不对,“这不是去何龙家?”

    老太太高兴地说,“他们买了房子了,是那一边,是一个新盖的小区,离这边也不远?!?br />
    ps:求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