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各大城市争先恐后的出售国有资产。

    企业垮掉了,工人拿不到工资,或者是拖欠几个月后才能领到工资,而且常常是以发实物的方式而不是发钱,如毛巾、肥皂、药棉。

    俄罗斯可没有东德的运气,因为西德已经毫不怜惜的向东德砸下了上千亿美金,再不好过,也有亲兄弟罩着。

    成群西装笔挺的美国咨询顾问四处奔波,赞许地谈论俄罗斯的私有化项目及其俄罗斯年轻的改革派先锋份子。

    如此众多的外国人指导俄罗斯的改革进程让人感到不对劲,无论哪个角度看,都是令人感到美国似乎正在甩卖俄罗斯。

    一个昔日自豪的大国沦落到行乞的地步,接受了外国的粮食援助,欧盟库存的糖和人造黄油,甚至还有美军在海湾战争的剩余口粮,都进入了俄罗斯。

    俄罗斯放开物价已半年了,物价继续飞涨,消费品的价格上涨了13倍,天然气上涨了15倍,石油上涨了25倍,电费都涨了50%。

    普通百姓生活不下去,只能纷纷摆摊,出售个人物品,莫斯科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跳蚤市场?;鸪嫡纠锏酱κ鞘瞧蜇ず臀藜铱晒檎?。

    现在的俄罗斯贫富分化大的不敢想象,的国家,富有的这些人拥有豪车,出入高档酒店,一掷千金。

    他们建造了配有泳池和酒窖的豪宅,被围在二十几米高的围墙里面。

    李和在吃早餐,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丁世平按在了地上,然后一阵砰砰的枪响和橱窗玻璃碎裂的声音。

    酒店里一片混乱,丁世平和兰世芳压在李和身上,马蒂奇、伊万诺夫等人和酒店里面的保安立马开始了还击。

    直到战斗结束,枪击人逃跑,也没等到警察。

    “起来,起来,我不喘气了!”李和好不容易推开了丁世平等人,“你们要减肥了?!?br />
    连个早饭都吃不安宁,李和只能叹气。

    前几天酒店门口,他还亲眼看见一个美国人被一个俄罗斯人用ak47打成了筛子。

    这个美国人是一个购物中心的拥有者,他与他的俄罗斯合伙人在生意上起了争执,然后就成了这个结果。

    而且光天化日的枪击、抢劫,每天都在发生。

    有时公然在公众场所火拼。

    死的人有俄罗斯人当然有外国人,无论是摊贩还是五星级酒店的老板都需要向黑社会交?;し?。

    一个充满没有法律观念的时代开始了。

    “李哥,你还是别去了,我们去就可以了?!迸怂傻S堑牡?。

    “你们把枪都带着吧?!崩詈筒幌朐僬宜酪淮瘟?,可天天龟缩在酒店里也不是事情,与其这样还不如回国呢。

    何况伊万诺夫这些人都花钱买了警察的身份做掩护,身上挎着的都是AK47也不是吃素的。

    更让李和信心十足的是,他乘坐的是Prombron汽车,合金钢板,车身4吨重,世界上唯一一款可以和洛克希德.马丁旗下汽车厂商相抗衡的军用车,火箭筒和冲锋枪可以尽管招呼上来,统统的不怕。

    至于什么阿斯顿马丁、布加迪威龙、法拉利,李老二内心毫无波动,表示不屑。

    Prombron汽车的前身是成立于1909年的Russo-Balt,主要供给高级军官使用,后来归于拉脱维亚Dartz公司所有,除了少数的军阀头子和大土豪,很少有人知道这款车,因为真心没几个人买得起,或者可以说没几个人有资格买。

    当李和知道这家汽车公司的消息的时候,立马把这家公司添加到了他的收购列表上,现在除了别捷列夫研究所,又多了一个dartz公司作为目标,他已经派铁木耳亲自去了拉脱维亚。

    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买到!

    甚至准备考虑在地化经营,生产真正的定制豪华车,男人总归有点汽车梦的。

    乘着这样的车出门,李和可是什么都不怕,胆量陡然提升了好几个数量级。

    这次去的是一个拍卖会,高尔基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将519家国有企业公开拍卖,自然要去举牌。

    虽然这种事情不需要他亲自出面,可主要是为了瞧瞧新鲜,呼吸下新鲜的空气。

    高尔基市位于伏尔加河流域,是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高尔基的故乡,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军工发展迅速,成为苏联重武器库之一。

    机械工业是主导,占工业产值的70%以上,产品有汽车、船舶、飞机、军工产品和机库等。

    1932年前称“下诺夫哥罗德”,苏联解体后又改称“下诺夫哥罗德”,距离莫斯科需要四个多小时的车程。

    这里最有名的除了马卡尔耶夫斯基大市场,就是高尔基汽车厂了,中国人叫做“嘎斯”厂,出产的车,个头大、皮实、耐用,曾经是苏联乃至不少社会主义国家的官车,也是中国第一代红旗轿车的原型,在中国满地跑。

    哪怕后来车主都舍不得报废,许多电影公司买过去做道具了,所以凡国产电影中出现的双门和帆布篷的车,大部分都是嘎斯。

    “我们再转转吧?!钡搅说胤胶?,距离拍卖会还早着呢,李和想到马卡尔耶夫斯基大市场逛逛。

    李和自己开车,自己找地图的方向,他喜欢军用车强劲的性能,享受驾驶乐趣。

    浩浩荡荡的二十多人的大车队进入马卡尔耶夫斯基大市场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应,因为这里人本来就多,同时车也多,这里是俄罗斯最大的二手汽车的交易市场。

    但是当伊万诺夫带头在市场人群里横冲直撞的时候,终于引来了许多人的不满。

    战斗民族毕竟不是白叫的,许多人正准备开口大骂,甚至要动手,可是看到这一行人肩膀上的冲锋枪和腰间上的手枪之后,都识相的闭嘴了,乖乖的让开了路。

    李和为了小命着想,无视周围的谩骂,自己转悠自己的,他在考虑要不要再买一些载重卡车回去,因为随着要运回国的重型设备越来越多,卡车越来越不够用了。

    至于人手,中国最不差的就是人。

    李和对江保健道,“再买三百辆吧,新旧不计?!?br />
    买回去将来做物流运输车也是不错的,青浦规划的物流园区还是空荡荡的呢,将来放上上千辆卡车,想想都霸气。

    江保健却和车行的老板在汇率问题上发生了争执,因为车行的老板要求用官方汇率。

    在俄罗斯的官方汇率体系中,主要有四种汇率:官方汇率、商业汇率、专用汇率、拍卖汇率。

    如果再算上不受官方认可的黑市汇率,那就是五种了。

    对李和来说,最不划算的就是官方汇率了,官方汇率是1美金折合11卢布,而黑市汇率可以换到200多卢布,相差的不是一般大,傻子都不能乐意。

    李和对江保健道,“你问问他脑袋是不是被门板给挤了,居然提出这种要求?!?br />
    潘松看了看老板的神色,笑着对李和道,“这是想要回扣了,一般都是这种手段?!?br />
    果真,在江保健送出一万美金之后,车行老板表示,为了友谊,每辆载重卡车只需要150美金!虽然是二手车,可是这也是便宜的没地找了,天下找不出第二家了!

    李和实在是无语,想不到可以这样玩,当即对江保健道,“再买3000辆车?!?br />
    江保健道,“他们说没有这么多车?!?br />
    李和无所谓的道,“自卸车都可以,只要能载重,但是在年底之前必须交货?!?br />
    “ok,ok?!背敌欣习逵糜⒂锎笊谋硎就?,对他来说这是个人创收、国家创汇的双重好事。

    李和高兴的得了这么大的便宜。

    一行人又兴冲冲的去了高尔基市国资委。

    拍卖是由高尔基市银行主持的,主要拍卖的是私有化的证券,里面主要是本地的电力公司、商店、机械厂。

    李和对这些本来是不感兴趣的,奈何里面有他仰慕已久的高尔基动力厂,他参加过工作以后,第一次接触的低温火箭发动机就来自这个厂子,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比较可惜的是,这家厂子在80年代末期没了军方订单,效益下降,转为生产民用车辆发动机,可惜还是半死不活,现在沦为破产的境地。

    而且他读过的很多力学教材,都是出自这家厂子里的专家教授。

    最让他痛苦的也是苏式教材,不得不感慨俄罗斯人的数学与力学教材真的不难死不罢休!

    大厅里最多还是西方人和日苯人。

    不少人对着李和指指点点,大概是认出来了他,在不少场合,李和都是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李和给他们的最大印象就是不差钱,在刚刚结束的圣彼得堡拍卖会上,李和以1亿3000万美金拿下波罗的海船运公司,刷新了俄罗斯的拍卖纪录,更是让所有人为之咂舌!

    这更让他们对李和的实力有了一个重新的评估,不过还是没有人弄清楚,这么个土豪是从哪个旮旯冒出来的,把所有人都打的措手不及。

    对于李和来说,他主要是为了杀鸡给猴看,他在拍卖会上挣这个头名就是明确告诉这些人,别跟我争,你们争不过我。

    如果你非要争,一场拍卖会上,李和一定是逛举牌,把价格抬上去,最后让对方做接盘侠,比如日苯丰田、德国西门子都被他坑过。

    如果对方不跟了,他就直接自己接盘。

    波罗的海船运就是他做接盘侠的结果,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做船运。他看了看这家船运公司的财务报告,很糟糕,而且船只老旧,唯一的可取之处在于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破冰船,统共32艘,能够在冬季的流冰中航行,目前拥有欧美石油公司的大笔合同。

    李和准备把这家船运公司交给马蒂奇运营。

    所以现在弄得没有公司敢轻易跟李和竞拍,只要李和举牌了,其他公司能憋着就憋着,安定和谐最是重要。

    高尔基发动机厂的底价一出来,江保健第一个举牌,果然后面没有一家国际大公司跟的,只有一些本地的俄罗斯人在后面凑数。

    主持拍卖的银行人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这些跨国企业,什么时候变成了绵羊的性子?

    江保健在李和的示意下,直接加价50万美金,果然没有一个俄罗斯人愿意跟着了。

    高尔基发动机厂以120万美金易主。

    李和颇感英雄寂寞,没对手真不好玩。

    江保健等人去办了交接手续以后,李和本来想去发动机厂看看,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他手里的产业太多了,如果一家家看,真的看不过来。

    他依然自己开车,重返莫斯科。

    刘保用向李和转述了俄罗斯政府关于别捷列夫研究所的意见,合资可以,其他方面想也不用想。

    李和纳闷了,“他们都没钱了,养得起吗?”

    刘保用道,“这不单单是一家半导体研究所,同时还是一家核能研究和空间技术研究的研究所,叶利钦政府再缺钱,也知道轻重的,就是想卖,一般人也出不起这个钱?!?br />
    “那算了?!崩詈鸵惶泻四苌枋?,立马就作罢了,哪怕俄罗斯政府同意了,他也不敢要,他可不想被美国佬追杀,“合资怎么说?”

    刘保用道,“入资进入研究所旗下的半导体厂?!?br />
    “有说需要多少钱吗?”这意味着又需要做在地化的经营,李和这次很慎重,别钱扔了,最后活不下来。

    刘保用道,“研究所是想生产砷化镓集成电路,大概是需要5000万美金?!?br />
    “做砷化镓集成电路我没有意见?!彼孀盼尴咄ㄐ判枨?,砷化镓集成电路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大,但是李和对这个金额不认可,“根本用不了5000万?!?br />
    “你明白就好?!?br />
    “又得给谁送钱?”李和直到最近才明白了里面的套路。

    “格拉乔夫?!?br />
    “国防部长?”李和想不到一个研究所会涉及到这样一个人物。

    刘保用点点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掺合?!?br />
    既然理清了,就好办了,当晚马蒂奇去找了铁木耳的格鲁吉亚老乡,暨前苏联总统戈地图的办公室助理戴维。戴维代为向格拉乔夫的助理送去了一百万美金。

    没几天,俄罗斯达美银行与俄罗斯别捷列夫研究所的合资项目就已经敲定了,总共只用300万美金就拿到了别捷列夫半导体厂49%的股权。

    在签字仪式上,李和的全部注意力被一个人的眼神吸引住了。那个人微垂着头,眼睛上挑,凝视着李和,仿佛想在几秒钟内记住每一个细节。

    他的眼神里透着抑郁,令李和感到浑身不自在。

    伊万诺夫要上前找那个人的麻烦,李和赶紧把他拦住了,不作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