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刚刚到六点钟,丁世平摆弄好手枪,一一重新放回了抽屉里,然后上了锁,确定安全之后,才出了门。

    他去敲李和的门,砰砰的敲了好几遍,都没人回应。

    “吃饭了?!?br />
    “六点钟了?!?br />
    屋里还是没有回应。

    他琢磨是不是已经下楼了,也就没再继续敲。

    可是下楼之后,只看见了铁木耳和伊万诺夫几个人。

    “老板呢?”他直盯着江保健看。

    江保健急忙询问了一圈,道,“没看见??!”

    “那你们死人??!赶紧他娘的找人??!”丁世平眼眸中已经有了怒火,可是他不好责怪大家,他也有责任的!

    要知道,他平?;臼呛屠詈痛绮讲焕氲?!

    众人分散开来,十几个人立马分头去餐厅、舞厅和其他楼层去找人。

    丁世平找的第一处是袁明的房间,拍门进去,不等袁明等人发问,就直接搜了一圈。

    却是没有人!

    袁明不高兴的道,“你这干嘛呢?”

    “李老板在吗?”丁世问道。

    “不在?!绷醣S糜治?,“不是你天天跟着他的吗?”

    “李老板不见了?!倍∈榔接兄植缓玫脑じ?,他又急忙道,“麻烦二位能不能给大使馆挂个电话,询问一下李老板有没有去那里?!?br />
    李和能去的地方不多,其中大使馆就算一处。

    “等下?!绷醣S昧⒙砣ス伊说缁?。

    得到的结果是不在。

    丁世平不再犹豫,立马下楼。

    江保健气喘吁吁的过来道,“我问了门童,还有其他人,他们都说,李先生,下午就出去了?!?br />
    李和是这里的大土豪,别人想不不认识都很难,不管是这里的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是认识他的。

    丁世平心慌了,召集了全部的人站在大厅开会,效率十分的高。

    “江保健,给潘老板、兰世芳打电话,告诉他们情况,其他人赶紧去找人?!倍∈榔骄挥行虻刂富幼?,表面故作镇定,内心却早已是惊涛骇浪,“还愣着干嘛?”

    突然爆吼出的一声,吓得大厅的十几个人慌忙奔出去。

    丁世平紧张的点了一根烟,他要在这里等潘松来。

    陈有利过来道,“丁哥,要不要我帮忙,你开口!”

    丁世平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又看了看旁边围过来的中国人,他大声的喊道,“麻烦各位兄弟,出去帮忙找下。谁能找到李老板,我就给一万块,美金!不,二万!”

    按照别人的说法,李和都出去四五个小时了,现在还没回来,不由得他不紧张。

    “丁哥,谈钱俗气了!”

    “对,对!我们去帮着找人是了!”

    “我丁世平一个唾沫一个钉,说话算话!二万!”丁世平发狠了,他也气恼没事去玩什么枪??!要不然李和也不会一个人跑出去!

    “那我们现在就出去!”陈有利朝周边道,“大家拿手电筒,三个人一组!咱们东西南北分方向搜!”

    这里的中国人立马就分组帮着出去找人了,有外国人听说有二万美金的奖励,也跟着出去找人了!

    潘松和兰世芳终于第一时间来了,一听说是李和失踪了,当即大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不早点来说?”

    丁世平心说李和做什么事情从来也不会和他说啊。但是嘴上却还是老老实实的认错:“是我的错,我没看住?!?br />
    潘松的的眉头皱了皱,道:“现在还没消息吗?”

    丁世平摇摇头,“没有?!?br />
    兰世芳道,“大家先别慌,李老板好歹也会点力气把式,也摁住他,还需要点力气?!?br />
    丁世平道,“要是对方有枪的话...”

    众人心里都疙瘩了一下。

    大家在大厅里,等到了夜里十二点,陆续有人回来,都没有李和的消息。

    潘松腾的一下站起来,对一直在身后发呆的江保健道,“立马把咱们在莫斯科的人全部召集起来,一起找人?!?br />
    江保健道,“那其他事情呢?”

    在莫斯科的五六十个人都是有重要事情要办的。

    兰世芳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其他事情先放一边。先找到李老板再说?!?br />
    江保健应了好,急忙去打电话了。

    一直在旁边静观的刘保用等人也坐不住了,“你们先别急,我给大使馆的同志去个电话,让他们去警察局招呼一声?!?br />
    “谢谢?!迸怂煽推某醣S梦樟耸?,又对丁世平道,“去把李老板屋里的门打开,找找他的证件,把照片撕下来,洗个几百张,等其他人来了,每个人给一张?!?br />
    丁世平一拍脑袋,把这个给忘了。

    去拿了李和的照片以后,立马就上街了,把照相馆的门拍的震天响,把老板从被窝里给提溜了出来。

    一千美金拍在桌子上,老板立马就醒了,开工。因为没有底片,只能用扫描机重新扫描了一遍,虽然重新洗出来的照片有点色差,但是丁世平也没法计较了。

    早晨七八点的钟时候,人已经回来的差不多了。

    铁木耳和马蒂奇等人都是耷拉着脑袋,都没有李和的消息。

    这时候大家才开始真正的慌张了。

    就是再忙,或者真的有事情,李和总要给他们招呼一声吧?

    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

    就是要走,总要带着江保健这个翻译吧?

    潘松立马下了决断,“把咱们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人全部招过来!”

    这下有二三百人了,人手起码充足了一点!

    到中午的时候,已经来了四十多个人,江保健每个人都给了一张李和的照片,吩咐去找人。

    下午的时候,潘松已经抽了三包烟了,还是没有李和的消息。

    他更着急了。

    他不敢往不好的方向想。

    丁世平道,“潘老板,要不要吃点东西?”

    “吃个屁?!迸怂珊芟攵远∈榔椒⒒?,可是还是忍了下来,这个时候应该是团结。

    第二天,没有李和的消息。

    第三天,依然没有李和的消息。

    潘松眼睛都红了,他这三天每天只是爬在桌子上睡一两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跟大家一起出去找人,基本找了莫斯科的大街小巷。

    “把咱们能招的人都招过来,每个人配枪,我要把莫斯科翻个底朝天?!?br />
    “很多人哪怕赶过来,也要两三天时间了?!倍∈榔讲晃薜P牡牡?。

    兰世芳道,“只能如此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李老板,先让他们来再说吧?!?br />
    袁明道,“你们尽管行动,有什么事,我给你们兜着?!?br />
    李和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

    如果李和真的出事情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上面交代!

    刘保用也急的嘴角上火,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给大使馆去一通电话。

    潘松深吸一口气,对伊万诺夫道,“去给米特罗欣局长送五十万美金,告诉他,老子要在莫斯科清理一些垃圾!”

    莫斯科至少有上千个类似于意大利黑手党的组织,很多都是有背景的,要对方他们,必须有更大背景的人的支持。

    江保健翻译了下道,“伊万诺夫说,米特罗欣携带大批克格勃机密文件副本叛逃到了英国,叶利钦已经让斯杰帕申着手清理安全局不听话的人?!?br />
    “雅库宁呢?”潘松继续问。

    伊万诺夫这次点了点头,从丁世平手里接了箱子,带着两个人,趁着黑夜出了门。

    莫斯科从今夜开始,要流下更多的血。

    尽管已经三月份了,莫斯科的冬季依然没有过去,但是太阳却是已经出来了。

    莫斯科的冬天难得看见太阳,若是晴了,便是湛蓝湛蓝的天空。人生四喜,有一喜便是久旱逢甘霖,在莫斯科有一喜便是久阴见阳光。

    李和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眼皮却重得撑不开,浑身的力气也像一瞬间被抽干似的,头疼欲裂,口干舌燥……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仿佛从永恒的混沌中苏醒,他感觉到有一个轻巧的脚步声朝他靠近。

    然后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话。

    他使劲的闭上眼,又睁开,一共三次。

    房间不再摇晃个不停。

    发现自己正在一间小木屋里,昏暗得几乎没有一丝阳光射入。

    破旧的小门被人推开,一个女人弯着腰走了进来,消瘦而高挑。

    他毫无头绪了,这个女人是谁?

    他在哪里?

    他浑身酸痛,头昏脑涨,好像出了什么事?

    他昏头昏脑,好在这股子晕劲没多久就退了下去,好受了一点。

    他努力的想坐起来,手撑在床上,感觉胸口疼的厉害,只能作罢,噗通一声,又跌在了床上,浑身抖个不停。

    ps:有坏人想俺太监了,受伤,有票安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