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带着丁世平等人开车到了乌克兰,刘保用等人不用说,自然也是跟着了。

    他们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花了一万美金把乌克兰工具研究所、乌克兰科学院超硬质材料研究所、维尔纽斯克钻头工厂,连同人带机器给搬空了。

    第一仗干的漂亮!

    张文郁团长当场发出豪迈宣言:中国的金属切削技术迈入国际先进水平。

    令李和想不到的是,他这次到乌克兰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一拨人接着一拨人从国内过来,一大堆的慕名来捞金捡漏的团队,里面国企、私企、集体企业,不下一百家。

    这还没算上那些私下里单飞的倒爷。

    这些人都扎堆聚集在李和下榻的基辅国际大酒店的周围。

    都不是瞎子啊,有点关系的,都知道东欧这一片是宝地,早先去的人可是整船整船的设备往国内拉!

    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有一个姓李名和的大土豪,大金主!

    李和现在想低调都难了!他这样挥挥手上千万美金的土老财的光芒是怎么都遮挡不住的!

    谁都知道啊,跟着李老板有肉吃??!

    有好处了,谁不想着往跟前凑??!

    李和不得安静了,来了这么多的大佬,而且人家是为了他来的,他自然要出面一一宴请,今天是冶金工业部部长,明天说不准电子工业部部长,后天说不准是统配煤矿总公司书记,光是部长和副部长前后来来去去就来了七个了,反正来的人形形色色。

    你个卖煤的你来掺合什么!

    李和就搞不懂了!

    但是大多数人都是以参观访问的名义过来的,只是跟乌克兰官方象征性的会个面,还是停留时间不长。办事的主要还是他们身后跟过来的企业。

    姿态高一点的会跟他说,小李子啊,年轻人有前途,我看好你哟,不怕不怕啦,听我指挥打胜仗!

    姿态低一等的会跟他说,李哥啊,以后跟你混了,有事情你说话,指哪打哪!我可以成为你的有力支柱,为你的事业添砖加瓦!

    也有人不好意思直接抱大腿的,他们隔三差五的要请李和吃饭,无非一个意思,哥们在国内还是很牛的,我老子第一,我第二。今天在国外你罩着哥,哥明天回国照顾你。

    李和是一天一小喝,三天一大喝,喝的有点伤了。

    他只能怪自己了,自作孽不可活了,闹得动静太大了,这都传回了国内了??墒腔八祷乩?,这种事情他真的压不下去,反正他现在是名声在外了,就连浦江建工集团的张培林都是偷偷摸摸的透过于德华表明要跟过来掺合一脚。

    他跟刘保用说,“哎,真心累?!?br />
    刘保用道,“别得了便宜卖乖,知道有多少人做梦想要这样的官方表态吗?你还不知足?!?br />
    “知足,知足?!崩詈拖胂?,还真是这样,每个国家的大佬出访身后都是跟着一群商务代表团,都会有专题投资促进活动。

    跟大佬有肉吃的道理都懂。

    乌克兰人民今年的冬季特别难熬,除了一些国际性酒店和重要企业单位,都是没有了供暖。苏联提高了各加盟国的天然气价格,这会都还在撕逼呢,不涨价乌克兰都没钱给,更别提涨价了,指望企业和民众更没戏,拖就拖吧。

    元旦过后,潘松等一行人从莫斯科赶到了基辅。

    李和狠狠的给了一个拥抱,“辛苦,辛苦?!?br />
    “可把你等来了?!迸怂尚π?,忍不住有点激动。

    李和看着他那粘着冰渣子的大胡子,问,“外面冷吧?!?br />
    “还好?!迸怂伤呈职汛蠛由系谋痈鄣袅?。

    “入乡随俗了?”

    “哎,我这胡子不行,亚洲人的体毛不富裕,好不容易留了这么多年才留了这么点?!迸怂尚ψ诺?,“不过好歹有点用,我就经常冒充中亚过来的,我要是不开口没人能想到我是中国人?!?br />
    “莫斯科那边怎么样?”李和不由得兴奋的问道,那里才是重点??!

    潘松摇摇头说,“没这边这么乱,可也差不多了,但是依然控制的很紧?!?br />
    丁世平进来说,“走吧,咱们去喝一杯,饭菜都准备好了?!?br />
    这一次大家尝试喝的是伏特加,不过李和却是喝不了,他只喝了一杯,就感觉喉喽给烧着了一样。

    潘松和丁世平、兰世芳等人大概是习惯了,喝的丝丝甜甜。

    李和道,“老潘,老丁,老兰、你们这些年都没有回国了吧,今年允许你们回去,回家看看孩子,潘松你闺女都上小学了,再不回去,真不认识你了?!?br />
    潘松苦笑道,“你不是说就这一年了吗?熬熬一年没啥的,再说平常也电话联系,他们在家也很好。现在是紧要关头,咱们手里找过来的人都是一些不老实的,我还得看着他们?!?br />
    丁世平见李和望向他,笑着道,“我就更没问题了,我儿子都初中了,不需要我操心?!?br />
    李和笑问,“嫂子没怨言?”

    丁世平理所当然的道,“我在外面给她们挣嚼谷,她们还能要怎么样磨牙,没事的?!?br />
    他记得李和给他们的承诺,回国后每个人都给一份事业,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业,可是他晓得李和的底子和为人,肯定给的不会差。那时候回家才叫衣锦还乡,才叫风风光光,现在回去那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了。

    “我?”兰世芳冲李和举杯,“我更没问题了,孩子争气,考上了城里高中了。小闺女也听话,学习也扎实,我让我婆娘在城里买了房,现在一家子是城里人,做梦都笑醒哩,她要是敢嘀咕,我回去非臊她呢?!?br />
    听了这话,众人不禁哈哈大笑,虽然说得有点粗俗,有点大男子气,可这里面男人沉甸甸的责任感和厚重的感情,大家都能听的出来。

    李和给何芳去了电话,告知她今年过年是回不去了。

    何芳在电话里沉默了会,只是道,“没事,你照顾好自己就成,我带着孩子好好的呢。我老娘、兄弟都在呢,过年也不孤单?!?br />
    “那就好?!?br />
    “前天我给你妈寄了点钱还有东西回去,东西都是老家里没得。她还回电话说收到了,很想李览了,要咱带回去给她看看?!?br />
    “那你回个电话跟她说清楚,不要说我在国外什么的,省的她乱操心,就说我工作忙?!崩詈偷墓食ね靖久挥邪旆ù蚧乩霞?,只能让何芳转述了。

    临近春节,他这边的活动基本都停了下来,每天都是躲在有暖气的酒店猫着,外面太冷了,他根本不想出去。

    酒店的顶层大厅里,每天都有各种活动,身姿妙曼的女郎,尽情的起舞,眉梢含情,妩媚到骨子里的神态勾人心魂。

    乌克兰的妹子美如水??!

    少数胆子大的中国人,已经在这里开了洋荤,只需要一件平常的羽绒袄或者一点小钞票就能得了一个妹子的欢心,真真的醉生梦死。

    大部分还是跟李和一样能把持住底线的,除了工作就是吃和睡。

    也有人经常鼓动李和找乐子,更直接的都送到了他房里。

    他做了这么长时间和尚了,早就心痒痒了,可是呢,他有贼心没贼胆。这里这么多中国人盯着的,回国要是传到她媳妇耳朵里。

    那么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依照何芳的脾气,他第三条腿就不用指望直立行走了。

    所以他经常在是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之间进行复杂的思想斗争。

    这是个很深的哲学命题。

    李和听说overview这家乌克兰最大的汽车厂已经停工,他迫不及待的就带着铁木耳等人去了地方。他对这家汽车厂是没有能力染指的,这里有名有姓的企业早就让人给钉死了,他只能喝喝汤,所以他现在只对刚刚退下来的几个总工程师感兴趣。

    这几位老工程师看到李和送过来的牛肉罐头、猪肉罐头、面粉,激动的泪流满面,一再表示,科学不分国界,愿意去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继续发挥余热。

    李和怕夜长梦多,亲自安排人到大使馆他们的全家老小办了签证,然后让他们跟国内的回程人员一起上了去中国的飞机。

    路过一所大学的时候,李和不自觉的多看了一眼。

    丁世平停了车,李和下了车,在寒冷的冬季里吐出了大口大口的白气。

    铁木耳道,”这个是基辅理工大学?!?br />
    ”我知道?!?br />
    李和要一个人进去,不准别人跟着。

    越往里走,他的心里越糟,眼泪水唰唰的下来了,马上又哭不出来了,他用手去擦眼睛,却感到脸上一阵的刺痛,原来脸上的泪水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冻成冰渣了,眼睛都难于睁开。

    他看不清路,摸索着往回走,一下子滑倒在地。

    铁木耳等人赶忙上前把他扶进了车里,开足了暖气。

    “李先生,你没事吧?!?br />
    “没事?!崩詈脱鲎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这么难受了。

    他点着了烟,却发现鼻子也堵死了,拼劲全身力气,鼻子也灌不进一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