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亲自把这两个人带进了会议室,大厅里人多眼杂,毕竟很是不方便。

    “请坐?!崩詈颓煨艺馕徊祭窆せ嶂飨挠⒂锼交共淮?。至于另外那个捷克本地的地头蛇雅尔尼是一句英语也不会,只会俄语和捷克语,不过还好有翻译。

    这两个人都等着眼前这位东方人开口,要不是看在那一千美金的份上,这两个人可是不会乐意来见这位同样来自社会主义的难兄难弟。

    有时间还不如多接些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跟社会主义的兄弟聊感情,就是浪费时间了。

    李和道,“布拉克很漂亮,比我想象中的漂亮多了。我看到了领导层锐意改革的决心,相信贵国很快就能度过难关的?!?br />
    佛兰卡不屑的说,“改革?我只看到了哈维尔花了大价钱把军装给改了,国徽、国歌、国旗都改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跟苏联撇清关系了。聘请了一位时尚设计师打造一款独具捷克特色的军服,哦,别说,那些姑娘们穿上了可真好看。现在都是孤注一掷的疯子,谁都不清楚陷入疯狂的人会做出怎样的举动。我在布拉格待了十年,想想要是真的走了,还是有点舍不得呢?!?br />
    铁木耳对李和道,“佛兰卡先生是俄罗斯人?!?br />
    “我在列宁格勒出身和长大?!狈鹄伎ㄈ峡闪颂径幕?。

    李和又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的雅尔尼,这位捷克土著总该有点爱国心吧,这样他刚才的话不至于白说。

    “这位先生,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只要有合适的价格?!苯=∽隽搜哦岬幕?。

    李和愣了愣,想不到这位更干脆。

    佛兰卡道,“不必像小猫那样害羞,尽管说吧,说吧,出于友谊,我们会有求必应?!?br />
    他笑起来是个慈祥的胖老头,礼貌举止尺度把握的刚刚好,显得一点也不做作。

    “你们手上有什么可以卖的?我对这里的许多东西比较有兴趣,价格永远不是问题?!崩詈兔挥斜匾俨刈乓醋帕?。他说的已经比较直白了。

    佛兰卡眯缝着眼睛道,“比如重水反应堆?”

    “不,不,我是一个正直的商人,你是在开玩笑了?!崩詈拖胍膊幌氲母芫?,这货有能力没能力先不说。哪怕真有能力弄到这方面的设备,李和根本没有能力运出去,刘保用都不行。捷克刚刚加入英法主导的欧洲原子能结构,哪怕捷克人乐意,英法也不能乐意。

    根本不用指望能出欧洲,说不准还要搭命出去。

    佛兰卡哈哈大笑,“先生,我欣赏你的正直。我也害怕你会像某些人一样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很好,很好,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你所见,捷克斯洛伐克生产的工业产品占世界工业产品的1.5%,而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0.4%。那么你对什么设备比较感兴趣?”

    “那么我们谈谈价钱吧,你们的手里有什么好东西尽管说吧,只要是好东西我都要,我不会吝啬价钱的?!崩詈头⑾盅趴四嵋簧豢?,就又多看了一眼。

    佛兰卡点了一根烟说,“目前有一家停工的玻璃工艺厂,有兴趣吗,先生?”

    他说的有点漫不经心,认为李和没有多大的资金实力,所以推荐的都是些小作坊。

    “没兴趣?!崩詈腿肥凳敲恍巳?,如果有好的,他会紧着好的先来。

    佛兰卡道,“不,不,你不了解,这是一家国际领先的玻璃厂,NovyBor的工艺和首饰玻璃制造的非常漂亮,在国际上非常的畅销?!?br />
    李和还是摇摇头,“抱歉,我对这种不感兴趣?!?br />
    如果是汽车玻璃这块他是有兴趣的,可是对饰品类的,就欠奉了。

    “只要二十万美金,李先生,这是个不错的价格?!?br />
    雅尔尼见李和拒绝了佛兰卡,才慢慢开口了,江保健转述道,“他问有没有听过斯米拉工厂?”

    “你让他写出来?!崩詈驼娴奶欢?,涉及到名称的音译很蛋疼。

    雅尔尼写了出来,李和一看,吓了一跳,“zastvaka!”

    世界上最著名的锻压机械生产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什么美国劳威,还有梅斯塔,德国潘克,在它面前都是儿子、孙子辈的!特别是模锻液压机,是象征重工业实力的国宝级战略装备,世界上能研制的国家屈指可数!

    模锻压机主要用于制造航空、航天、核电、石化等领域的高强度钛/铝合金锻件。如美国F15、F16、F22、F35战斗机的钛/铝合金机身框架、起落架、发动机涡轮盘,都是需要到这种设备。

    如此关键性的核心装备,肯定是无法用“以市场换技术”的买办政策从国外获得。

    他只是没有想到这家企业是捷克的!

    他一直以为是德国的!

    他突然又想到了乌克兰新克拉马托重型机器厂,这个也是牛叉的不得了的!只是后来便宜了美国铝业。他要是能弄回来?他又流口水了。

    雅尔尼看到李和的表情很满意。

    “他说这是tst联合企业所属,已经停工了?!苯=≡俅巫?。

    “你问下现在是什么情况,什么价格?!辈灰攀巧底幽?。

    江保健说,“这家厂子在布尔诺,他也不清楚具体,只是外面传出了消息。经理是他的朋友,有钱都好商量。但是有许多人已经出了价,其中就有韩国人和日苯人,价高者得?!?br />
    “让他去联系,这家厂子我们要了?!痹诒镜鼐遣幌质盗?,但是哪怕是拆了,他李老二也要想办法给他拆了!

    想当年苏美两国占领德国的时候,以战败赔偿为由,从德国拆走了一批万吨级模锻液压机,美国拆走2台15000吨模锻液压机,苏联拆走15000吨及30000吨模锻液压机各一台。

    德国的重工业差点被拆成了骨头渣子!

    这些设备成为美苏两国在冷战时期,制造超大型模锻压机的技术基??!

    雅尔尼看着李和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江保健说,“他问咱们有没有那么多钱,否则就是浪费他的时间?!?br />
    李和深吸口气,道,“告诉他,我不但要这家厂子,而且还要这个厂子的全部工程师,只要能帮助留住这些人,钱不是问题!你再问问铁木耳,这个人是否值得信任,如果值得信任,先拿三万,不,拿五万块给他做活动经费?!?br />
    他现在就是要拼命的砸钱了,罗里吧嗦的,很难出效果!要让这些人低头,就得砸钱!不管是谁,看在钱的份上,谁都要低头!

    他要是犹豫,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不显示出一点儿痛快劲和财大气粗的气势,这些人是不会给他卖命的!

    丁世平把五万美金的现钞摆在了桌上上,不光雅尔尼的眼光直了,连佛兰卡的眼睛都冒绿光。

    两个人都不敢相信,这些来自社会主义的穷兄弟,会是这样的有钱人!

    雅尔尼忙不迭的要把钱装到口袋里,李和却拦住了。

    “我要尽快听到好消息?!?br />
    雅尔尼听完江保健的话后,小鸡啄米似得点头,见李和把手松开了,他才把钱慌慌忙忙的塞到了口袋里。

    雅尔尼走后,佛兰卡不甘心了,有了对比他才感受到了伤害,他可不能空着手走了,他也要把口袋装满钞票!

    他热切的对李和说道,“Selson公司你听过吗?”

    “没有?!闭獯尾恍枰?,李和说话终于轻松了一点。

    “那我写在纸上?!闭獯尾恍枰詈徒淮?,佛兰卡把这家公司的名字写在了纸上。

    “不了解?!崩詈兔挥刑饧夜镜拿?。

    “这是捷克很有名的一家机床企业,他们的机器很热销,最近才刚刚给英国的卡迪夫一家厂子安装了锻压力机。他们也是准备私有化,趁着大选没有落幕之前给敲定了,那是最好不过了?!?br />
    “怎么现在都没人管了?”李和对于这个有点不理解了,这个国家现在都是什么状况,要是破产亏损的厂子出售还能理解,这可是一个盈利的厂子。

    佛兰卡摊摊手,“也许哈维尔总统这位剧作家只需要一支笔就够了?!?br />
    “也许吧?!崩詈妥碛侄远∈榔降?,“同样拿五万美金给他?!?br />
    就这样佛兰卡高高兴兴地揣着五万美金走了。

    李和回到房间,电话响了,是沈道如的。

    “李先生,我们的钱已经全部到账了,包括高盛的分成已经全部到账?!?br />
    “多少钱?”李和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774.6亿美金?!彼ο胙谑文谛牡募ざ?,可是还是控制不住声颤。

    “不错,不错?!崩詈突琶Φ懔烁?,接了吸了好几口,半晌才问,“加上我们原来的本金,还有远大集团的账户上的钱,我们有多少现金?”

    “我们的账面现金有817.3亿?!鄙虻廊绫ǔ隼戳艘桓鲎既返氖?。

    “很好,很好?!崩詈椭沼诜⑾?,他现在是大大的土豪了??墒遣灰欢ㄊ鞘澜缡赘?,如果单纯的相信媒体推选出来的沃尔顿、比尔盖茨、巴菲特这些人就是个人财富的顶峰,就未免太天真了。

    近百年的金融?;?、石油?;?、战争?;?,上万亿的财富,到底去了哪里?

    显而易见,大部分不可能凭空消失的,也许是被这个世界不可接触的大人物们给掌控着呢。

    每当遇到解释不清楚的事情,李和就喜欢这方面的阴谋论,可真的是阴谋论吗?

    罗斯柴尔德家族、洛克菲勒、布什家族、肯尼迪家族,许多国家的王室,甚至瑞士的百年银行世家,拥有的财富可能是天文数字般的亿万级别。

    第二天,沈道如派遣的由律师、外贸人员、审计人员组成的15人团队已经抵达了布拉克机场。

    李和安排了丁世平去接机。

    这次带队来的是远大投资的总经理潘友林,李和也是第一次跟他见面。

    在国际饭店里,李和让丁世平给大家准备了一次丰盛的晚宴,他自己没有出面。

    宴后,他把潘友林喊了过来,而潘友林也迫不及待的向他汇报情况。

    “我们按照你的要求在瑞士组建了三家基金会,都挂在离岸公司的名下。同时我们来之前给布拉克的cs咨询公司发了传真,聘请他们作为我们的咨询顾问?!?br />
    “只有他们一家?”外国投资者要在捷克节省时间和麻烦,请本地咨询公司的流程是少不了的,不光是审计和会计的问题,同时也是变相的做公共,花钱买平安。

    “安永国际会计跟cs咨询已经签订了协议,他们组建了一个新的咨询公司,里面的成员都是捷克外贸的专业顾问。总裁是诺沃克,他之前是捷克斯特洛吉伯特的副总裁,非常有能力的一个人,之前跟我们公司也有过协作?!?br />
    “安永?”李和对这家公司不是太放心,毕竟后来报出过安永在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事件中涉嫌民事欺诈。

    “是的,毕竟他们是国际四大会计行之一?!?br />
    “那就先用他们吧?!崩詈兔挥卸嘤嗟难≡?,“你们先休息一阶段,过几天才能有事情做?!?br />
    他还要等佛兰卡和雅尔尼的消息,当然还有刘保用的消息。

    他可没有索罗斯那么牛逼,可以站在罗马尼亚的总统府门前,跟人说,我是来自美国的亿万富豪,我要见你们总统。然后罗马尼亚的总统泰尔多瑞斯科还真见了他。

    ps: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老帽厚脸求一下,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