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世界在苏联的土地上寻找发财机会,在目前的现状下,企业界在巧行投资获取暴利,而科技界则在大星攫取苏联的科学技术和科技人才

    一个高级物理研究员的工资只有1500卢布,都没有一个公交车司机的工资高,而莫斯科的物价仅在一月份就涨了百分之三百五十。

    在研究工作难于开展和个人生活陷入困境的双重压力下许多与外国同行有着良好关系的研究人员决定到国外工作以度过难关。

    特别是青年研究人员在经济私有化的进程中抛弃了科学事业而去寻求能赚更多钱的工作。

    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对于人才外流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喜的是苏联研究人员涌入西方可以增强它们自已的研究实力,弥补本国科研人员之短缺。

    忧的是苏联的人才外流给它们造成了一个非常特殊的问题。

    苏联庞大的军事工业体系在几十年中已经造就了一大批核武器和导弹方面的专家,人数如此众多的核专家欲出国谋生,这对那些极欲发展核武器的国家来说真是天赐良机。

    美国非常担心萨师傅和利比亚老卡这样一类人物可能会用重金弓诱苏联的战略武器专家为他们服务,从而给西方造成极为严重的潜在威胁。

    为了消除这一隐患美国正在考虑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比如跟苏联的情报机构合作,你看,你们的人都叛逃了,你们管不管?

    可惜,苏联从军队到情报机构,都忙于捞钱和政治斗争,没人管这种闲事。

    美国人没辙,赶紧的又划拨出来了上亿美金,希望能抢在许多国家的前面,把这些极端重要的核专家捞回美国。

    戈尔巴乔夫是没能力管了,他的命令仅限于克里姆林宫几栋楼之间,正到处想办法借钱,厚着脸皮要求去参加在英国举办的西方七国会议,也就是所谓的“G7”。

    在会上他恳求这些西方的朋友借钱给他。

    老布什拍拍他肩膀,兄弟,我看好你哟,你一定要撑??!

    至于借钱,再研究研究。

    整个莫斯科已经是叶利钦说了算,他已经停止了对苏联各个部位的财政拨款,对于这些苏联的各个部位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两个选择,要么滚出俄罗斯,要么服从。

    反正各个独立体的国家是有样学样,以戈地图为首的苏共想从这里拿钱,门都没有!

    各个地方都是擅自截留了地方上的财政,不再上交苏联中央。

    那么原来属于苏共的研究机构、军事单位、企业,甚至是军队和情报机构都是忧心忡忡,要么想办法赶紧找靠山,要么就是趁着俄罗斯没有接管之前想办法捞钱。

    所以来苏联淘金的人越来越多了,已经不止是西方人了,七大洲四大洋的人是来齐全了,他们在这种重大利益面前,可是不怵美国的。

    苏联人自己都不管了,你美国人凭什么来管?

    捞金各凭本事!

    就是英法等国在利益上都不一定和美国的利益保持一致,何况他国。比如,中国就第一个站起来表示不服,老子刚尝到了甜头,想让我罢手,门都没有!

    莫斯科可谓是乱象纷呈,各国势力在此角逐,陷入“你吃不掉我,我也吃不掉你”的局面,这些势力背后还有几个大国和“土豪国”的力量,关系盘根错节,局面颇为混乱。

    土豪国的石油虽然目前卖不上什么价,可是也是不差钱的。

    李和作为一个个体来说,他的胆量一直很小,也有自知之明,捞的都是些小鱼小虾。

    但是他却鼓动刘保用和袁明等人捕捞大鲨鱼、鲸鱼,国家机器一开动,再大的问题也是小问题。

    因此到访莫斯科的中国代表团,也是一波接着一波。他几次看到刘保用等人在偷笑,想着也是战果丰硕,只是不该他问的,他很少问罢了。

    在重大利益面前,中国倒爷们在苏联奋更加的不顾身,他们很多人都没有李和那么的顾忌,他们敢挣敢抢,也什么都敢做。

    中国人勤劳归勤劳,可是狡诈起来,自己都怕。

    他们慢慢跟着日苯人、美国人也学会了玩合资的把戏,一点点的钱的投入,就可以掏空一个厂子的核心资产,掏完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尽管苏联境内遍布着四五千家合资厂,但实际开工生产和营业的不足一百家。

    中国人来的越多,李和越是高兴,他希望中国人能在苏联学到这些合资的经验和门道,因为九十年以后,西方人又把这套把戏在中国又重新运用了一遍。

    西方企业入股中国企业后,基本采取“合同设下陷阱——合资——亏损——增资——改造董事会——迫使中方让权或退出——控股”的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手段,硬生生的获得对原合资公司的绝对控股权,然后冷落或萎缩中方原先的品牌,从而要么将中国市场按照它的意愿重新洗牌,获得利益最大化,要么获得核心资产后抽身走人。

    李和名声在外,来找他借钱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他很好说话,只要看人差不多,基本都借,倒是博了一个仁义的名声。

    这是好是坏?

    这不一个拉皮条的家伙都来找他借钱。

    “李老板,你不要小瞧了这个生意,真的是大生意,咱们一起合伙吧?!?br />
    一个脸面黝黑,看着一脸憨厚的家伙找他要合伙做生意。

    “兄弟,你这是做上瘾了???”李和可没有被这家伙表面的忠厚老实给蒙蔽。

    这家伙叫陈有利,不久前还是中国劳务出口到苏联种地的一个农民。

    劳务出口,即向国外提供劳动力或服务,谋取外汇收益。

    劳务输出在我国是项新兴事业,陈有利算赶着了机会,来到了苏联,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在苏联种一辈子地,可是大概这里的中国人都赚钱了,让他大受刺激,干脆擅自脱离队伍,地也不种了,出来做了皮条客。

    他仗着不错的俄语口语,手里拉了一大票生活难以为继的苏联姑娘,专门介绍给来到这里准备开洋荤的中国人,别说,他的生意还真不错。

    在莫斯科,这不算犯罪,更让他有恃无恐。

    李和对陈有利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可一起做这种生意,他想都是不用想是直接拒绝,虽然他很认可这家伙的能力。

    能率领一支五六十人的女子军团的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李和见过陈有利手里的女子军,论年龄,差别就够大的了,从才十四岁的黄毛丫头到年达五六十的老太太都有。

    其来历是各种各样的:有的人老珠黄,有的刑满释放,有的嗜酒成疾,也有为生活所迫的,在这行寻找成功的捷径。

    里面甚至有干这一行的世家,外祖母的女儿兼外孙女的母亲在内,三代同堂、一块儿“干”的。

    她们本来都是一个个都蓬头垢首,脸庞浮肿,面容漠然茫然的在莫斯科共青广场附近的三个铁路终点站拉客,可陈有利偏偏把他们组织在了一起,花本钱给她们梳洗打扮,然后专门把她们介绍给中国客人。

    陈有利介绍的中国客人出手阔气,素质也好,人品也不错,绝对是她们的理想客户,她们干脆就铁了心的跟着陈有利了。

    而对一些中国人来说,也愿意找陈有利手下的姑娘,主要是因为安全。

    有的人开始不懂行,为了节省一点点的皮条客的费用,自己去铁路站找,可是被偷的偷、抢的抢,甚至还有被灌醉后推出出租汽车了事的。

    更倒霉的是,有的人辛苦的地积攒的钱,一夜**后一下子就在此不翼而飞,姑娘们同他们不告而别了。这种倒霉事,不少人都遇着了,可是又不能诉苦,因为这太丢人了。

    可是在陈有利这,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所以陈有利的生意是越发好了。

    即使出了事情,陈有利也一力承担,更是在这里打出来了名声。

    李和很是感叹,真他娘的是行行出状元!

    陈有利给李和让了一根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李老板,我三十郎当了,还没媳妇呢,我当然要抓紧着赚点钱回国娶个老婆啊,不然我陈家可要我绝后了!你理解理解?!?br />
    丁世平在旁边立马就笑崩了,气的踢了陈有利一脚,“一边玩去,这边没时间陪你?!?br />
    随着来找李和来借钱的人越来越多,李和有点烦躁了,干脆把这个问题交给了黄炳新。

    黄炳新也把这个当做一次扩展业务的契机,通商银行第一时间组织了一个融资团队来到了莫斯科,还是打出了“要借钱,找通商”的口号。

    那红色的条幅光明正大的挂在了莫斯科酒店的门口,显得格外的醒目!

    通商银行的人很清楚,包括李和也清楚,借钱出去是不可能亏本的。这些借钱的客户,都会用从莫斯科运回国内的设备和资产做抵押。

    而这些资产和设备的价值远远高于借出去的钱,虽然这些资产设备买回来的时候并没有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