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现在学乖了,没事连大门都不想出,偶尔还能享受巴芙拉的按摩和挠痒服务,有点小**。

    中国商务代表团到达莫斯科的时候,李和没有去迎接,只是象征性的开了一场欢迎的宴会,并且帮着包下了莫斯科酒店。

    刘卿大使说,“原则上是同意了共同出资组建一家政策性银行,在我们跟俄罗斯方面谈之前,你需要跟财政部的王一乾部长商量一下,关于出资比例,抵押条件,你们自己商定?!?br />
    “没有问题?!崩詈拖氩坏秸獯未硗诺墓娓窕嵴饷锤?,而且代表团的第一站居然是俄罗斯北方船厂,他有点意外。

    刘卿道,“财政部的人提出,在财政部提供的方案基础上讨论?你有意见没有?”

    李和点点头,表示认可,“这样双方都能节省时间?!?br />
    “那就好,方案我已经带过来了,你们自己看看?!?br />
    潘友林带领下的训练有素的财务和审计团队,给出了非常具体的意见。

    李和心里有了一定谱。

    会谈的地点安排在了莫斯科酒店的会议室。

    王一乾是个客气的老头子,穿的西装笔挺,他被刘卿领进来的时候,直夸李和道,“早就听说过你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br />
    “谢谢?!崩詈涂推娜米?。两方谈判的人马已经就绪,会议桌的两边分别坐着十来个人,一边是财政部的代表,一边是潘友林的团队。

    王一乾笑着道,“那么节省时间,我们具体还是要听听你的意见?!?br />
    “出资比例和出资额度,我们这边都没有多大的意见,但是我说出自己一点小小的请求,国有资产监管机构直接对合资企业履行出资人权利的模式,我是不认可的?!惫饰庋穹车牟棵?,李和是坚决不愿意打交道的。

    财政部的人都愣了愣,不知道李和说的这个问题算什么问题,王一乾笑着指着一个中年人道,“这是我们国资管理局的吴主任,有什么意见,你可以直接说嘛?!?br />
    吴主任道,“愿意洗耳恭听?!?br />
    李和摆摆手,严肃的道,“不,不,我的意思大家可能没理解。那么国资管理局既作为监管单位又作为出资单位,这种模式是有待商榷的,我的意思是如何避免在出资人和企业之间叠床架屋和拉长委托代理链条,本质上会造成权责不清。现在国内不是提倡企业市场化运作,政企分开吗?那么怎么样才能真正实现市场化运作,这是大家都要考虑的问题?!?br />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蓖跻磺灰晕?,“你也知道,这次的时间很紧张,既然你提出了这个问题,你心里肯定有自己的方案,你自己说吧?!?br />
    “我的意见是,由财政部下属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或者厂矿企业履行出资人权利,真正的政企分开?!?br />
    王一乾道,“那你这样说,要是真的合资成立了银行,以后咱们国资管理局说话就不算了?”

    李和笑着道,“咱们举个例子吧,中国银行是财政部所属的吧?那么比如,我是说比如,由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和我们通商银行共同组建一家银行,今后,财政部的的指令就主要通过中国银行这一平台来传达,通过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以“市场化“的方式往下层层传导?!?br />
    “透彻!”王一乾当场鼓掌,笑着道,“我做主,同意了!”

    他很高兴,这给了他很多的启发,通过一个简单的变通和结构改变,就能做到政企分开,明确了财政部自身的功能定位。而且这种方案这对财政部没有任何的损失,财政部去干企业的活,本来就有点丧失体统,由财政部下属的企业去干这种活,再好不过了!

    “谢谢?!比绻苑讲煌?,李和真没办法。

    “那么就有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共同出资吧,这几家银行一直都是有在做政策性的业务,让他们出资,更是实至名归了!”王一乾越想,越觉得这一步很妙。

    那么接下来的商谈,基本敲定了,四大行和通商银行共同出资4亿美金成立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四大行出资2.4亿美金占60%的股份,通商银行出资1.6亿美金占40%的股份。

    理论上是这样的,实际上这个钱都得李和出,因为政府缺外汇。

    但是财政部用什么做抵押呢?

    四大行不是股份制公司,没法做股权抵押。

    王一乾大手一挥,“我们用手里的交通银行和招商银行的股权做抵押?!?br />
    他说这话没底气,因为这两家全卖了,也不值2.4亿美金,何况还是区区那么点股权。

    “我同意?!崩詈妥柚沽俗偶狈炊缘呐擞蚜?,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两家股份制银行的价值。这两家都是国内最早的股份制银行,没有那么多束缚,发展的势头自然不用说。

    不过他也只能替这两家银行默哀,一不小心就被人给卖了,将来有可能还要帮着数钱。

    王一乾高兴的站起来,握着李和的手道,“如果人人都像李同志这样有担当,能这样不计利益得失支持我们的工作,那我们可就不用整天这样头疼了哦?!?br />
    李和笑着道,“以后希望王部长多多关照?!?br />
    “一定,一定?!蓖跻磺Φ淖於己喜簧狭?。

    财政部的效率很高,当天下午通过传真汇总了招商银行和通商银行的财务资料。潘友林等人开始了财务审计工作,可是怎么算都是赔本买卖,抵押物的价值覆盖不了借款的额度,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李先生,这样会不会太草率了?”

    李和笑着道,“我倒是盼着他们直接卖给我算了,随着内地经济的发展,银行金融业必将进入爆发期?!?br />
    潘友林道,“财政部在交通银行的股份只有12%,在招商银行只有23%,我想他们倒是真的盼着卖呢?!?br />
    “那你随便问问,如果他们真的愿意卖,省的抵押了,我直接给这2.4亿美金是了?!崩詈筒拼笃值乃档?。

    潘友林没接话,他要是真这么干了,他相信黄炳新一定会杀了他。

    财政部代表四大行和通商银行最终还是签了协议,组建了中国国际开发银行。

    而李和的钱也在第一时间全部到账了。四亿美金,令中国代表团欣喜若狂。

    他们用早就在国内准备好的方案开始与叶利钦政府举行了会谈,第一天并没有涉及到经济谈判,签订的协议是中俄在边境城市开通旅游项目。

    李和一直在旁边打酱油,时刻提醒中国代表团不要忘记了别捷列夫研究所。

    中国代表团的方案不是俄罗斯臆想中的贷款方案,主要是采购合同。

    中国代表团要向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贷款,然后买,买,买!

    俄罗斯政府当然高兴,你愿意买,我就愿意卖!

    然后双方就此展开了砍价。

    第一个签订的合同是中国开始进口俄罗斯的S300防空导弹,同时愿意为中国提供卢布贷款。

    谈判越往后,保密级别越高,李和是没资格参与了。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在中国代表团的帮助下,拿下了一家轮胎厂,一家模具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