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却是认真看了这一份英德捷三语的推介书,这一工厂的产品包括:铸铁件和可锻铸铁件、铸钢件、水轮机、钻床、镗床、重型锻压机械及齿轮箱。

    袁明对李和道,“不用看了,二战前,捷克是最辉煌的时候,世界十大工业国之一,人均工业产量甚至高居世界第四位。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光是斯柯达一家兵工厂的枪械产量就超过了当时整个英国的产量。哪怕是现在,捷克的机床出口也占世界机床出口的的百分之十,光对咱国内的贸易差额就有3亿美金。而一家斯米拉就占了捷克机床出口的百分之二十?!?br />
    李和被这话惊得膛目结舌,他只知道捷克的工业牛,只是没有想到这么牛!

    “那这得很强的教育体系做支撑吧?”

    旁边的许大使道,“捷克目前高等教育的入学率比英国高,你忘记了夸美纽斯是哪里人了?”

    “哎,我把夸美纽斯给忘了?!崩詈驼獠畔肫鹄纯涿琅λ挂彩墙菘巳?,他的的教育制度理论为现代教育奠定了基础,说是万国师表也不夸张。

    这些话,更让李和坚定了拿下斯米拉的决心。

    许大使道,“这次竞拍不简单啊,来了两个国家的大使,左手边的是日苯大使山田吉福,右手边的那个秃顶是韩国大使崔金成。李同志,你的压力很大啊?!?br />
    “只要你们给我撑腰,资金方面没有问题?!崩詈退档暮茏孕?,他知道这位许大使担心什么。

    拍卖师是个穿着黑色马甲的小老头,上台后一句寒暄也没有,直接公布道,“起拍价三亿七千万克朗,各位要出价的话,请举起你手里的小牌子?!?br />
    李和心道,不贵,16克朗大概折合1美金,这样一换算下来,一家国际知名的企业,居然才2000多万美金!

    开始会场上沉默了几分钟,这里都是跨国企业,没有一家急于出价。

    “四亿三千万!”韩国人忍不住先举牌了,一次性加价一亿,寄希望于把对手吓走。戴眼镜的中年人举完牌子,还朝周围蔑视的看了一圈。

    “七亿?!币患矣⒐钠笠挡坏戎鞒秩怂祷?,也跟着举起来了牌子。

    会场上立马就安静不下来了。

    大家窃窃私语,都没有想到,还没有开始,这竞争就已经这么大了,马上就能进入白热化了。

    许大使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袁明手心攥出了汗。据他们俩所知,李和的资金顶天也就几亿美金,能不能舍得在这样的企业里砸钱,还是未可知的!

    依次德国人、加拿大人都举牌了。

    “七亿一千万?!钡鹿撕芙魃?。

    “八亿?!奔幽么笕瞬桓事浜?。

    到八亿的时候,现场又是一阵沉默。

    “八亿第一次!”

    “八亿第二次!”

    “八亿第...”

    拍卖师已经准备不甘心的落锤了。

    “八亿一千万?!焙嗽僖淮蔚木倥?。

    “八亿四千万?!比毡饺顺寺冻鲆桓雒灾⑿?。

    “九亿!”韩国人报之以冷笑。

    猝不及防的美国人出手了,“11亿?!?br />
    许大使问李和,“要不咱们还是不要掺合了?”

    他见李和一直不举牌,以为是不是想退缩了,即使是想退缩,他也理解,这已经接近7000万美金了。

    袁明也看着李和,刚想张口,又憋了回去,他虽然也想把这个企业迁回国内,可是这竞拍的钱是人家私企的,他还没有糊涂到替人家做决定。

    李和笑着道,“不着急?!?br />
    他对一直朝他示意的潘友林视而不见,只是不停的摇头。

    此时,会场上举牌的只剩下了韩国人和日苯人,报价已经在14亿,而且每次加价的幅度都不大,没有超过一千万的。

    已经叫下了六七轮,其他人参与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李和朝前面的潘友林拍拍肩膀,“每次加价五千万?!?br />
    “14亿7000万?!迸擞蚜中朔艿木倥?,每次光看别人表演,早就让他按耐不住了。

    这一次会场上没有惊讶,没有震惊,也没有沉默,只是集体哄笑了起来。

    他们一直以为中国人来打酱油的,可绝对没有想到会举牌!

    这可是近一亿美金了!

    在很多场合,他们见识过中国人的小气劲,每次买个二三十万的设备都是找不到做主的人,这个要申请,那个要审批!

    一亿!

    美金!

    笑死他们吧!

    韩国人和日苯人笑得更高兴,日苯大使和韩国大使直勾勾的看着中国的许大使,眼睛都笑得没了。

    韩国斗山集团的代表直接扬言,“我怀疑这家中国企业的举牌资格?!?br />
    李和的脸都黑了,想不到这玩意这么不给面子。

    潘友林站起来,“我们是如数交了2000万克朗的保证金的?!?br />
    拍卖师敲了敲锤子,认真的道,“这位来自香港银岛公司的潘先生,是具有举牌资格的?!?br />
    “我们怀疑这家来自社会主义的企业是否有能力支付这14亿7000万克朗!我担心你们很可能会流拍,之后再重新举行拍卖,这是浪费我们的时间?!比毡酱沓泄苏獗叨窈莺莸目戳艘谎?,虽然主持人一再强调这是来自香港的企业,他还是称呼他们是社会主义企业。

    也许中国人凑个几百万美金不难,可是凑个上亿美金,他可不认为中国人有这个能力!

    “我们要求验资?!焙硪捕岳詈鸵恍斜硎玖瞬宦?,他甚至认为这是中国人的阴谋,在里面胡乱举牌,来挑起日苯和韩国企业的矛盾,抬高竞价。

    拍卖师为难的看了可李和这一席,“香港银岛公司,你们是否愿意验资?”

    潘友林举起手里的一张纸道,“那么这是你们的一份竞拍流程,可没有这么过分的要求。这是拍卖场,价高者得,如果对方实在没有能力再进行举牌,他们就可以下去了。拍卖师,你可以落锤了?!?br />
    “14亿7000万第一次!”拍卖师犹豫着敲了第一次锤子。

    “14亿7000万第二次!”他这次故意的拖了长音。

    韩国人和日苯人的代表对视一眼,默契的坐了下来。

    一起看中国人的笑话吧!

    他们这是咎由自??!

    拍卖师见这两个企业的代表也不再举牌,只能无奈的有气无力的落下了第三锤,“14亿7000万第三....次!”

    “成交!”

    嘭嗵一声!

    这次大概是出于愤怒!

    李和却是得意的笑了!笑的很开心!

    简直太便宜了!

    便宜的超乎想象!

    拍卖会结束后,许多国家的企业代表并没有离开,他们都咧着嘴准备看中国人的笑话!大部分笑的都肆无忌惮,声音十分的响亮。

    真的是蠢到家了!

    中国人!

    为此一时的任性,可能要赔进保证金!

    袁明和许大使等人,脸上很是羞愧,颜色都变了,一会白,一会红,他们现在只担心李和到底有没有钱!

    因为他们从头至尾,听来的都是据说!

    据刘保用所说!

    斯米拉的厂长亲自出面接待了李和等人,要当场办理交接手续。

    丁世平和伊万诺夫等人主动阻挡了要跟进会议室的其它国家的代表。

    江保健喊话,“没你们的事了,你们可以离开了?!?br />
    韩国人代表道,“如果你们没有能力进行交接,我们还会继续举牌?!?br />
    “快点吧?!比毡酱硪灿械悴荒头沉?。

    “请不要耽误我们的宝贵时间?!逼渌业拇硪膊荒头沉?。

    李老二给了这些人一个王之蔑视,对丁世平道,“让他们来?!?br />
    斯米拉厂的厂长却比这些人开心,中国人有能力交保证金,可不代表有能力收购!

    按照规定,这些保证金是可以不退还的!

    他白得了2000万克朗的保证金,高兴是自然要高兴的!

    等中国人出完丑,他可以继续把拍卖会进行下去。

    “那么,我们开始吧?!卑⒉祭烦Сて炔患按囊竺厥楦辖舭盐募柿夏贸隼?,不一会儿,长长的桌子堆满了资料。

    潘友林刚要招呼身后的律师和会计团队进行合同和资料审查,却被阿布拉姆拦住了。

    李和恼了,对江保健道,“问他什么意思?!?br />
    阿布拉姆笑呵呵的道,“我们希望最好先验资?!?br />
    “这个可不合规矩?!崩詈偷?,“如果能把保证今天把所有的手续办完,可以提前验资?!?br />
    “这个吗?”阿布拉姆看了看时间,如果今天要完成所有手续,这可就耽误他去吃牛排了。不过想想这群中国人可能在虚张声势,也就不犹豫道,“可以?!?br />
    李和笑呵呵的对潘友林点了点头。

    潘友林从皮包里掏出一张纸道,“阿布拉姆先生,请过目,这是汇丰银行的三亿美金的银行承兑汇票!”

    他也认为赚了,为了这次收购,他们可是准备了三亿美金!

    “哦?!卑⒉祭房戳艘谎厶?,确认不是商业承兑的汇票,但是他不能确认真假,赶紧的让财务人员来鉴定。

    外面的人见中国人真的拿出汇票了,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阿布拉姆先生,我是一名财务专家!乐意为您效劳?!比巳豪镆桓雒拦俗愿娣苡碌淖叱隼?。

    阿布拉姆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其后,韩国人、日苯人也上前表示要帮助鉴定。

    阿布拉姆自然无不应。

    “怎么可能!”日苯人首先表示了不服!

    中国人是不是砸锅卖铁了!

    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钱!

    韩国人也沮丧着脑袋,承认了中国人确实有钱这一事实!

    他们在想,如果刚才再加一千万,能不能把中国人给吓跑?

    许多鉴定完汇票的人,都承认了这一事实。

    阿布拉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沮丧,眼睛蹬的大大的,三亿美金!

    潘友林笑呵呵的把汇票收了起来,“我们将重新出具,按照合同的金额?!?br />
    此时袁明和许大使终于笑的开心了,对李和道,“恭喜,恭喜?!?br />
    “说错了,应该是同喜?!?br />
    “对,对,同喜,同喜?!痹骷ざ奈抟愿醇?。

    李和对潘友林道,“我们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br />
    他刚到厂子门口,又遇到了韩国人和日苯人。

    对着他们咬牙切齿的样子,轻蔑的笑了笑,然后招呼丁世平等人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