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只记得他在门口抽烟,好好的抽着烟呢,怎么会躺在这里?

    怎么会浑身酸痛?

    他是在酒店门口抽烟的。

    捂着脑袋想,半天也没有想明白,越想反而脑袋越痛。好像做了一个剧情特完整还有逻辑的梦,醒来就是记不起一些情节,绞尽脑汁也不行,好像脑子被掏空

    门开了,外面的光线透了进来。

    他眯缝着眼,从睫毛往下看,是个高挑、挺拔、苗条的女孩子,像水杉一样,臀部很短,叉开的腿很长,就像圆规一样修长。栗色的头发透着魔幻般的诱惑,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深邃得像一湖清水。

    李和可以肯定,这个不是中国人,这是宾馆的特殊服务?

    可是他明明没有点??!

    女孩子朝她走过去,看起来像个搞文艺的,破旧的牛仔裤都磨的新一块,旧一块,上身套了一件灰色的袄子。

    李和勉强撑起身子,抬起头,问,“你是谁?我在哪里?”

    “你得罪了谁?外面有很多人在找你,还开出了十万的赏金?!迸⒆涌诹?,他见李和似乎不懂俄语,又用英语道,“为什么有人要朝你开枪?”

    “我在哪里,现在什么时间?”李和听到有人要开枪杀他,肩膀隐隐痛了起来,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只有肩膀留着的一个长长的灰色的绷带。

    女孩子说,“现在是1992年3月17日?!?br />
    “我在哪里,现在什么时间?”李和又问了一遍。

    “1992年3月17日下午两点?!迸⒆涌戳饲缴系墓抑?。

    “我在哪里,现在什么时间?”李和又不厌其烦的问了一句。

    女孩子还是一样的回答。

    结果李和前后问了十几遍,女孩子终于不愿意再回答了。

    “这里是莫斯科的郊外,你受伤了,我把你带了回来,再晚一点,枪伤虽然不致死,可这天气也能把你冻死?!迸⒆拥?,“你是中国人,日苯人?”

    李和点点头,“中国人,可是我只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莫斯科?!?br />
    他应该好好的待在浦江呢,怎么会来莫斯科呢?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可是他在浦江干嘛呢?

    建摩天大楼?

    又好像是会老朋友?

    他一时搞不清楚了。

    女孩子道,“那外面有很多人在找你,你知道吗?谁知道你的消息,谁就能得到十万美金!”

    她看着李和就像看着一堆美钞!

    “为什么要杀我?”李和想这些人为什么还不放过他!他到底得罪了谁?

    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出谁会出十万美金杀他。

    女孩子又摇摇头,“好像不是杀你,因为对方只是把你打伤了,没有朝你的脑袋打枪?!?br />
    “谢谢?!比思揖攘怂?,他应该说谢谢。

    他突然想起来了一个细节,一颗子弹朝他的头皮飞过,他拼命的跑。

    只能想起这么多。

    心脏猛地一抽。转眼间,汗流浃背。

    他不知道他是谁。

    女孩子自作主张的给他拆开了绷带,“再换几次药,就差不多已经好了?!?br />
    “你是医生?”李和看了看肩膀上的皮肉已经无大碍,只是上面还留有针线。

    “不,我是护士,一名刚毕业的护士。过几天我再给你拆线”

    “在医院上班?”

    女孩子笑着道,“医生都没有工作,我这护士还到哪里找工作。你在这里住着,放心吧,这里没人会找到你?!?br />
    “你对赏金不动心?”李和好奇地问。

    女孩子摊摊手,“当然动心,只是我不能那么贪心,我怕他们真的杀了你?!?br />
    说完就出了屋子。

    李和强撑着站起身,好吧,这次终于成功了。他终于有机会观察这个屋子了,是一个木刻楞建筑,整个是由松木一层一层叠垒起来的,使用了木楔,没有一刻螺丝钉。

    为了防止漏风漏雨,松木之间还用了树毛灌了缝。

    他还能闻到松木的味道。

    他花了好几分钟把衣服穿上了,走出屋子,门前是一个很大的湖泊,向远处张望,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白桦林和雪地。

    阳光就在白桦林的上空晃悠,雪地上闪烁着银光,雪正在做垂死挣扎,无望的化成水,雪地下的小草快活了,终于要出头了。

    李和不知道身处何处,他现在身上没那么痛了,只感觉到饿。

    “有吃的吗?”李和朝门外的正在砍柴的女孩子询问,地上一截截几近腐朽的白桦木。

    他肚子饿死了。

    “那个桌子上有个面包,你自己吃吧?!迸⒆踊故羌绦?,头也没抬。

    李和不客气的抓起桌子的面包就咬了起来,突然整个脸憋得通红,整个人也完全喘不过气来。

    女孩子哈哈大笑,放下斧头站起身,给了他一杯水,“喝点水吧?!?br />
    “啊,啊?!崩詈徒恿吮?,猛灌了一口水,大口大口的喘气,“谢谢?!?br />
    “我叫巴芙拉,你呢?”女孩子抱着胳膊问。

    “我叫...李览?!崩詈筒恢牢裁茨宰踊崦俺稣饷锤雒?,这个名字让他印象深刻,也许他就是叫这个名字吧。

    “中国人的名字,太难记了,我就叫你李吧?!?br />
    李和点点头,“没问题?!?br />
    他现在确定这个不是什么特殊服务了。

    面包吃完了,可是还是没有吃饱。

    桌子上有一包烟,他为自己点上了一根。

    “只有你一个人吗?”

    “是的。我父母早就过世了,因为各种原因?!?br />
    “抱歉,我不知道?!?br />
    巴芙拉无所谓的道,“那么你继续休息吧?!?br />
    “我躺了多长时间?”李和有点时间上的错乱。

    “二十多天吧?!?br />
    李和抓头,没有一点时间上的概念了。

    他把自己的衣服口袋翻了一个遍,没有一点儿身份上的证明。

    他现在只能确定的是,他是中国人,他来自浦江。

    他会一口流利的英语,也许他受过高等教育。

    他懂这座木屋的结构,也许还受过工程学的训练,刚好能解释他为什么脑子里出现他在建设摩天大楼的记忆。

    一眼看到眼前的湖泊,第一个想到的是,这是个钓鱼的好地方,也许他是个钓鱼爱好者。

    掐掉手里的烟头,嘴里冒出来的烟伴随的还有一股恶心的口气,他闻了闻身上,还有一股馊味。

    他受不了了!

    赶紧的跑到了湖边,脱光了衣服,下湖泊洗澡去了!

    一股刺身的凉意,让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过阳光正好,还是让他感觉很舒服。

    他可以肯定,他以前一定是个既勤快,又爱干净的人!

    “嗨,给你个肥皂?!卑蛙嚼岩桓鲧绕鹄吹拿矶死詈?。

    “谢谢?!崩詈徒恿?,把毛巾打开,里面果然包着一个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