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都是沉默寡言的伊万诺夫却是难得开口了,“你是乌克兰人?”

    巴芙拉紧张的看了看伊万诺夫,又看了看李和,才坚定的道,“不,我来自白俄罗斯?!?br />
    “这口音都能听出来?”李和听着江保健的翻译,感觉很好奇,在他听来俄语差不多都是一个口音,哪里能分得清楚哪里人。

    江保健道,“白俄罗斯人虽然有自己的语言,可是私下里都是通用俄语,但是还是跟俄罗斯这边的语言有差别,名词称呼、动词不定式,颤音发硬音,跟乌克兰是差不多的。这种差别比咱国内的口音方言还好识别?!?br />
    ”哦?!崩詈拖胂?,大概是新加坡英语和印度英语、美国英语的差别。

    伊万诺夫**的道,“那你不应该再留在这里,到处是仇杀,战争要爆发了!你应该尽快避开这里,俄罗斯人不再欢迎白俄罗斯人?!?br />
    “我要挣够钱,我要去美国!”巴芙拉也非常的紧张,住在她附近的格鲁吉亚人,阿塞拜疆人,早就卖了房子回了老家。

    莫斯科的火车站到处是人,有逃出这里的,有从外乡逃过来的,都是拖家带口,老人、孩子很多。

    整个莫斯科就像一个巨大的火车站,又像一个大篷车队。

    街面上的卡车都是武器,分发武器跟发面包一样,所有人手里都有武器,他们挑逗嘲弄曾经的同胞,现在的外国人。

    大家每天都在关注,什么地方在开炮,什么地方爆炸。

    那种尖叫、哭喊,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

    一帮没穿军装的武装人员,拿着冲锋枪追赶像她这样的外国人,抢夺他们的食品和财产。

    她一直生活在俄罗斯,了解他们的习惯、语言,她爱他们,可是这些人突然没有了人性,枪口怎么可以对准她呢?

    之前所有的人都是苏联人,大家相亲相爱,团结在一起,现在却分成了格鲁吉亚人、阿塞拜疆人、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

    甚至学校都乱套了,他们敢拿枪杀死自己的老师,因为他是格鲁吉亚人,考试还敢给他们不及格。

    她想逃离这里,可是她却没有地方去。她的父母已经不在,老家没有亲戚,她回乡已经没了意义。

    她爱看电影,只爱看西方的电影,因为西方的电影不会让她想起现在的生活,在那里可以随心所欲的遐想。

    李和沉默了一下,“跟我走吧,我送你去美国?!?br />
    他理解这个女人的选择,美国梦还是让许多人向往的。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钱人!

    巴芙拉不做多大的犹豫,就同意跟着李和走,这个男人以送她去美国作为救命的报酬,这再好不过了。

    李和却是感受到了美国强大的价值观宣传,相比于国内的战五渣水平,简直是天差地别。

    甚至一些美国公司的软文广告都比中国强,比如牛哄哄的苹果,为了表现自己的安全性能和**?;?,居然能让美国FBI友情出演。

    FBI说,我们得到了一个恐怖分子的手机,你帮我解锁吧。

    而苹果公司则以用户个人信息安全为由,死活也不愿意。

    然后全世界惊叹!

    这个果然是个伟大的公司!都没想到这斯诺登事件还没过去多长时间呢。

    只有华强北表示不服,拿过来,三十分钟解不了锁,我死给你看!

    所以有时李和就钦佩美国人这一点,他们的宣传实力很牛掰!不管什么类型的片子,自由女神像、星条旗、曼哈顿街道都是时常出现的镜头。

    外国人能把美国人、美国梦、美国政府、美**方、美国公司,区分的很开,我讨厌美国政府,但是我喜欢美国梦,这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是他们对待中国人的态度就不一样了,中国人基本上跟中国政府是属于一个整体,中国人都是克隆人,一个模子出来的,都属于被洗脑、失去自由、贫困不堪的可怜虫。

    最简单的例子,拿越南、日苯这些国家来说,美国人给了他们那么大的伤害,还都奋不顾身的向美国献身。中国呢,还没怎么他们,还算受害方呢,都被他们恨得不得了。

    虽然也跟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强有关系,但是孙子兵法有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文宣工作太重要了!

    兰世芳拆下了门板,又在上面加了一床被子,李和躺在了上面后,又在李和身上加盖了一床。

    “走吧?!崩詈吞珊煤蟪灏蛙嚼泻?。

    “我要把我的马送给别人照顾之后,才能去找你们?!卑蛙嚼岵坏盟瞧ヂ?。

    江保健把医院和酒店的地址都给了巴芙拉,同是又询问了一遍李和出事的位置和详细细节,这仇肯定要报的。

    众人按照原路返回,把李和抬上了汽车。

    莫斯科国立医院,作为为数不多还在正常运转的医疗机构之一,李和的车队一到,第一时间就做好了安排。

    李和住进了最好的病房,由最好的医生亲自给他治疗,甚至护士都是医院里最漂亮的。

    李和的肩膀因为是贯通伤口,子弹早已不在体内,可是存在明显的外出血和内出血,附带着肌肉烧伤,还是需要好好的治疗。

    医生认真的进行了伤口的清理和换药,充分清除伤口内异物和坏死组织,排除脓液,重新做了缝合。

    伤口处理完以后,李和没有多余力气再说话了,但是还是叮嘱潘松道,“先给我弄点吃的?!?br />
    只想先吃点东西,再好好睡一觉。

    潘松道,“吃点粥吧,马上就端过来了?!?br />
    话刚落,两个护士就推着餐车过来了。

    李和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了起来,勺子扔到了一遍,直接端起碗喝了,不过这真的是有史以来喝的最香的粥了,因为真的是饿的要发疯了。

    “快点,拿根烟给我?!崩瞎婢亓?,饭后一根烟。

    潘松犹豫,“医生说烟酒都不能碰?!?br />
    最终还是敌不过李和直勾勾的眼神,递了一根烟过去,顺便帮着点着了。

    护士想阻止,可是知道这帮人财粗势大,也不好说什么,推了餐车出了病房,带上了门。

    李和重重的吐了一个烟圈,顺便想把所有的霉气和浊气给吐出来。

    “人找到没有?”

    他现在很关心这个问题,他要赶紧找到那四个王八蛋!居然敢开枪!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窝囊!他一定要碾死这帮子王八蛋!

    丁世平道,“你出事的地方我去看过,那边的势力我已经让马蒂奇和伊万诺夫去打听了,过几天应该会有结果?!?br />
    现在在莫斯科人命比狗还贱,这几个人渣差点害他犯下大错。他一点也不介意去枪杀了那几个人渣,他不是没有杀过人!

    “我的手表不是名表,不值钱,当二手的也卖不出去,这几个人应该会戴在身上,注意点盯着?;褂衅渲幸桓龈吒鲎佣湎麓褂幸桓隽馨徒?,长长的,很容易认?!闭饧父鋈嘶苫?,李和都不会忘记!

    潘松等人应了好后,李和就挥手让他们出去了,他现在想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刘保用等人,大使馆的人都来了。

    甚至还有一些在莫斯科的倒爷。直到李和消失后,这些人都才意识到,或者说真正意识到李和的重要性。不管是通商银行还是达美银行的业务,因为李和的关系,都已经停摆了。

    没有人再能从通商银行借到钱了。

    目前主持莫斯科通商银行事务的是潘友林,在情况不明之前,他实行了保守策略,先做了业务收缩。

    所以李和的平安归来,对这些国内来的倒爷来说,简直是喜从天降!

    他们也不知道李和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然后又这么成功,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一个人取得成功必定有他的理由,比如运气好。

    总之巴结着是没错的,因此病房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来探病,李和应付的口干舌燥。

    刘保用笑着道,“我来做这个恶人吧?!?br />
    他在医院的走廊里把所有人都给堵住了,大声喊道,“各位的心意,李和同志已经心领了,只是医生有交代,需要静养,大家体谅一下?!?br />
    “咱们礼物总要放下吧?!庇腥瞬宦醣S玫淖枥?。

    “对的,对的,我们进去招呼一下就出来,绝对不打扰?!?br />
    “不能白跑一趟吧?!?br />
    “...”

    大家七嘴八舌。

    潘松出来道,“谢谢大家了,大家的礼物,我带李老板先收了,大家先留个名片,等他出院了,他必定宴请大家?!?br />
    大家本来是来巴结的,不好撕破脸,见潘松执意如此,只能悻悻得留了名片或者纸条,然后齐刷刷的走人。

    人走完后,刘保用等人才松了一口气。

    驻莫斯科的刘大使对李和道,“下午莫斯科的警察局长雅库宁和安全委员会主席斯捷帕申、第一副总理阿克谢年科都会过来,这个是必须要见的了?!?br />
    李和不解的道,“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啊,怎么会来看我?”

    袁明回道,“你当人家真是吃白饭的不成,你们的动静可不小哦?!?br />
    潘松不好意思地道,“李哥,这次为了找你,我们基本上动了所有的力量?!?br />
    为了在莫斯科打听李和的消息,一言不合要会擦枪走火,跟地痞流氓火拼,光伊万诺夫一个人头上就背了五六条人命,莫斯科一时间风声鹤唳。

    潘友林在旁边道,“叶利钦政府可能会找通商银行和达美银行借钱,阿克谢年科和叶戈尔·盖达尔都向我表达过这个意思?!?br />
    “借钱?”

    李和乐了,就怕他们不借!

    想当年,西方为了向大清朝推销他们的贷款业务都是急的要动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