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尽快回去?!崩詈褪潜匦氚颜饫锏氖虑榫】齑砗昧?,马上大鳄的抢夺战要真正的要开始了,要重新分配蛋糕,他们这种浑水摸鱼的食客,是没有资格参与的,都要被清场。

    他现在只对苏联的半导体技术感兴趣,半导体技术可算得上人类制造技术中最尖端的前三之列,基本上是欧美日的厂商所垄断,所以对中国来说自然非常重要。

    苏联在发展半导体方面的力量,仅次于原子能利用方面,特别是半导体激光器和光刻技术都是世界第一的,片子步进机现在就能实现0.5um的设计规则。

    苏联的“和平”号空间站对接了“晶体”号工艺舱,就在“晶体”号工艺舱进行半导体材料试验,取得了许多的进展。

    李和已经拿下了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半导体研究所不少好东西,现在最难拿下的是苏联最好的半导体研究所,列别捷夫研究所。

    他本来想学着之前的操作,花钱搬空了研究所和半导体厂就是了,可是他突然发现美国的Cypress公司,这样一家知名的电子芯片制造商也来了。

    这家公司居然老老实实的只要9种集成电路的生产许可证,而没有巧取豪夺,这令李和大跌眼镜。

    美国公司能这么老实,只能说明这家研究所有大背景,绝对不能擅动,所以他能做的就是耐心观察和等待。

    李和晚上从一家饭店出来,就看到马路上躺着一个人,地上的血都已经成了冰渣子,旁边站了好几个警察。

    这是李和第一次看到被杀死的人,不过没两天就习惯了,大街上经常性的发生枪击案,杀人案数量越来越多。

    什么事都可以杀人,野蛮资本主义横行街头,自由的很呢,杀人越货,厮杀火并,纷纷在混战。

    同样,不是在莫斯科出生的要杀,不是说他们语言的要杀,带枪的人不喜欢的人要杀....

    卖花圈的和鲜花的人的生意很好。

    李和已经不再恐惧了。

    真正的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开始的,从流血开始。

    伟大的理想需要流血,一会儿是罗马尼亚,一会在波罗的海沿岸,一会儿在乌克兰,一会儿是格鲁吉亚,一会儿是阿塞拜疆,偶尔又是中亚的某个加盟国。

    最倒霉催的是南斯拉夫了,一个受到全世界承认的统一国家,被肢解成六个部分,如果算上科索沃,那就是七个了。

    那个叫马蒂奇的小伙子再也不说自己是南斯拉夫人了,而是开始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马其顿王国的子民。

    20世纪的大部分年月,整个世界都曾经以惊奇和赞赏的心态观察着苏联如何解决民族关系问题。

    可以说,苏联是多民族大团结的典范。

    可是忽然之间,在这块占了世界六分之一的土地上,民族主义兽性大发了,到处充斥着民族主义的仇恨和歧视。

    在李和看来,到处是闹剧而已。

    在丁世平的强烈要求下,不准李和再出门了。

    “我反应再快,也没人家子弹快?!?br />
    他非常为李和的安全担忧,尽管他们这些人出门都是随身带着枪,可是依然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的安全感。

    “行,听你的?!崩詈臀俗约旱男∶畔?,也确实不敢出门了,话说,天这么冷,他也真的不想出门。

    许多这里的中国人虽然也惜命,可他们更爱钱,若为金钱故,生命皆可抛。大概都是穷怕了,这么好的赚钱机会,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舍得放弃的。

    到处是中国人的小商品,按照许多人的笑话说,叶利钦家里吃饭桌子的台布都是中国造。

    12月究竟有多坏?

    事情坏到就连叶利钦的副总理叶戈尔.盖达尔这样的政治精英都要去抢购食物的程度。

    盖达尔为俄罗斯联邦共和国负责经济政策的副总理兼财政\经济部部长,被称作“休克疗法”之父。

    叶利钦最亲近的助手苏哈诺夫的妻子也要排两天队才能买到糖。

    当然大部分政治人物过得还是舒舒服服,在权力的迁移上,苏联原有党政军系统内的强力部门几乎都得到了保留,而这帮人自始至终就在国家的上层,并不影响他们继续开舞会,甚至比过去过得更滋润了。

    因为绝大多数过去公有制的国民财富现在也进到了这些曾经是官僚,现在是新贵、垄断寡头或权阀的阶层手里。

    穷人是更加糟糕了,在空寂无人的蒂申斯基市场,东西都是美元价。这价格,果然很资本主义。

    空气中弥漫的都是人为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的绝望……

    日日夜夜,最大的焦虑就是面包。

    前苏联人开始囤积任何他们能找到的食物,可惜超市几乎被抢空了。

    整个城市陷入彻底的萧条,同时面临的还有裁员和失业,一个普通的水暖工可能就是博士毕业。这些知识分子要想办法活下来,要么去练摊,要么去想办法重新找工作。

    知识分子绝对没有想到,他们企盼的改革居然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读了一车浪漫的书籍,生活却狠狠的踹了他们后脑勺一脚。

    新接手的政府没钱,无法再支付运输费用往俄罗斯的港口运送食物。

    往常给俄罗斯首都运送供给的载货飞机也停飞了,因为燃料不足。

    前苏联全境的九十个机场都因为缺少燃料被关闭了。高速路旁的加油站也没油了,甚至美国大使馆都要费心替大使的公车找燃料。

    李和所在的这家酒店,同样面临物质短缺的问题,每餐只能提供少量的列巴,那种跟面包差不多的东西。

    吃了两天,李和受不了了。没想到,铁木耳神通广大,居然安排了一架飞机,从德国空运每日所需。

    “先生,这里现在是钱说了算?!?br />
    是的,这里现在是钱说了算,他们用外语说着“买办”、“倒爷”这样的词汇,因为俄语中没有这样的词汇。前苏联人在惊恐不安中迎来了改革开放。

    今夜,苏联不设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