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联邦的总统制是在1991年3月17日经过全民公决后确立的,当年进行的选举,叶利钦轻轻松松以57%击败俄共的雷日科夫,但是相应的也欠了一屁股的债务,地球人都知道,选举有多费钱!

    现在不管是叶利钦政府,还是叶利钦本人,穷的要当裤子了,非要形容的话,一个字“穷”,两个字“没钱”,三个字“真没钱”!

    另一方面,虽然戈地图已经被叶利钦玩废了,可是最高苏维?;乖诩绦俗?,还是存在反对派,总是和以叶利钦为首的掌握着国家最高立执行权力的民主派与各种反对派占据多数的国家最高立法权力机关——俄罗斯人民代表大会唱反调,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出现尖锐对立,形成了“双重政权”局面。

    总之,俄罗斯是各种乱,叶利钦要想平息国内局势,没钱可不行。

    来钱的地方统共就那么几处,第一条就是卖企业、卖石油天然气资源,当然这项工作正在做的如火如荼,便宜了别列佐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这样的经济寡头。

    这些经济寡头的创业路子大多始于1980年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暴富们的第一桶金的来历也五花八门。

    他们跟叶利钦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叶利钦缺钱缺的也是没谁了,克里姆林宫和其它官邸的装修款,都想辙从里面捞一笔,下台后,一大堆的人指控叶利钦本人、及其亲信和他女儿的贪腐丑闻,大多跟这些脱不了干系。

    不过还是普京够意思,作为回报,把他给罩着了,让他安度了晚年。

    应对财政?;牡诙霭旆ㄊ瞧疵姆⑿行禄醣液凸?,卢波贬值的速度,也可预期。

    第三条是想办法借外汇了,毕竟卢布越来越不值钱,国际社会不是傻子啊,没人认,本国人民的生活必需品必须进口??!再不改善本国人民需求,真的会造反的!

    西方需要叶利钦,毕竟把一家几万人的工厂以亏损理由贱卖到几百万美元的天使并不好找。为了面子上过得去,也会给个叶利钦三瓜两枣,可也是杯水车薪。

    刘大使道,“我们的得到的消息是,叶利钦可能会在6月访问美国,然后再去法国,7月份也会参加慕尼黑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我们的预估是俄罗斯政府目前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很难再维持下去?!?br />
    “估计离访华、访RB、访韩国不远了?!币独湛隙ㄔ谖鞣侥貌涣硕嗌偾?,继而一定会在亚洲寻求帮助。叶利钦自然要想辙卖技术,卖设备,李和记得中俄合作建设的田湾核电站就是在1992年年底达成的。

    刘大使笑着点点头,“自然的,叶利钦政府已经跟很多国家的银行和大企业接触了,目前达成的估计是没有几个?!?br />
    李和笑问,“那你们认为,这钱我们是借还是不借?”

    刘大使和袁明等人对视一眼道,“这钱借不借你自己说了算,我们哪里能替你做决定?!?br />
    “我的意思是咱们一起借?!崩詈突故窍氚颜笤谝黄?,组成银团贷款。

    银团贷款是指由两家或两家以上银行基于相同贷款条件,依据同一贷款协议,按约定时间和比例,通过代理行向借款人提供的本外币贷款或授信业务。

    组成银团贷款的好处有很多,比如分散贷款风险。李和想组成银团的贷款原因很简单,如果组成银团贷款,不管是现在跟叶利钦谈条件还是将来讨债,都方便的多,毕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要是真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很难有什么谈判优势。

    刘保用道,“政府现在也困难,哪里有多余的钱借给俄罗斯?!?br />
    “国内有没有兴趣组建一个新的政策性的银行?”

    目前国内还是没有一家政策性的银行,现在国家的政策性业务主要是委托给的工、农、建、中这四大行。

    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银行都还没有影子呢,至于中金公司、中央汇金公司,中投公司就更别提了,还不知道亲妈在哪呢。

    就连工行、交行、招行这些商业性银行都是八十年代新建的。

    李和补充道,“是合资还是独资,你们说了算,如果是合资,资本金我来补充,如果你们要求独资,我借给你们,就用咱们目前的合资企业的股份做担保?!?br />
    他有这个想法主要还是参照了后来的中金公司,作为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它的第二大股东是摩根士丹利。

    刘保用愣了愣道,“你的野心可够大的!”

    虽然他不懂金融,不懂财政,可是他懂的,中国政府借款给俄罗斯和李和借款给俄罗斯,完全是不同的意义和概念!

    李和笑着道,“你别以为我不看国内来的报纸,小平同志不是刚刚南巡吗,他老人家都说了,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

    刘大使道,“我帮你汇报一下吧,会尽快给您通知,你这边该怎么谈就怎么谈!”

    他说的淡然,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激动,如果由中国政府借款给俄罗斯,这算不算外交上的突破。

    “那我能你们消息?!崩詈图瞧炔患按牡囊?,就不再留了,一一握手告别。

    他还是有点得意的,这一步想的还是不错的。

    中午的时候,李和坚决不再喝稀粥,没肉吃下去饭!真是没比他嘴巴还叼的了。

    丁世平抵不过,借用了医院的厨房,亲自给炖了一锅香喷喷的鹿肉。在俄罗斯,鹿肉并不稀奇,许多市场都有提供,特别是往北部极端寒冷地区,都有驯鹿的传统,吃鹿肉的很多,甚至都有生吃的习惯。

    当然,俄罗斯的野味可不止鹿肉这一项,包括熊肉饼、麋鹿排、烤鹿肉、野猪肉等,都是应有尽有,归功于俄罗斯的领土的广阔,这些东西真心不缺,李和来的这两年,没有亏待自己的嘴巴。

    巴芙拉站在病房的门口,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看的李和好笑,“进来吧,午饭吃了没有?”

    巴芙拉点点头,“是的。你的伤口已经好了?”

    “差不多了?!崩詈椭缸糯脖叩囊巫拥?,“你坐在那里吧,你东西都收拾好了?”

    “只带了几件衣服,应该可以了?!彼掷镏涣嗔艘桓鲂“?。

    李和道,“你去美国我会给你20万美金?!?br />
    “谢谢?!卑蛙嚼挥芯芫?,欣喜已经挂在了脸上,她已经见识到了李和的阔气和实力,她救了这个人,这个人的命自然值得20万美金!

    李和话锋一转,道,“但是你要知道,这笔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能再美国维持多久呢?我在美国没有产业,并帮不了你多大忙。我再给你一个选择,我在白俄罗斯,也就是你的故乡,有一个泥煤矿,如果你愿意去那里,我会把那个泥煤矿交给你经营。而且,将来你的老乡伊万诺夫先生也会在那里,他会为你提供任何帮助?!?br />
    白俄罗斯石油、天然气资源匮乏,但是由于沼泽地比较多,因此有了丰富的泥煤资源,几乎可以说是遍地都是。

    这是一种经过几千年所形成的天然沼泽地产物,是煤化程度最低的煤,同时也是煤最原始的状态,既是栽培基质,又是良好的土壤调解剂,并含有很高的有机质,腐殖酸及营养成份。

    这份泥煤矿他本来并没有在意,因为这是他收购一家机械配件厂的所属资源,而这家厂子已经被他搬空了。

    他虽然不在乎收购的这些地块,可是也不能浪费不是,所以他准备等他离开俄罗斯的时候,把遍布独联体和东欧的土地、农场、啤酒厂和空旷厂房交给他手里的这些外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