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李先生,我会认真考虑的?!闭饬礁鎏跫己苡杖?,巴芙拉面对两难的选择。

    李和道,“不着急,在我离开莫斯科之前考虑清楚就可以了。我先睡一觉?!?br />
    说完他又继续躺下了。

    潘松冲旁边的人摆摆手,所有人都出了病房,并且关上了门。

    巴芙拉也出了门,她一边走路一边考虑,不知不觉中撞到了一个人,她吓了一跳。

    她抬头一看,是她的老乡伊万诺夫。

    “你好,伊万诺夫先生,李先生在睡觉?!?br />
    伊万诺夫看了一眼病房门口,转头去了医院的大门口抽烟,汇报事情并不急于一时。

    巴芙拉鬼使神差的跟在了他的后面,一起站在医院的门廊门口。

    一阵冬季寒风将干枯的落叶吹到门廊里,她被寒风吹得直咳嗽。那一排排的树木显得疲惫和骨瘦如柴。

    “伊万诺夫先生?”她忍不住开口了。

    伊万诺夫抬了一下头,“有事?”

    “听说你参加过军队?还是一个伟大的英雄?!?br />
    “苏联从阿富汗撤军,我活着回来了?!币镣蚺捣蛎挥兴亢恋娜儆?,反而有点愤懑,“我认为所有到过阿富汗的人都是英雄,可是当我回到祖国的时候,祖国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国家,这个国家鄙视我们!军队被瓦解,军人被抹黑,被谩骂,说我们是杀人者!我们从祖国保卫者变成了杀人者,真的是个笑话!所有的事情都强加在我们身上:不管是阿富汗,还是维尔纽斯和巴库。军官的薪水只够买几个大饼,真是个讽刺。飞行员天天都是无所事事,狂饮伏特加。一位战友刚刚前几天开枪自杀了。不少人离开军队,能去哪儿就去哪儿。他们现在好像什么生意都做,从破旧的运动鞋都直升机...别笑,这是真事?!?br />
    “抱歉,伊万诺夫先生?!?br />
    “哦,有什么呢,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有两个孩子,还有一只狗,一只猫,我现在跟着李先生,过得很好?!?br />
    “你会回乡的是吧?”巴芙拉继续问道。

    伊万诺夫点点头,“是的,我的家人已经送回了白俄罗斯。没人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这里已经变得不再安全,没有商品,没有食物,所有人都穷凶极恶。你知道的,我以前在远东,我家里有一块园子,每逢春天,下雨的时候,都可能从园子里挖出骨头,这片土地上到处是人的骨头,都是那些被称之为劳改营的逃犯、间谍、卖国贼的,就像石头一样,甚至抓一把黑土,翻弄一下就有,所以,我不会留在这里?!?br />
    “那么我有一个难题,你可以给我一个建议吗?”巴芙拉小心翼翼的问道。

    “说吧?!?br />
    巴芙拉把李和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问,“如果我也回去,你会帮助我的是吧?”

    “那么,我的建议是,你最好按照李先生的意思办?!币镣蚺捣蛎蟹熳叛鄱运?,“这对你来说是个机会,不是吗?”

    “机会?”巴芙拉不是太懂。

    伊万诺夫笑笑,“可怜的姑娘,不要装傻了,你的青春不可能永驻?!?br />
    踩灭了烟蒂,转身出了医院,不再说话。

    只留下巴芙拉一个人发呆。

    李和一睡觉醒,潘松敲门进来了,“刘大使打电话来说,俄罗斯副总理下午过来?!?br />
    他在这里待的久了,对这里的官员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敬意。

    “到医院的会议室吧?!崩詈兔闱磕苷酒鹄戳?。

    在潘松的帮助下,他把西装、衬衫、皮鞋、领带都穿戴整齐了。

    会议室里的暖气开的很足,他抱着茶壶坐等。

    他站在窗口看,十几张车子进了医院,先行到达的安保人员强行把医院门口的人全部驱赶了,包括伊万诺夫等人。伊万诺夫等人自然不乐意,已经跟安保人员对立上了,双方剑拔弩张。

    安保已经拔枪枪了。

    “下去,下去?!崩詈鸵丫苏牖坏纳锨顾ǖ纳?,他赶紧让潘松下去阻止,没一个让人省心的,跟政府作对简直是作死哦!

    哪怕俄罗斯政府目前再差劲!

    不过伊万诺夫等人还知道轻重,并没有拔枪。

    潘松还没下楼,丁世平已经率先出去了,他劈头盖脸的朝伊万诺夫等人骂过去,伊万诺夫等人再心不甘情不愿的后退了。

    李和悬着的心放下了。

    他看见后面一拨车队进来了,在刘大使的带领下进了医院的大楼里。

    李和把其他人都赶走了,只留下江保健、潘友林等人在身边。

    最后整理好自己的仪且仪容,一起站在会议室门口迎接,千万不能拿总理不当干部!

    他李老二是看碟下菜!

    俄罗斯男人的长相很有特色,年轻时标准白种人,但是到了中老年,大部分都是身材比例中头占了很大,面部特征和蒙古人、甚至中国人非常接近,和欧洲白人差距很大。

    最典型的就是勃列日涅夫,叶利钦,朱可夫,铁木辛哥这些人,

    这些特征在第一副总理阿克谢年科、安全委员会主席斯捷帕申两个人身上表现的也很明显,至于旁边的警察局长,李和自动忽略了,只是在刘大使的介绍下,象征性的握了握手。

    阿克谢年科坐下后先是对李和的遭遇表示了同情,至于抱歉的话,李和是没听出来,也许是因为翻译的问题。

    当然,副总理也表示,将努力改善莫斯科的投资环境,为李大财主的投资提供保障。

    李和对俄罗斯的民主和普世之光表达了敬意!他很坚定的认为有民主**护体,俄罗斯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选票能管饱,俄罗斯的民众一定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接下来副总理不愿意说废话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我认为我们有必要通过一些合作,增加我们之间的友谊。愿同通商银行保持交往,加强在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合作?!?br />
    “谢谢,我们也乐意之至?!闭饣醢颜胰私枨档恼饷垂诿崽没?,李和反而不知道接话了,向刘大使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刘大使笑着道,“双方要进一步扩大合作,特别是能源、制造业、军事等领域加强合作。推动两国关系全面深入发展。中方愿为俄罗斯的稳定与发展继续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br />
    李和终于听出了味道。

    两个人已经在就拿什么行业领域做利益交换展开了意见。

    俄政府想拿不怎么在意的农业和基础设施换出贷款。

    而刘大使并没有否定,只是特意强调能源、制造业、军事等领域的利益交换,那些不值钱的东西,真心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