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十这顿年夜饭主办单位是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主持晚宴的是驻乌克兰大使张希云,他们一改以往在使馆招待宾客的传统,举办地改在了基辅国际酒店,乌克兰党政军大大小小的领导、各国驻乌克兰使节、中资机构、华侨华人、中国留学生代表等近1000人出席。

    张希云喜气洋洋,从来他可都没过这样的场面,因为要摆阔气是需要钱的!

    在其他国家的使馆,华人华侨、中资企业普遍多也比较富裕,华人华侨的同乡会和各种社团一般都是积极赞助这种使馆联欢会的。

    可乌克兰这地方华人华侨比较少了,没法给赞助,所以以往都是使馆自己买单,一直以来使馆的联欢会都是在小打小闹。

    但是这一次不同于以往,因为有财大气粗的李财主为这次活动提供了赞助,李和财大气粗的包下了基辅国际酒店!

    李和给他们省了一笔经费,还能办的更加场面阔气,大使馆当然乐意了!

    为了跟中国东八区的时间接轨,晚宴的时间选择在了乌克兰时间下午五点钟。

    大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共庆羊年春节。

    张希云大使先是按照规矩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辞。赞扬过去一年中乌两国往来频繁,各领域交流与合作继续蓬勃发展。此次活动不仅是庆祝中国新春佳节,也是为了祝贺中乌两国传统友好关系。

    李和在下面听着觉得都是反话,友谊是挺不错的,他们这些中国人都变成了世界公民,偷偷摸摸的搬人家家底。

    招待会上,自然少不了蹦蹦哒哒的歌舞节目。

    随后,“咻——嘣!”随着一声巨响,烟火像箭一样,直冲云霄带着尖锐的破空生,呼啸着划过夜幕,到了哨音渐低时,嘭,声震四野,华丽玄目。

    燃放的焰火点亮了首都基辅市的夜空。

    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还是李和这些人,都涌在街道上一起欣赏这徇烂的天空夜景。

    这是李和赞助的钱从国内空运过来的,在十几分钟咻咻的声音中,嘣掉了一百多万。

    李和俨然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乌克兰副总理季雅科夫亲自朝李和举杯,“李先生,为了友谊干杯?!?br />
    他想到一个中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乌克兰给他送钱送好处,为他的口袋操碎了心,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的精神!

    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他发财的人!

    “干杯?!崩詈托ψ啪倨鹆吮?,这个国家的官僚群体性的从头至尾的贪婪了,贪婪的无止境。后来第四任总统尤先科想整治**,先拿了软柿子捏,一次性把全国23万名交通警察全部解雇了,后来也是然并卵。

    李和也乐得他们贪,他们敢收,他就敢送。

    春节过后,大家又各自开张了工作,李和每天的事情就是对所有人的情报做汇总,然后决定哪些可以收,哪些不收,最后签字划拉钱出去。

    袁明等人不晓得从哪里弄了一个旧电机回来,抬回了房间后,一圈人围着看。

    李和也好奇的上前看了一眼,上面很多的锈迹,只有铭牌的锈已经被磨掉了,“德国的电机?好像是PCB钻孔设备上面的?!?br />
    张文郁道,“这个是我们在维尔纽斯克钻头工厂的一个旧厂房里发现的,已经坏了?!?br />
    李和笑着道,“坏了还拿回来干嘛?”

    刘保用激动的道,“坏了我们也要带回去研究一下!我们就想知道德国人是怎么造的35万转的高速电机的!”

    “差距是大?!崩詈透耪庑┤艘谎?,心里不好受,电机是机床的一个部分,国内的普遍应用的6万转,电机技术还在坑里趴窝呢,他只能安慰道,“慢慢来吧,总会赶上的?!?br />
    他这话自己都说的不自信,机床工业单纯靠搬迁、技术引进很难追赶,它一定是在大量实践,基础数据积累的基础上不断实现技术演进,一味靠引进从而缺少最基础的研究、积累。

    袁明掰着手指头道,“其他的先不说,什么系统、封装、精度,咱们统统不提,就说部件里面最简单的元件,继电器、电阻、电容、二极管、接线端子这些最简单,咱们哪一样是合格的?最可恨的是接口插座这样最简单的咱们都要进口??!同志们,这趟出来我感觉到耻辱??!”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电子信息集团的刘仪伟书记道,“东欧的技术都这样了,更遑论英美了,更没法比了?!?br />
    李和叹口气,站起来拍拍手,“行了,大家也不用感叹,咱们目前在这里做的事情不就是为了追赶嘛,前几天咱们搬空了超硬质材料研究所的时候,张文郁同志,不是还说嘛,咱在功能部件方面起码已经可以做突破了,双摆头、角铣头这些东西假以时日我们自己也能搞出来?!?br />
    刘保用等人舒了一口气,只能点点头,认识到这种差距后,众人对挖苏联专家这件事情更加的认真了,只要重量级别的人物,他们都是亲自去请,亲自给保证待遇。

    下狠心只要能把这些苏联专家的脑子挖空了,当亲爹供着都没关系。

    从国内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尚未贯通的新亚欧大陆桥都被中国用上了,这条国际化铁路交通干线基本上都是中国人的货物。站在基辅酒店门口,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全是黄皮肤的中国人。

    最近又流传出来了好几个笑话,乌克兰金属研究所与马钢代表组成的苏联冷弯型钢专家代表团去中国访问,与中国钢铁研究总院冷弯型钢研究所达成了技术合作协议,乌克兰代表团的人正兴奋的准备挣大钱的时候,结果回来,发现他们的研究所的人跑干净了,实验室和仓库都被中国金陵轧钢总厂给搬空了。

    乌克兰金属研究所代表团的人去找乌克兰政府,乌克兰政府的答复很明确,你们要去找莫斯科,你们研究所一直归莫斯科管。

    金陵轧钢总厂的人此时还没有走,把这群垂头丧气的代表团的人给请了过去??推谋Vに?,中国人民向你们敞开了怀抱。

    这些人没地方,干脆都跟着轧钢总厂的人走了。

    鲁东省副省长、鲁东大学代校长按照去年的访问计划,率领代表团访问乌克兰超硬材料研究所,结果飞机落地没人接不说,到人家单位门口,发现也是空空如也。

    他们只能到大使馆先打听情况,晓得被刘保用等人给搬空了以后,鲁东大学的校长李树才当场就急了,“咱们学校晶体材料实验室可是国家重点实验室,还在建设当中呢,你们给搬了,我们到哪里取经??!”

    刘保用拍着胸脯保证说,“没事,到我们第五研究院不是一样嘛?!?br />
    鲁东代表团一行,只能作罢,第二天就回国了。

    主要卖清洗剂的蓝星集团也来了,在基辅酒店里得意洋洋的向大家炫耀只要20万美金,就可以购进原来需要200万美金的设备,占了大便宜了!

    总经理任建心本来指望大家夸夸他的谈判技术,中国人里面可没有他这么会杀价的!

    可是大家看他们的眼神都是看二傻子的表情。

    那眼神分明再说,这犯得是什么精神???

    蓝星集团后来终于打听明白了,他们果然是二傻子!

    在明白人的指导下,任建心果断撕毁了原来的合同,连夜安排人给苏联生产力委员会主席德拉贡佐夫送去了二万美金。在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情况下,之后只花了一万美金就买下来了这批设备。

    让他膛目结舌,大开眼界,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国了,变成了常驻乌克兰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