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使作为主谈之后,阿克谢年科好像发挥的更加游刃有余了,他开始大谈中俄友谊的悠久历史,1949年苏联在世界上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在上世纪50年代对这个东方邻国提供了巨大援助。正是在那时,即上世纪中叶,奠定了与新中国的友好关系的坚实基础。

    又着重说明了俄罗斯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贡献和牺牲。

    “两国之间要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彼此照顾对方的利益,互利合作,两国在关系两国切身利益的关键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尽管存在着各种客观差异,但我们两国之间的契合点越来越多,两国关系也越走越近。规定的重点和优合作先发展方向,是由俄中关系发展的自然进程决定的,现阶段最重要的是促进双方在经济领域的务实合作?!?br />
    刘大使强调的双方着眼于未来而不是过去,对中国的贡献当然不能忽视,但是还有更重要的未来问题需要解决,他继续道,“在两国的共同努力下,中俄贸总额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已经突破50亿美金。一系列能源、交通、航空航天以及高新技术等领域的长期合作项目不断在启动,农业合作前景相当广阔。双方应该采取新的措施提高务实合作水平,扩大务实合作领域:推进财金领域紧密协作,包括在中俄贸易、投资和借贷中扩大中俄本币直接结算规模;加强宏观经济政策领域交流?!?br />
    李和听得头大,实在不懂外交里面的门门道道,只能听着这两个人会谈。但是稍微听出了一点门道,俄罗斯人的态度很明确,想跟我发展关系,只有用钱来说话。

    而刘大使的态度也不含糊,老子的人民币多的是,要扩大贸易规模,要借钱,干脆用中俄本币结算吧,咱都一点不嫌弃你卢布,你也别嫌弃我人民币了。

    给人民币?

    阿克谢年科同志肯定是不乐意的,他又开始了大谈特谈俄罗斯在国际货币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地位,说白了你人民币毛用没有,不要!

    刘大使因为还没有得到国内的准确回复,只能打太极推回去,瞎扯了一圈,也没有谈出什么实质性的结果。

    当然,按照惯例和套路,这场会谈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结束,然后两个人都相信此次会谈必将结出丰硕的成果!

    这种没有头绪的谈判,在外交谈判中多的是,在场的人并没有在意。如果遇到意大利这样政府更迭频繁的,一旦改组,整个谈判可能又要从头来过,这才叫头疼。

    李和陪同刘大使把阿克谢年科一行人送到了楼下,一一握手告别。

    刘卿和刘保用等人也走了,他们都急着回大使馆等国内的消息。

    李和肩膀感到隐隐又有点痛了。

    潘松赶紧的扶着他回了病房,重新躺下了。

    李和问,“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出院?”

    潘松道,“反正目前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好好休息?!?br />
    “你不想着回去了?”

    潘松道,“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不着急这一会?!?br />
    “我保证在夏季能回去?!蓖饷嬗心训玫难艄?,从窗帘里漏了进来,李和笑着道,“窗帘拉开吧?!?br />
    巴芙拉敲敲门,得到李和许可后,进了来,双手交叉在一起,低着头,好半会才犹豫着道,“李先生,我决定回明斯克?!?br />
    潘松听不懂英语,把门带上,出去了。

    李和道,“很好,你去找江保健先生吧,他会给你全程做好安排,祝你一路顺风?!?br />
    江保健在前年毕业的,按理说,他是鄂北红星化学研究所委派出来的,应该回国服从分配的??墒抢詈驼髑罅怂囊饧?,把他留在了身边。

    江保健自己也是不愿意回去的,这些年他帮着潘松等人跑来跑去,口袋富裕了,眼界也开阔了,对于再回单位熬日子,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了。

    红星化学研究所自然有刘保用等人帮着说项,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人家放弃了铁饭碗,李和自然要保他前程,所以目前很多的工作都是江保健在做。

    “谢谢?!卑蛙嚼鹜芳詈驮谥迕?,问,“你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身上有点发痒?!崩詈秃蟊秤械阊?,手明明挠不着还在卖力的挠。

    “我帮你?”

    “ok?!崩詈兔挥芯芫?,自觉地撩起了后背的衣服。

    巴芙拉指甲很长,用力很小,指头在像舞蹈员般在不同范围做出不同的舞步,有时轻搔、有时急挑、手指不时慢慢的拉刮或抚揉。李和喜欢轻轻的这种,手臂啊背啊,跟羽毛划过身体一样舒爽。

    手触及到了李和的腰身,不断地用手轻轻地来回打转。李和极为敏感,这一下一下袭来的酸痒,慢慢地由大腿一直扩散上到小腹,令小腹周边部位也酸溜溜的,好不难受,两边盘骨更酥软得像快要溶化。

    这种痒虽不致令他发笑,但那滋味却令他很予盾,这种痒既舒服又难受,想叫停但心又想继续。

    李和看着她那似笑非笑的妩媚眼神,心防失受,要不是肩膀痛,他非给直接扑倒不可。

    “算了吧?!崩詈统腥衔薷O?。

    莫斯科的太阳一连出来了好一个星期,春天来了。

    外面的冰雪开始慢慢融化。

    李和的伤口好的也差不多了,换了最后一次药后,他坚决的要求出院了,在这里呆着真的要发霉了。

    再说,他心切的要去报仇。

    丁世平开车,一行人到莫斯科城外的一间木屋里。

    屋里地上到处是衣服和杂物。四个人被吊在房梁上,身上只留了一条短裤,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刀口。

    李和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当兵的高个子。

    他点了一根烟,笑问,“还认得我吗?”

    江保健翻译给四个人听。

    四个人露出了惊恐,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了,他们前几天才这个中国人身上发了一笔大洋财,哪里能这么容易忘。

    他们想不到中国人会这么有钱,尝过这次甜头之后,一连对着好几个中国人下手了,他们没有失算,收获颇丰。

    正准备大发横财的时候,他们就被人绑到了这里,十几个人破门而入,根本没有给他们反抗的机会。

    李和接过来丁世平的手枪,砰砰砰砰,朝四个人的脚踝射过去。

    传来一声尖叫。

    “抱歉,准头不好?!崩詈蜕渲辛艘桓霭鲎拥拇笸?,这种枪的后坐力很强,瞄准自然难,“搬把椅子给我?!?br />
    他看着大汗淋漓的四个人,显然没有对话的兴趣,语言不同,废话多了没意义。

    他坐在椅子上,眯缝着眼,继续朝着四个人的脚上射去,这次运气不错,射中了两个人的大腿。

    江保健道,“他们要认错?!?br />
    “认错?”李和不屑的又开了一枪。

    他始终不敢杀人。

    但是他看见了他们眼神中的阴狠,这种人是不能再留的了,留着了也是祸害。

    潘松看出了李和的犹豫,“让老丁动手吧?!?br />
    “不用。雅库宁局长怎么说?”

    潘松笑着道,“外面有两个警员等着帮收拾呢?!?br />
    “你们都不要动手,让这两个警察动手吧?!崩詈椭站坎皇遣腥痰娜?,他道,“都有老婆孩子的,不用背这种腌臜事?!?br />
    丁世平想说话,被潘松阻止了。

    江保健喊了两个警察进来。

    李和出了屋,听见了七八声枪响。

    不一会儿,出屋里抬出来了四具死体。

    李和不忍心看,只是问兰世芳,“解决了?“

    兰世芳道,”我亲手检查的,死的透透的?!?br />
    ”走吧?!袄詈椭沼诔こ隽艘豢谄?。

    他终于结了心里的疙瘩,这阶段一直没怎么睡过安稳觉,心里一直都是气的牙痒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