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芙拉说,“我家里没有电话,你知道,如果你真的需要通知人,我需要去电话亭?!?br />
    “那么你可以去帮我打一下电话吗?让我的朋友来借我,我需要立刻去医院,我的伤口需要立刻处理?!崩詈筒恢勒飧雠⒆忧畛墒裁囱?,连个消炎药都买不上。

    当然,对这救命恩人,他不是抱怨,人家能把拉回来,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否则他只能活活的冻死。

    “好吧?!迸⒆哟庸褡永镎伊艘恢П屎鸵桓霰咀?。

    “这是个卫星电话号码,直接拨号就可以了?!闭馐抢詈屠吹饺ツ瓴虐斓暮J挛佬堑缁?,每月的租金就要960美金,每分钟的通话费是14美分,在莫斯科除了极个别的富豪和记者,真没几个人用。

    后来中国人把通讯卫星做成了白菜价,一分钟一块钱。

    女孩子撕下来电话纸,攥在手里立马就出门了。

    外面传来马的嘶鸣声,李和扶着门框出去一看,女孩子已经骑着马跑出了老远,他一直没注意,原来屋子的隔壁是个马棚。

    巴芙拉在靠近市中心的一个电话亭前停下了马,然后塞入了硬币,拨通了纸条上的那个号码。

    莫斯科的酒店里,人人嘴角都是冒火。

    潘松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已经过去了三天了!

    他手底下的六百多号人已经找遍了莫斯科的大街小巷,就差没有挨家挨户搜查了!

    丁世平更是要撞墙,因为人是在他手里丢的,他难辞其咎,他这一天又吃不下去饭,只是紧张的喝了两口酒。

    他一拳一拳的砸在桌子上,桌子蹦蹦响,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刘保用叹口气道,“这边的刘大使已经跟叶利钦政府交涉了,我们马上可以再继续扩大范围。大家想想,咱们出动了这么多的人力,连警察都去了,还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说句难听话,要是真的出了意外了,总归有个尸体吧?现在既然找不到尸体,那说明人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能找的到,大家不要灰心?!?br />
    李和对他们太重要了,自从李和消失后,他们的所有的工作基本都停顿了!

    他几乎每隔几个小时都要接到国内的询问电话,询问人的级别要越来越高了!

    潘松道,“让你们费心了。实在不行,我们再继续扩大搜索范围?!?br />
    江保健突然从楼上冲下来,大喊道,“李先生的卫星电话响了?!?br />
    “拿过来?!迸怂梢徽蠼粽?,他害怕是李和家里人打过来的,要真是这样,他都不知道怎么样交代。他紧张的接了电话,“喂?!?br />
    回应的却是一阵急促的俄语。

    他把电话给了江保健,“你接?!?br />
    他不知道是该送气还是继续叹气。

    “喂?!苯=⊥蝗患ざ牡?,“什么有人在你那里受了枪伤?叫李?”

    他朝大厅喊道,“可能是李先生的消息?!?br />
    潘松腾地一下站起身道,“不管是谁的电话,立刻告诉他在原地等待!我们立马过去!”

    “好的,好的,麻烦你在原地等待,我们立马过去,立马就过去。谢谢!谢谢!”江保健一连说了好几个谢谢!

    丁世平急忙道,“怎么样?”

    江保健一连串的俄语,他是一个听不懂,只知道找到了李和。

    江保健道,“李先生受了枪伤!”

    “什么!”

    “人怎么样!”

    “快说??!”

    所有人都震惊了!见江保健还在吞吞吐吐,恨不得上去揍一顿。

    “伤口已经发炎,不过无生命大碍?!苯=〖蠹一⑹禹耥?,终于一股脑说完了。

    “你他娘的一口气说完会死啊?!迸怂烧獯沃沼谒闪艘豢谄?,李和对他们这些人太重要了!

    首先一条,如果没有李和,他们这些人将再无着落,好像苍蝇没了方向。

    丁世平道,“在什么地方,赶紧去接人啊?!?br />
    “铁木耳,赶紧给莫斯科国立医院打电话,备好医生床位,一旦找到李老板,立马处理伤口?!迸怂闪⒙矸⒉剂嗣?,朝大厅里的人喊道,“赶紧开车,卡尔波夫河方向,开越野车?!?br />
    丁世平开车带头,二十多张车在莫斯科大街上一字型排开,要不是因为路面积雪湿滑,他们能把车开飞了。

    出了郊区,人无车少,大家更加放开了速度!

    天知道,他们心里有多着急!

    “丁哥,应该是那个女孩子!”江保健指着电话亭旁边一个牵马的女孩子道。

    巴芙拉已经在电话亭等了半小时了。

    突然见一个车队由远及近,突然在她面前来了一个急刹车,把她吓了一跳,本能性的就要上马跑路。

    “巴芙拉小姐!”江保健急忙打开车门喊道。

    “你们是谁?”巴芙拉骑在马上,做着蓄势状态,一旦不对头,就可以往树林里跑,这样这帮人开车就追不上了。

    江保健道,“你不要误会,是你给我们打的电话吗?我们是来接我们老板回去的,你说他受伤了?”

    “你们跟我来!”巴芙拉骑马跑在前面。

    “跟上?!苯=⌒老驳母∈榔降?,“找到了?!?br />
    大家的车子跟着女孩子后面,不一会儿就从大道拐到了一条乡间小道。

    太阳落山,温度又降下去了,乡间小道的的积雪依然很深,看不清道路,车子已经没法再开了,潘松一挥手,所有人都下了车。

    巴芙拉亲眼看见有人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拿出了枪,她心里有点打鼓,不清楚这些到底是些什么人,这里有中国人,有说俄语的,有说乌克兰语的,口音很杂。不过形势已经如此,她还是要继续带路

    一步一个雪坑,大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李和坐在木屋的门口,捂着肩膀,偶尔一阵的撕痛,还是让他难以承受!

    他此时只想骂自己蠢!

    他堂堂的世界土豪!

    居然被几个蟊贼给欺侮了!

    如果真的死翘翘,他该有多不甘心??!

    “李哥?!?br />
    “李老板?!?br />
    “李先生?!?br />
    一声喊叫,把李和惊醒了,他抬头看,远处来了一大帮子的人,打头的是潘松和丁世平。

    潘松三步并作一步,急忙到李和跟前,“李哥,你没事吧?!?br />
    李和咧嘴道,“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

    “对不起,李老板?!倍∈榔窖奂?,已经看见了李和袄子上的洞,很明显的是枪械造成的。

    “不怪你?!崩詈妥约鹤魉腊樟?。

    大家又互相聊了几句,看到巴芙拉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潘松等人慌忙上前对巴芙拉表示感谢。麻烦就在于语言不通,要不然对于这样的救命之人,他肯定要掏心掏肺,千恩万谢,好话一箩筐。

    潘松道,“李哥,医院已经安排好了,我背你走吧,这段路没法开车?!?br />
    兰世芳在一旁道,“背着很容易牵动伤口,找几根木头,绑个担架?!?br />
    他径直拿起了地上的柴刀,要门屋里的门给拆了。

    巴芙拉立马就拦了上去,张开手,大声的斥责。

    江保健道,”我们会补偿给你?!?br />
    潘松直接的很,从口袋里掏出了花花绿绿的票子,也没数,直接塞进了巴芙拉的手里。

    巴芙拉愣了愣,不再阻拦。

    她问李和,”你是谁?“

    她已经被这种场面震撼到了,不管是说话的口气,还是做事的行为,这些人明显很有实力。

    李和自以为幽默的道,”我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你是中国人的大官?“巴芙拉不懂这种幽默。

    李和摇摇头,”我是做生意的,谢谢你救了我。你跟我们一起走吧?!?br />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走?“

    李和道,”因为你救了我,我要报答你?!?br />
    他说的是真心的,救命之恩无论如何是要报,只是隔阂于文化差异,或者语言差异,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只能说的这么直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