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能缓解时差,李和等人回程的时间,特意选择了晚上,这样方便在飞机上睡觉。

    在飞机爬升的时候,李和就开始酝酿睡意,可是越想睡,越睡不着,脑子太清醒了,头疼的不行。

    经历了漫长的折磨之后,他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穿过莫斯科的黑夜,经过八个小时的飞行,到达了首都机场。

    已经早上八点钟,跟李和坐在一拍的潘松把李和拍醒了,“李哥,到了?!?br />
    李和揉揉眼睛,伸了一个懒腰,他这种臀部脂肪储备不富裕的人,长时间坐着对于屁股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起来之后屁股蛋子连着尾椎又麻又僵,酸爽的感觉溢于言表!

    他透过眩窗能看见云隙中射出暖洋洋的光芒,地面上全是人,还有红地毯等各种用来庆祝的东西……

    当飞机舱门打开之后,原本站在跑道两边的人,都自的在飞机门前排起了长龙。

    “等代表团的人走了,咱们再下?!闭馓嘶乩吹牟还馐抢詈驼庑┤?,还有各个机关的**oss。**oss回来了,自然各个下属要来迎接,场面不可谓不大。

    李和本来无所谓,可是看到那些记者的摄像机和话筒,让他头晕,还是躲着点好。

    潘松和丁世平等人虽然不解,可也只得随着李和坐在原位上。

    刘保用从前面的座位上挤过来问,“走啊?!?br />
    李和摆摆手,“人太多了,咱们等一会,等一会?!?br />
    袁明在一旁哈哈大笑,“形式主义,都是形式主义?!?br />
    他虽然是个副职的部长,可也是部长,来迎接的人自然不会少,笑着拉走了还要多说的刘保用。

    李和坐在座位上,都能听见外面吹的震天响的喇叭。

    一直等到大批的车队离开,李和才招呼大家拖着各自的下飞机。

    他们走的还是普通的乘客通道,人流拥挤不堪,丁世平等人还是向往常一样把李和护在中间。

    李和把他们推开道,“这里是国内,不用这么紧张,赶紧出去看看平松他们来了没有?!?br />
    丁世平哈哈大笑,“习惯了,习惯了?!?br />
    刚进入大厅,就看到了扒在隔离护栏的平松、卢波、小威等人。

    小威招手道,“哥,这呢?!?br />
    他一转身一条粗大项链在脖子上晃动。

    蛤蟆镜、手链、戒指、全是金光灿灿,再加上胳膊上露出来的纹路,一股毁三观的气质扑面而来。摆明了是想告诉别人,我是有钱人,不信你们看我的装饰品。

    “什么玩意,你怎么不再去镶个金牙?!崩詈统隽思炱笨?,就习惯性的给了他一脚。

    “哥,形象,注意形象?!毙⊥移ばα车亩憧?,不以为意。

    “拿着?!崩詈透芯趺迫?,把西装脱了下来,随手扔给了小威。

    卢波等人的车,浩浩荡荡二十多辆,挤占出租车通道多时,出租车司机骂娘已经骂翻天了。

    跟卢波过来的人早就和这些司机对骂上了,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李和无奈,“赶紧走,少丢人?!?br />
    他随意拉开了一辆车的车门,坐在了后座上,现在他只有一颗迫不及待的回家的心,懒得管其他事情。

    “丁哥,你坐副驾驶吧,路我熟悉,我来开?!逼剿汕涝诙∈榔角懊?,坐在了驾驶位上。

    丁世平拉开车窗,一路上不停地感叹,“这变化可真大?!?br />
    平松道,“你还没往什刹海去看呢,全拆干净了。跟摊大饼一样,可劲的往四周扩呢,从机场这一片往东,京津高速正在修呢,沿着机场往通县、亦庄方向,全是工地,还有正在规划的什么cbd商务区?!?br />
    李和对丁世平道,“你们等会安排你们自己的,回家里看看吧?!?br />
    丁世平道,“那你呢?”

    平松道,“丁哥,这是咱自己地盘了,不用你操心了,你和兰哥你们可以先回老家看看?!?br />
    他也大约听过李和受枪击的事情。

    “好吧?!倍∈榔降?,“那你把我从前面放下来,我直接打车去火车站?!?br />
    李和道,“毛病,咱们这么多车呢,你和老兰你们几个,一人开一张空车走,挤什么火车?!?br />
    “这,多不好?!倍∈榔接械阌淘?,毕竟他跟平松等人的交集不多,随意人家的东西总归不是太好看。

    “丁哥,车子都是公司名下的,你不用多想,我打电话让他们前面停下,丢几张车?!逼剿梢槐呖狄槐卟ν舜蟾绱?,“停车,让所有人停车?!?br />
    所有的车子都在路边一溜排的停了下来,路人不禁侧目。

    一直跑在前面开道的兰世芳等人从车前面下来,问,“出什么事了?”

    丁世平下车,把李和的意思说了一遍。

    兰世芳想了想也同意了,开车回老家还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也能让别人看看,他们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

    李和下车对在旁边安排车辆的平松道,“留几张最好的车?!?br />
    平松笑着道,“那是当然?!?br />
    他留下了七辆车。

    可是丁世平只要四辆,“有三个兄弟没驾照,我们先捎着他们,到半路让他们坐汽车或者火车?!?br />
    他们当初带进苏联的人,现在全部都跟着回来了。

    平松问,“他们会开车吗?”

    兰世芳道,“当然会没,而且还都是好手?!?br />
    平松笑着道,“那多大个事,等会我安排个兄弟陪着你们去车管所,现场拿驾照?!?br />
    既然平松能搞定,丁世平等人也不再反对,带上了平松的小弟,直接开车走了。

    李和继续上车出发,往家里赶。

    “你们没给你嫂子说我要回来吧?”

    平松摇头,“你说要给嫂子惊喜,我们哪敢说?!?br />
    到了巷子门口,李和让他们停车了,“把行李拿给我,你们都回去吧?!?br />
    下了车,夺了行李,把身后的一群人往回撵,连小威都没留。他要的是二人世界,这些人跟来跟去,当然是碍事多余了。

    平松等人没办法,只能依从了,掉转车头走了。

    终于站到家门口了,李和感慨万千,没想到这一出门,会出去这么长时间,儿子都三岁多了。

    门口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光头,一会捏着阿旺的嘴巴,一会揪阿旺的毛,阿旺认命般的躺着不动。

    待阿旺看到李和之后,立马一个激灵站起身,差点要把小光头给撞到,李和赶忙把小光头给扶住。

    小光头抬起头用呆萌的眼神看着李和,然后令李和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小光头大喊,“偷小孩的来了!偷小孩的来了!”

    “我是你老子!”李和气结。

    “我是你老子!”小光头跟着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