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1月17日,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下,即发起代号为“沙漠风暴”的军事行动,空中打击占领科威特的伊拉克地面军队,为恢复科威特领土完整而向伊拉克发动了进攻。

    萨达姆这位老司机可不是吃素的,老子不怕你哦!

    次日,伊拉克展开反击,海湾战争爆发。

    多国部队部署了90万人的部队,凭借压倒性的空中优势、以及先进的武器装备重创伊拉克。

    令李和绝对想不到的是萨达姆居然死扛了二个多月,才被迫签署了?;鹦?,并从科威特撤军。

    一直到五月份,联合国安理会才正式宣布?;?,海湾战争这才结束。

    李和挠头痛苦,这历史偏移的太厉害了!

    作为一名半军事专家,他记得萨达姆只扛了一个多月就熊了,哪里像现在这样死扛了两个多月!

    他帮助刘保用等人改进了中国的弹道技术,中国把导弹卖给了萨师傅,萨师傅然后信心大增!

    不服怼??!

    虽然最后还是熊了。

    李和不管这些了,他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这一次一举干下了十几架阿帕奇。

    同时他通过这次的石油?;?,配合老布什政府的抛售现货石油政策,他跟着后面做空石油期货,也小赚了9亿美金,这点毛毛雨他已经激动不起来了。

    潘友林跟他说的时候,他也只是说了一声,晓得了。

    钱多花不了也愁啊。

    刘保用等人却是受打击不小,因为他们帮助萨师傅制定的战略一体化防空体系,并没有顶住联军空袭,这让他们非常的失落。

    随着在东欧业务进城的加快,李和彻底忙得脚不沾地了,酒店俨然成了他的办公室。每天既有国内的传真,也有香港那边的汇报,他需要重新了解公司业务、设计方案、给出意见、协调技术开发,甚至在乌克兰收购这边超过100万美金的款子还需要他签字。

    他正对着一堆财务表格,气恼的抓头,普通的财务内容他还能看懂,可是涉及到复杂的外贸和国际会计,他就完全抓瞎了!

    虽然这里已经有潘友林等人在帮忙了,可是总的方案还是需要他来做的啊,作为一个掌舵人,许多东西他是要看得懂的。

    他总觉得怎么忙都忙不完,总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该休假就休假,这个是制度规定他站起身,透过窗外,天气很好!有阳光,有云,有蓝天。

    他应该去打溜的,怎么可以躲在昏暗的房间里做这种没有前途的工作呢?

    简直给自己找不自在!

    他知道所有的事都有规则管,只要按规则走就不忙,如果继续靠人治,将来他可能管理一个十几万万人的超大型财团,他哪里管得过来!

    关键他不是一个优秀的领导人,他不知道如何改善企业管理,如何的优化内部机制,如果这道坎迈步过去,他始终也难以上台面。

    李和终于明白,到了他这个阶段,请职业经理人的事情耽误不得了,让他做技术还行,让他做管理,简直白瞎了。

    可是请谁呢?

    在他为这个问题而苦恼的时候,史威廉敲门进来了。

    李和站起身,“请进,辛苦了,请坐,有什么事吗?”

    史威廉笑着道,“李先生,我要郑重的向你介绍一位客人?!?br />
    “客人?”李和正疑惑着,却从门口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曼妙高挑的身材,让人眼前一亮,“郭小姐,好久不见,幸会,幸会?!?br />
    “李先生,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客气了?!币簧枚那嵝?,郭冬云朝他握手。

    史威廉摊摊手,“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先走了,你们聊?!?br />
    “你先忙?!崩詈桶咽吠统隽嗣趴?,转身对郭冬云道,“你怎么到这来了?!?br />
    “怎么你们能来,我们就不能来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这么大身份,一般人可是请不到你?!崩詈透沽艘槐璺帕怂?。

    郭冬云正色道,“我这次是从远东来的,主要是帮助日苯企业做杠杆并购和财务策划?!?br />
    “远东?”李和的心里有点吃味,虽然他已经在远东挖了不少人,可是依然不想便宜日苯人。

    “远东的木材加工厂、水产基本被日苯人把控了,日苯电信电话、丰田、丸一、住友、三井物产、大林组、新泻中央银行都去了,至少不下100家日苯企业,资源开发,重大工程建设都有日苯人的影子?!?br />
    “草!这是鲨鱼搁浅,都想咬一口??!”

    “咳咳!”郭冬云对李和的粗口表示了不满。

    “抱歉,气急了?!崩詈娃限蔚男α诵?。

    “这边你们内地人可是真多,我这次是从哈巴罗夫斯克特意坐火车来的,全是你们的人,大包小包五金、香烟、还有你们的一种酒叫什么二头,都是结成了帮活?!?br />
    李和纠正道,“那是二锅头。卖烟是卖对了,苏联现在是缺烟,再却下去,估计苏联人民离造反不远了。我抽的烟都是他们从香港给我带过来的?!?br />
    苏联政治经济出现大量问题,例如消费品严重不足,市场上只有劣质的货品,人们必须轮候获得少量物资,人们必须大排长龙,以轮候生活必需品。通货膨胀也令人吃不消,只有权力阶层才有机会获得好东西,引发出内外大量矛盾。

    郭冬云道,“我再透漏个消息给你,苏联的财政已经面临高压了,已经派代表团去了你们内地,要借七亿美金。武器、军备又成了新生意,据说核武器流出去了,在国际上引起了恐慌。另外,苏联打算向西方出售新的空间用动力堆和及其和平号空间站,正在到处找买家?;褂刑邓樟教炝煊蛘谏桃祷?,这就叫门户大开是吧?!?br />
    “真是穷疯了??!”李和不知道国内最后有没有借,这相当于乞丐找喜儿她爹杨白劳借钱,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反正西方肯定没借,口惠而不实,只剩下忽悠了。这苏联穷的是什么都要卖了,前阶段就连地球侦察卫星拍摄的世界各地的像片都已公开出售。这些卫片对于绘制地图、探矿、记录海岸线的流蚀,调查植物生长和土地利用情况均极有价值,因此受到许多国家研究机构的欢迎。

    “空间站七八亿美金打底,美国人不会做这个冤大头的?!?br />
    买不如抢,抢不如偷,偷不如骗,骗不如借,借不如借了不还,这是现在所有人的逻辑和共识。

    凭本事借的,为什么要还?

    同理可证“凭自己本事杀的人凭什么要偿命”也确实没问题。

    “要还钱”、“要偿命”的规则是建立在良好社会持续的前提下的,可是目前的苏联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哪里还有规则可言!

    所有人都企盼着苏联能宣布一些重大的措施,当然戈地图从来不让人失望,先后提出了四个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文件??上д庖荒暾喂?,争权夺利的斗争白热化,政治、经济和民族?;恢谝黄?,在此情况下,没有人也没有精力顾及经济改革。

    包括叶利钦首次访问美国。他在纽约一所大学的演说中宣称:“俄罗斯已经做出了自己最终的选择。俄罗斯不会走社会主义道路、不会走**道路,它将走美利坚合众国及其他西方文明国家走过的那条文明之路?!?br />
    痴心妄想的戈地图,雄心万丈的叶利钦,无妄之灾的吃瓜群众,痛苦的苏联士兵,这就是苏联最后一年最生动的写照。

    苏联在崩溃的道路上策马狂奔。

    宣布独立的不止立陶宛、格鲁吉亚这些独联体国家,还包括俄罗斯联邦的一些自治共和国和自治州,像车臣、鞑靼、卡累利阿、雅库特、科米、图瓦之类有野心的政治家们都要求另起炉灶,也不愿意跟俄罗斯一起玩耍了。总之就是不想当总统的政治家不是好的恐怖分子。

    郭冬云道,“所有才会给你这么多机会,首富先生?!?br />
    在她那鲜艳的红唇一角可以隐约见到一丝微笑。

    李和苦笑,“首富?马上就要变成首负了,负债的负?!?br />
    “还有什么能难得住你?”,郭冬云自然认为这是李和谦虚。

    李和认真的道,“你觉得我这草台班子能走多远?”

    郭冬云冷静的道,“我很高兴你能认识到你的不足,想做一个财团并不容易,我的建议是在执行力下滑时要引入职业经理人,任何时候,每个成长的公司都会用到职业经理人。外界很难想象通用、洛克菲勒、沃尔玛这样企业中不同层级职业经理团队是多么的庞大。而且他们都有自己创新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是执行方法,执行方法高效率了自然专业就上来了,专业上有成绩了就想着扩张,尝试着做行业第一,自然就水平高了。好的体系可以促进内部创新,而坏的会扼杀创新?!?br />
    看着她侃侃而谈,甜美声音让李和倍感享受,李和突然灵机一动,“有没有更远大一点的理想?”

    “我在四十前年有可能成为高盛合伙人,还要怎么样的远大理想?不给公司做倒闭我是不会走的?!彼孟窨炊死詈偷男乃?。

    李和不屑,继续努力道,“咱做人能不能有一点更高的追求了?你就没想过亲手执掌一家市值过千亿的企业?!?br />
    他实在想不出比郭冬云更合适的了,要经历有经历,要学历有学历,要能力有能力,而且社会资源又不差,简直是妥妥的职业经理人的合格人选。

    “你的理想又是什么?”

    “不用干活光睡觉!”李和脱口而出。

    郭冬云笑吟吟的问,“那你准备付出多大的代价?”

    她这次没有直接拒绝。

    李和斟酌道,“你是同意了?”

    “待遇条件我不在乎,你知道我不差这些,我只想知道你可以让我行使多大的权利,扯手扯脚的,跟我在高盛有什么区别呢,也只是提线木偶罢了,如果你只是需要提线木偶,自然是有许多合格的人供你挑选。而且你也知道,我要是不能放手做企业规范,人事管理体系,内部管理体系根本没法健全,我有天大本事也搞不定。我也不一定适合你的需要?!?br />
    “人权、财权、事权我统统授权给你?!崩詈拖铝司鲂?,“你不用担心有掣肘,远大集团和金鹿集团和你将要管理的中国地大集团并不冲突,你可能不了解,地大集团是我新组建的,完全是一个崭新的面貌,他的下面目前是一个在建的汽车厂、仪表厂,还有与国内许多企业、研究所合资的锻压厂、机械厂、线缆厂、刀具厂,随着我在这里的收购进展,地大集团的规模也会越来越大,光是旗下的合资厂可能就有至少五十几家,有可能任意一个合资厂都是几十个亿的规模。另外,将来要是有可能我会把我旗下的家具厂、鞋厂、饭店、酒店、房产工厂、工程公司、印刷厂、教辅公司、物业公司统统的纳入地大集团。所以不用怀疑地大集团的规模也就远远的超过金鹿集团和远大集团。那么,我说清楚了,郭小姐,你的意思?”

    郭冬云无奈的道,“你一下子给我透漏了这么多的秘密,我还能拒绝吗?”

    她想不到李和居然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产业。

    李和高兴的伸出手,“那么欢迎你的加入,合作愉快?!?br />
    “合作愉快?!惫埔步艚舻奈兆×死詈偷氖?,“等我一个月,我离职前需要把所有的手续交接完毕?!?br />
    李和笑着道,“没事,不过时不我待,我现在麻烦你先展开工作?!?br />
    郭冬云道,“那行,我这也算提前领工资了,你说呗?!?br />
    “在国际市场和苏联银行帮我大规模的借入卢布,我用旗下的美元债券和股票做抵押?!崩詈投园⑷脑似恢蹦钅畈煌?,所以想效仿一下。

    苏联时期,阿三哥一口气找苏联贷款买了100多亿卢布的武器,还款也还卢布。当时的汇率比是100亿卢比相当于110亿美元。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了债务,可惜卢布不值钱了。阿三哥运气爆棚,只用了300多万美金就从市场上买下了100多亿的卢布,偿还了债务。

    虽然有段子的成分,可倒是实打实的珍视,因为不管阿三哥受益了,后面欠苏联债务的社会主义兄弟们都受到了好处,包括中国,等于之前购进的武器就是白菜价。

    所有这一次李和不但自己要捞一笔,还鼓动刘保用等人拼老命的买武器,能赊账就赊账。

    郭冬云立马就领会了李和的意图,“没问题?!?br />
    郭冬云走后,李和喊潘友林过来,告知他开始向郭冬云交接手里的手续。

    实际上没用一个月,郭冬云就已经正式加入李和的团队。

    第一件事就是招募人手,为此她亲自去了伦敦,这样不但可以招人,还可以在伦敦金融市场大规模的借入卢布。

    于此同时,历史的车轮滚动向前,那些没有抓住车轮的人事物,就那样跌落在尘土,留在原地,慢慢的死去,腐朽,被人遗忘。

    1991年8月20日,爱沙尼亚宣布独立。

    8月24日,乌克兰宣布独立。

    8月25日,白俄罗斯宣布独立。

    8月27日,摩尔多瓦宣布独立。

    8月30日阿塞拜疆宣布独立。

    在8月31日,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同时宣布独立的这一天。

    李和站在酒店的楼梯口大声的向所有在场的人宣布:向莫斯科挺近!

    他只能寄希望于美国人能留口汤给他!

    胜利的果实是别人打下的,他能捡几个果子,已经是造化了!

    ps:大家能不能用票把老帽砸个生活不能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