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刚落幕没几天,俄罗斯政府就开始轰轰烈烈的私有化运动。

    全面实行私有化,这是东欧和独联体各国为摆脱经济?;?,加速向市场经济过渡所采取的一项重要措施。在这方面,东欧各国起步稍早,而独联体各国才刚刚开始。

    东欧的私有化在1989后就已经开始了,取得了什么样的结果?

    这个李和很清楚,因为这个是他亲身经历的,大部分的国有产业都被外国企业给兼并和收购了。

    唯一一个正常的只有东德,因为西德把东德视为私产,死也要罩着的,虎口里,没几个人敢轻易拔牙。

    1990年,东西德国合并统一,这种不平衡的合并,未必就没有?;?,后来出身东德的女司机默克尔做了联邦德国的总理,也许就有平衡的意思。麻蛋,说好的叫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是你西德人做总理,到底几个意思?

    俄罗斯自由派代表人物盖达尔和丘拜斯认为,“无论把财产分给谁,哪怕是分给强盗,只要把财产从国家手里夺过来就好。如果强盗变成自己资本的有效主人,他就不会再做强盗了...”

    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前就已经开始私有化的构想,但是一直都是以合资、股份制的形势存在,李和每要搬一个厂子,都要想办法先弄个合资商的名义,然后取得控股权。

    元旦刚过,俄罗斯“精英集团”及美国西方在俄罗斯的代理人波不急待的推出了真正的私有化政策。

    国防、石油、天然气、运输、电力、对外贸易、银行、渔业、钢铁制造业等领域的上千家俄罗斯战略型大中型企业,都成为了私有化的对象。

    没过一个月又推出了私有化证券的政策。

    俄罗斯人获得了的私有化证券之后,本以为拿到了一笔国家财富,不成想世事难料,在“休克疗法”中“均分国资”的后果,是导致了重大的经济灾难,俄罗斯经济持续恶化,通胀严重,卢布疯狂贬值。

    谢天谢地,这又是中国的活教材,中国后来的国企改革,就充分借鉴了俄罗斯经验。

    许多普通俄罗斯人认为票面价值1万卢布的私有化兑换券纯属垃圾,不如及时变卖成现金。

    某些势力趁机勾结银行,用银行和国外资本的钱通过地下市场低价收购全国发行的私有化兑换券。全民均分的私有化兑换券很快就集中到了几个寡头手中,俄罗斯的主要经济命脉从此被几大寡头控制,像后来众所周知的切尔西的球队的老板阿布拉莫维奇,就是这样变成首富的。

    李和拿之前自己手里的企业跟这些大型企业一对比,简直是虾米跟大鲨鱼的差距。

    他也知足了,他虾米捞多了,总之也能积少成多,小虾米企业也便宜,一家几百人的厂子连一千美金都不需要。

    何况他对真正大型的石油、天然气企业也没多少兴趣,他真正感兴趣的还是苏联的人才,特别是研究所里的高端人才和一部分顶尖的技术,还有就是他准备在卢布上面的收益。

    还有一点,他准备在英镑上面怼下索罗斯,索罗斯做空英镑,他就要反着去做多英镑,拼钱罢了,谁怕谁。再说西方游资在东欧和独联体国家吃了这么多,总要吐出来一点。

    他已经让郭冬云着手在伦敦做布局,做多英镑。

    所以俄罗斯政府发行私有化的证券之后,他并没有像许多人一样去收购,不是他的,他不去强求。

    但是这不妨碍他去这些私有化之后的企业里去买技术,虽然成本高了一点,可前面的许多障碍已经让别人给扫清了。

    他现在真正着急的还是苏联的半导体技术,列别捷夫研究所像个刺猬一样,让他无从下口。

    刘保用等人最近收获最大的是挖走了前苏联图波列夫设计局的十几个人,其中包括堪称国宝级的前航员工程师弗奥基蒂斯托夫。

    他无所顾忌的得意的跟李和说,“知道图-154吗?就是这个设计局设计的!”

    李和笑着道,“米高扬设计局你们晚了一步吧?”

    “美国佬给的条件好,人家有机会去美国,当然不在乎咱们了?!痹髟谂员卟唤玖艘豢谄?。

    “拉沃契金设计局呢?”李和继续问。

    苏联的飞机设计局之多,力量之强,举世罕见!

    安东诺夫设计局、波里卡尔波夫设计局、别里耶夫设计局、彼得良可夫设计局、图波列夫设计局、伊留申设计局、卡莫夫设计局、拉波契金设计局、里苏索夫设计局、米里设计局、米高扬设计局、米亚西谢夫设计局、苏霍伊设计局和雅克福列夫设计局,每一个在行业内都是赫赫有名。

    刘保用白了李和一眼,“你以为是捡大白菜啊,这种单位的保密级别很高,想都不用想?!?br />
    虽然苏联已经解体,可是外部世界的人还是很难了解这些苏联时期被列为高度国防机密的庞大的军工体系,就是继承了衣钵的俄罗斯都不一定现在有功夫把家业理清楚了。

    李和笑着道,“听说远东军区卖武器卖的很猖獗,你们没搞点?”

    这些偏远地带的前苏军,包括克格勃,大量裁员,爹不疼娘不爱,又没了财政经费,当然要靠卖武器过日子了。

    刘保用头一昂,“保密!”

    李和摊摊手出了屋子,去敲丁世平房间的门。

    丁世平好长时间才开门,见是李和,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玩枪呢?!倍∈榔较瓶舜采系谋蛔?,赫然摆着五六把手枪和子弹。

    “这是托卡列夫?!崩詈退媸帜昧嗽谑掷?,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丁世平吓坏了,忙躲开枪口,“要不给我吧,这枪没保险,很危险的?!?br />
    “100发无供弹故障,巴拉贝鲁姆口径,这起码有一斤半重了?!崩詈偷嗔苛讼路至?,又拆了弹夹,看了下,“保加利亚阿森纳工厂的五角星子弹?!?br />
    丁世平点点头,“这是我从一个退伍军手里买的,我去外面树林里试了试,后坐力很大,一般人用不了?!?br />
    “没事,你先忙吧?!比绻美詈退当髦?,他可以连着说个三天三夜,如数家珍,可让他玩兵器,他就差火候了。

    他本来想让丁世平陪他去逛逛的,可是见丁世平这么沉迷在手枪上,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出去转转。

    出门的时候,他谁也没喊,哪怕铁木耳等人就背着身子坐在一楼喝咖啡。

    他还是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天天被这帮人围着,让他有点喘不过气了。

    他沿着莫斯科河畔走,河面已经结冰,许多游船就停在河畔动弹不动,却是有许多人在河面上溜冰。

    莫斯科河流经整个莫斯科市,莫斯科的名称来自于它。沿着河走,他看到了俄罗斯联邦政府大楼、麻雀山、莫斯科大学主楼、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克里姆林宫等。

    冬季并不好玩,尽管穿的很厚了,可依然还是让他冷。

    一路上,不是兜售香水的妇女,就是卖牛仔裤的摊子,还有一些卖香烟和酒的,不少都是直接把摊子摆在汽车的必经之路的烂泥滩上,幸好烂泥滩已经冻上了。

    他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天黑,感觉有点饿了,准备找个地方吃晚饭,可放眼望去,到处是苏式的筒子楼住宅区,窗口下不时闪着微弱的灯光。

    刚点着了一根烟,准备辨识下方向,却从巷口里走出来几个人,一下子就把他围住了。

    他们对着李和嘀咕嘀咕,李和摊摊手表示一句也听不懂,他左右一看,四个人,一个人围住了一个方向,他动弹不得。

    “money!money!”几个人重复这么一个词。

    李和评估了一下形势,四个人,正对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足足有200多斤,个子估计一米八以上,他没有信心能一脚揣倒,另外一个个子有一米九以上,瘦的很,但是看着对方的身子,李和估计这人当过兵,这种气势,他在丁世平身上就能见得到,他也没信心干倒。

    身后的两个人,个子倒是小一点,右边是一堵墙,很高的围墙上面还有铁丝,他肯定是跳不过去的,所以他只能朝左边跑了。

    李和做了决定以后,不再犹豫把左边的人给推开了,刚想出拳,前面的大个子已经把脚揣上来了。他赶紧躲开了,第一反应就是撒开脚丫子跑。

    他跑出几十米,拐过一个巷口。

    “嘣嘣嘣”的,追赶的人就开枪了。

    李和吓死了,一发子弹贴着他的头皮飞过去,立马跑的更快了,狭小的巷子里,只听得见自己凌乱的脚步声,伴着急促的呼吸。

    “嘣,嘣,嘣”的,身后还是不停的开枪的声音。

    终于,巷子的出口已遥遥在望,他再一次加快了脚步,拼着最后的力气往前冲去,却在终于接近巷子口时,惊恐地停下了脚步,他用手摸了下胸口,热乎乎的。

    他感觉到一阵剧痛。

    倒下去的那刻,他看见了那些人举着的手枪上冒着的青烟,那些人蹲下在他身上搜来搜去,他感觉到胸口的冰凉,血已经结冰了,还闻见了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儿的正慢慢死去的味道。

    原来死亡降临的那一秒,除了恐惧和疼痛,更多的是对这个世界的留恋,那一瞬间,仿佛很漫长,漫长到都能回忆起和她这一路走来的点滴画面,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而又失去了她,令人心碎。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儿的结局,他还会选择开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