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此时很清楚,他的对手大部分可能是韩国企业和一些英国企业。至于美国佬,他们的重心可能是基辅和莫斯科,那里才有最大块的肥肉。

    而日苯人呢,从他得来的消息来看,日苯的企业状况并不是太好,之前虽然是泡沫,可是毕竟有可观的账目利润,企业要投资,没钱找银行贷款都非常的容易。

    比如房地产的行业繁荣,原来100万的固定资产,现在涨到了1000万,账面上就有900万的利润。

    银行一看,可以啊,贷款给你,给你700万的贷款,一点毛病都没有。

    日苯企业把款贷出来了,一看股市来钱这么快,还做个毛的实业??!

    继续投钱去股市或者房产吧!

    推的越来越高。

    最可怕的是这里面还有杠杆,泡沫当然越吹越大了。

    李和通过这一次也了解到这些美国佬有多狠,做空以后,对赌方自然有破产还不起债的??擅拦嘶嵬?,这些欠款被包装成衍生金融产品并投入到金融市场,并承诺未来可以赚钱。但那些轻信承诺的购买者,不论是个人或是团体,后来都输的很彻底。

    现在呢,日苯人的泡沫碎了,李和不认为他们还有多大的能力来跟他竞争。

    所以他对日苯人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雅尔尼见李和要走,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

    “李先生。李先生?!?br />
    李和从车上探出头,点了一根烟,道,“这个厂子里,目前研究员和专家有440多人,如果你能帮助说服至少100人去中国,我将给你10万美金。100人是底线,如果少一个,你的酬金将少1000美金。也就是说,如果只有80个人愿意去中国,你只能得到8万美金!翻译给他听?!?br />
    雅尔尼听完江保健的话,既是高兴又是为难,“许多人都吃不上面包和土豆了,如果有工作,他们肯定乐意,只是他们很多人都是有父母、有孩子,你晓得,这很难?!?br />
    李和道,“他们可以携带家眷,同时每个月按照他们的资历发工资,最低每个月是100美金,如果是博士一类级别的可以到达500美金。你不能随便找没能耐的工人来糊弄我,如果他们没有本事,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去吧,我等你消息?!?br />
    “100美金?”雅尔尼有点不敢相信,在他的印象中中国人并不富裕。

    李和道,“去之前都会有安家费和合同协议,这个不需要担心?!?br />
    “一定如你所愿?!毖哦岣吒咝诵说淖吡?。

    袁明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了,急忙对李和道,“忘记说了,如果交接完了,第一件事就是要封存资料室?!?br />
    李和笑着道,“袁师傅,这个不用你交代,我已经安排好了?!?br />
    然后招呼丁世平开车走人。

    袁明松了一口气,“你这是大手笔啊?!?br />
    他也没有想到李和会这么有钱,近一个亿的美金,不眨眼就花出去了。

    李和笑着道,“投机倒把做的早而已?!?br />
    袁明无奈的道,“你这人啊,胆子也确实大。我看你现在的计划挺大的,又是挖人又是买厂子,其他先不说,你这些设备怎么运回去?”

    “刘保用同志没和你们说?”

    袁明道,“我提出一个建议吧,现在不是流行合资吗,咱们合资怎么样?”

    “合资?”李和现在还不清楚袁明的身份。

    许大使在旁边道,“袁明同志,是航天航空部的部长?!?br />
    “副部长,副的?!痹餍ψ诺?。

    “你好,你好?!碧熘?,李和此时心里的震惊!不是因为对方的来头大!而是因为历史改向了!他在单位待了那么多年,主管单位的头头脑脑,他是都知道的!

    要不然还怎么混!

    可是这位突然窜出来的袁明,他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他本来以为是其他单位的!

    到底哪里改了,他真的不明白了!

    虽然震惊,可是面上还是要掩过去。

    许大使又接着介绍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人道,“这位是电子集团的刘书记?!?br />
    “你好?!崩詈鸵部推某拔樟宋帐?,算是重新认识了。

    刘书记道,“我觉得合资这个建议好,88年的时候,我们光纤厂就是长安的电缆厂和日苯古河电工合资的,去年开工的浦江的永新彩色显像管也是浦江电真空电子器件公司和香港永新公司合资的,效益都很不错?!?br />
    “袁部长,刘书记,我听你二位的,你们意思的是?”

    袁部长摆摆手道,“最终还是要看组织上的意思,不是我个人的意思。刘参谋已经打报告回去了,我们先耐心等下,有这个心理准备就是了?!?br />
    “没问题?!崩詈偷比灰蚕牒献?,不然他一个人绝对没有能力消化。

    要是能在航空部门下面组建一个集团出来,那将来就是大发了,不管是航科还是航工,旗下至少都有十几家上市公司。

    一连几天,李和接着收购了好几家厂子,其中就有两家机床企业,不过都不是公开竞标,根本没花多少钱,铁木耳给每个厂长送了6万美金。

    这四家厂子总共他才花了70万美金,还包含了公关成本在里面!

    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袁明等人也是全程陪同,嘴巴都笑歪了。

    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李和的嘴巴都淡出鸟了,天天土豆、面包,他也受不了??!

    他现在只想吃碗羊杂汤!

    带着铁木耳大街小巷的瞎溜达,不看地图,不问路,走到哪里就是哪儿,寄希望于会有传说中的美食店??墒撬苁?,这里的餐厅本来就很少,只有一些接待外国人的餐厅,可传出来的都是那种腻的烦人的奶油味。

    外面的治安并不好,起码从出门到现在伊万诺夫和丁世平的拳头就没闲过,倒在地上的不是小偷就是抢劫犯。

    李和每次都跃跃欲试,可是这两个人根本没有给他留机会。

    这里的书店很多,他信步走进了一家,翻了几本书,大部分都是捷克语和德语、英语的。

    他准备买一本卡夫卡,虽然他看不懂,可带回去装逼也是好的。

    他刚转过身,书店老板看到了他的正脸,朝他大喊,“go,out!”

    “what?”李和还没闹明白什么情况。

    老头子气呼呼的用蹩脚的英语道,“只为老布拉克人开放!”

    “ok?!闭飧霰谱暗?,李和给他满分。

    他在老头得意的眼神中出了书店,转身对铁木耳道,“打听下这个书店房主是谁,如果他卖,我出三倍价格,如果他租,我也出三倍价格,要求很简单,就是让这个老头子赶紧的滚蛋!快点,我在这等着?!?br />
    铁木耳走后,李和就坐在书店对面的台阶上,跟丁世平一起坐着抽烟。

    穿着波西米亚风格短裙的姑娘从他跟前撩过,独特的印花元素,轻松随意的剪裁,带有几分少女的生动,充满了飘逸感,总让他忍不住多看几眼。

    铁木耳带着一个胖乎乎的老头来了。

    老头说,“我和谢克的友谊牢不可破?!?br />
    他对丁世平掏出来的一沓美金视而不见。

    李和再次冲丁世平点点头,丁世平又拿出来了一叠。

    老头眼神陡然亮了,不过还是继续强硬道,“这位先生,你这是在亵渎友谊!这么一点钱怎么可以收买友谊!我和谢克有二十年的友谊!”

    丁世平又加上了一叠。

    老头还要继续梗着脖子。

    李和不耐烦的站起身,作势要走,“yes,or ,no?”

    “yes,yes,我想谢克是不会责怪我的!如果我们之间真有友谊,他就能体会到我的生活的艰难!”老头子毫不犹豫的把5000美金揣进了口袋里,然后道,“我现在就去和谢克谈!”

    李和自然高兴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书店里就传出了激烈的挣扎声和骂骂咧咧声。

    叫谢克的书店老板,站在门外朝李和大骂。

    要下地狱的东方人!

    嚷嚷着要找警察。

    李和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对着那个房主道,“我要让他今天搬走,今天必须搬走,违约金我来出。我明天来接手房子?!?br />
    房主自然一个劲的点头。

    “走吧?!?br />
    李和也感觉有点无聊了,无聊了自然要在找点事情来做。

    捷克的大选终于落幕,哈维尔毫无悬念的胜出。

    捷克政府7月份一开始就实行了一系列私有化经济政策,要把绝大部分国有企业改为股份公司,吸收国内外资金来投资。

    潘友林聘请的投行团队已经全部抵达了布拉格。

    李和现在为了节省时间,把所有的收购业务委托给投行,由他们策划和执行,毕竟还是他们具有丰富的国际并购的经验。他们对这次的顾问费也抱以厚望,他们要想拿到顾问费,自然要尽可能的促成交易。

    高盛、贝莱德、莱茵资本、苏黎世银行、波士顿第一银行,这些本来就是和李和有打过交道的,他在远大集团和金鹿集团、以及美国、香港、马来西亚的股票大部分都是托管在他们的手里,至于资金大部分都是存在瑞士银行、汇丰银行和波士顿第一银行。

    高盛的史威廉更是李和的老熟人了,一见面就很聊的来。

    他一来就打消了李和对斯柯达的想法,“我说的这些话,可能违背了我的职业道德,但是出于我们一直良好的合作关系,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大众早就委托了莱茵资本、贝莱德对斯柯达的股票进行暗中收购了,如果不是因为跟雷诺的争斗,可能早就结束了这场收购。而且出于德国和捷克的良好关系,我想你的机会可能不大?!?br />
    “谢谢了?!崩詈偷故钦娴奶チ耸吠慕ㄒ?。

    “如果你真的对对汽车业感兴趣,我倒是有一个建议?!?br />
    “你说?!?br />
    “罗马尼亚的阿罗汽车,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阿罗”吉普车厂是罗马尼亚惟一一家生产吉普车的工厂,1989年以后,该厂陷入瘫痪状态。罗马尼亚政府想请外国大公司收购“阿罗”吉普车厂,但是没有一家外国厂商愿意?!?br />
    “真的要出售?”阿罗吉普在国内还是非常有名的,特别是阿罗243、阿罗244,在部队和机关大院都属于常见车型。

    待史威廉肯定的点点头后,李和决定收了!

    潘松在东欧各国挖人的效率让李和很不满意,他干脆让潘松在东欧各国的首都直接聘请律师、咨询公司、谍报公司,让这些公司兼职干起了挖了人的活,有钱他们当然干。

    刘保用回话很快,向李和透漏出合建科技园区的建议,以航天航空部、第五研究院、电子信息集团为首与中国地大集团合资。

    其他方面都没有问题,唯一为难的就是这持股比例了。

    公司股权结构合不合理并没有唯一确定的判断标准,适合公司实际情况的股权结构就是对公司来说最合理的股权结构。

    但是,什么是最合理的呢?

    他不解。

    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就算控股了,他说话能算吗?

    最后一连想了两天,李和跟考察团的人开了一个协商会,他直言不讳的道,”大家也知道,我这次光在捷克至少要收购20家企业,至少涉及到了5个工业大类,11个工业中类,像机械设备、通用零部件这些,你们可能感兴趣,对你们有用。但是像皮革、塑料制品业这些对你们帮助不大吧?“

    刘保用道,”还是按照你自己说的,民用工业这一块,都归你?!?br />
    李和苦笑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们晓得的,我这后劲不足,假设你们挑选完了,一部分苏联专家归我带回去了,可是首先一条,这沟通就成问题了,住宿也是问题?!?br />
    袁明道,”我们非常尊重你的意见,你说说吧?!?br />
    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晓得这阶段李和的钱,那是跟流水一样的出去。而他们也不能一直干拿好处不干事情了。

    李和道,”我自己有皮革厂,也有皮鞋厂,所以这些设备带回去都用的上,苏联这些相关的专家也能发挥的上特长??墒怯幸坏?,我带回去了,没有外国专家局的同志们帮忙,我怎么也不行的,比如我准备新建的汽车厂,我刚刚收购了阿罗汽车,那个厂子可是有400多名工程师,而且大部分都表示愿意跟我回去。这些你们都不能撒手不管吧。我希望咱们能形成互助?!?br />
    总得意思就是一点,他出钱又出力,不能白忙活??!

    袁明道,“你那汽车厂,我们也不感兴趣,你可以独资。翻译这些,我们也会帮你协调。至于用地,你选好地方,我们也帮你争取一下。汽车生产资质审核这块你要问下夏理同志了?!?br />
    ”我代表工业部给你表个态,我保证没有问题?!案崭沾庸诠吹?,一直很少说话的夏理,这时候见到袁明询问,终于开口了。

    ”那锻压厂呢?“李和再次问道。

    袁明想了想道,“我建议是合资,我们第五研究院,还有扬洲机械厂,可以一起合资。扬洲机械厂你应该不陌生,是一家有三十多年锻压机生产历史的大厂子,至于这持股比例....”

    李和笑着道,“这个我不谋求控股,但是我要求所有的科研成果共享?!?br />
    袁明道,“那这个更好了。咱先把东西运回去了,咱们做个资产评估,再具体协商怎么样?”

    “没有问题?!崩詈托ψ庞α?,如果没有成熟的厂子带动消化,他把斯米拉拆了带回去也是一堆废铁。

    所以他很认可这个方案。

    接下来继续协商,轻工业基本是李和独资,袁明等人协助。至于涉及到机床机械制造类的,一律是研究所协同同类成熟企业的合资,总共又协商出来了五家。

    李和只在一家仪表厂里面寻求了控股,因为他旗下还有一家胡大一新建的生产应变计的电测厂。

    夏理很守信用,没几天仰勇就高兴的打电话过来说,汽车生产资质的手续已经全部下来了,同时科委委员陈祖涛老先生也愿意出任宝马汽车的总工程师。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杭洲市委愿意支持宝宝汽车在杭洲萧山落户,规划了出来了50万平方米的地块供使用。

    李和很欣慰,他不是没有回报。

    国内的搬迁团队来了,有100百多人,简单设备10余台。

    他们是国内的石化公司的搬迁工人,在石化这样的大型项目中都很有经验,连大型的储油罐和石化设备他们都是不怵的。

    李和不需要管这些,他只需要安排国内的陈大地、于德华、仰勇接收就可以了。

    一不注意,已经进入了九月份。

    李和总共也才花掉了三亿美金,他还想继续花。

    他往家里打电话,惊喜的是,李览在电话里会喊爸爸了。

    他喜极而泣。

    真他娘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