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的阳台是李和最喜欢的,视线极好,可以俯瞰全城,抱个茶杯,可以悠闲一整天。

    看着远处的烟囱和厂房、马路上偶尔行驶过去的半挂卡车,这都在时刻提醒着李和,这里是一个工业化国家。

    在老一辈的认知中,捷克的特产就是重工业,建国以后的机床、机关枪、吊车、卡车,几乎清一色的来自于捷克这个不临海又缺湖泊的内陆小国。

    捷克的大选举行的如火如荼,23个政党和组织联盟,共提出了3500多名候选人,在全国到处张贴竞选标语。

    李和所在的酒店门口都被贴上了捷克文的竞选标语。

    铁木耳道,“哈维尔肯定要获胜的?!?br />
    “你怎么知道?”李和想不到这个小伙子会有这个远见,他本以为只有他这个重生者有这样的预见性。

    铁木耳道,“他有美国人支持,美国人看好他,先生,如你所见,这里现在是西方人说了算。同时他是捷克人,捷克人是联邦的主体,他们都会给他投票。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有矛盾,捷克人不会选一个斯洛伐克人来做总统。同样,斯洛伐克人也不会选一个捷克人做联邦的总统。摩拉维亚人同样也不愿意,他们都想要独立,但他们人口少,他们没有话语权,不会有任何的机会?!?br />
    “所以肯定是哈维尔胜?”李和反问。

    铁木耳点点头,“最好的结果是选出一个捷克人的总统和一个斯洛伐克人的总理?!?br />
    “你读过政治学?”李和终于开始正视这个小伙子了,想不到他的逻辑和思维会这么清楚,如果历史没有偏移,这次大选的结果确实是如此:捷克人哈维尔做了总统,斯洛伐克人做了总理。

    “我在别尔哥罗德国立大学读过社会学?!碧径詈陀幸苫?,拼写道,“B,e,l,gorod ,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大学之一?!?br />
    “很好?!崩詈托ψ排呐乃绨?,“你是个有前途的人?!?br />
    “谢谢,李先生?!?br />
    李和在查立大桥从头至尾走了一遍,有很多游客。欧美人居多,他也看见了一些亚洲的面孔,但是肯定不是中国人。

    他从人家胸口挂着的相机品牌,可以轻易分辨出这是韩国人还是日苯人。

    这些人大呼小叫,嚷嚷的很大声,在画摊上比划来比划去让画师按照他们的要求画。在工艺品的摊子上,一会选这个一会买那个,仔细一看,手里还拎着四五个皮包,这里的皮制品举世闻名。

    李和挺羡慕这种暴发户气息的,起码目前中国人离这种日子还有一段距离呢。

    老子有钱你咬我??!

    一个国家的自信,首先是消费的自信。

    大桥两侧的铜像他也看不出好坏,反正挺有青铜色泽的。

    铁木耳说,“这些都是仿制品?!?br />
    “仿制品?”

    铁木耳道,“真品也许在博物馆,也许在战争中没了。你知道,这里受奥匈帝国统治过,苏联人、德国人也来过?!?br />
    潘友林比李和忙得多了,虽然李和要求他休息??墒撬挥行菹?,来的第二天就开始利用英国籍的身份对本地外贸企业、咨询公司和跨国集团驻地进行了拜访。

    他的身份是公开的,在许多事情的处理上比李和方便了许多。

    他在布拉格最有名的银行开户,聘请全城最有名的律师做顾问,还聘用了相应专业的外部顾问,包括但不限于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技术服务公司、人力资源顾问、公关公司、情报公司等。

    甚至他还聘请了两家翻译公司,解决了所有的沟通问题,这些翻译按照要求都全部驻进了酒店。

    他虽然跟沈道如是英国的同学,可是在能力上比沈道如强上了不少,这一点李和很欣赏。对于同学这种裙带关系,李和也没计较,想想硅谷的创业合伙人中间,十个有九个都是这种裙带关系,不是同学、同事,就是老乡、舍友。

    考察团中的袁明听说李和要收购斯米拉工厂,显得比李和还要激动。

    李和要去布尔诺参与竞标,考察团以袁明为首的五个人都跟着了,还把大使馆的许大使给拉着了。

    因此去布尔诺的车队变得大了,此行一共有五辆车,17个人。

    还没到地方,大家就远远地看到了厂门口的一溜排的车子,看来是来了不少人。

    门口的安保,见到从车上下来的黄皮肤的中国人也没有惊讶,径直让进去了。

    一进去雅尔尼把他们引到了所谓的拍卖现场,把几张文件递给了李和,“我只能帮你们获得竞拍资格,至于最后能不能成功,我可没有办法管了,这里有美国人,德国人,日苯人,韩国人,天晓得最后谁能成功。你知道,先生,你不能让我白出力气?!?br />
    “那五万美金是你的辛苦费用,如果成功了,我会再给你?!崩詈秃苊靼?,这家伙拿到了到手的五万美金,是不想再还回来了,李和也没打算再要。

    大厅里坐着百十人,至少有十几家国际企业,看来都是嗅着味道来的。这样举世闻名的锻压企业,想悄无声息的转手是不可能的。

    李和这一行十几个人进来,也引起了会场里面的人注意。

    潘友林安排出去的翻译打听消息回来道,“估值、审批程序的确定全部在一天完成,谁出钱多,谁拿标?!?br />
    “还真简单?!崩詈屠至?,再是外行,他也晓得一个兼并收购至少要经过两三轮的投标,起码要费上一两个月的时间。而这里的拍卖就简单了,什么初步接洽,保密协议,框架协议,统统的没有。就一条,谁钱多,谁来。

    李和就喜欢这么简单粗暴的!

    他现在手里握着近700亿美金,正瞅没地方花呢!

    这还不包括他名下的物业房产和国外的股票!

    要是一起算下来,包括将来的升值空间,都是天文数字!

    袁明等人在生产车间已经参观了一遍,回来后自然一个劲的说好。

    他对斯米拉的了解远胜于李和,他道,“斯米拉工厂就是世界上研制气动液压锤的主要厂家之一,听说已成功地将其应用于双头搬手的半自动锻造生产线,怎么会破产呢?”

    许大使道,“这个原因说起来复杂了,简单来说TST是苏联企业,他们要走之前,自然要甩手,不想便宜了捷克政府?!?br />
    众人坐下后,拍卖方给每个投拍者发了厚厚的推介材料,期望卖一个好价。

    李和发现竞拍者没有一个看这些资料的,都直接塞进了包里,都是胸有成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