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出了招待所,丁世平等人已经回来了?!胺ü?、德国人、韩国人的大使馆都是人来人往,门口都是车,挺热闹的?!?br />
    “走吧?!崩詈妥邢赶肓艘幌?,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外国人多,蜂拥而上,墙倒众人推,可以趁机浑水摸鱼,但另一方面又加大了捞好处的难度。

    车子路过一片街区的时候,他感觉挺热闹的,要求下车来看看。

    丁世平把车停好,看到旁边有大篷车,朝白俄罗斯大喊示意了一下,带过来的几个人就把李和围着走。

    他对李和解释道,“这里是一个自由市场,看到大篷车就知道有吉普赛人,手都不老实,没有一个善良的?!?br />
    “没这么严重吧?”李和不解。

    江保健道,“这里的吉普赛人的主要职业是讨、偷、抢、算卦、卖唱,只要闻到身上有酒味的,咱都要躲着走?!?br />
    话音刚落,一个人要朝他们这边挤,却被伊万诺夫抓住了手腕,一下子给甩到了地上。

    伊万诺夫朝着那个人叽歪了几句,那个被甩在地上的人,看了看李和这边四五个人,没说话,爬起来就跑了。

    李和往里走,却看见了一群操着京片子的青年人靠着墙摆摊。

    那群青年人也看到了他,开始不以为意,直到李和到了他跟前,他才笑问,“哥们,国内来的?”

    同时又看了一眼对他虎视眈眈的伊万诺夫。

    李和把伊万诺夫和丁世平推开,看了看摊子上摆的丝袜衣服,问,“这边咱中国人挺多的???”

    他认真的看了看,这一片摆摊的几乎都是中国人,少说都有二三十。

    “你好,我叫唐飞?!鼻嗄瓿詈臀帐?,他个子高高,眼睛大大,他朝着远处一指道,“都是国内来的,没办法咱中国人太多了,哪怕有一个人闻着了腥味,都一窝蜂来了。你们也是办旅游签证来的?”

    “旅游签证?”李和不懂。

    唐飞笑着道,“看来你不是倒爷???匈牙利对旅游签证免签,所以整个东欧、中欧的中国人都是借道匈牙利过来的,这么说明白了吧?!?br />
    李和刚要问什么,这时候几个本地捷克的姑娘在唐飞的摊子上叽里呱啦的连带比划,拿了好几条裤子。而唐飞全程只是在计算器上不停的按数字。

    待客人走了,李和才说,“生意不错???”

    唐飞道,“咱们这才哪跟哪啊,来这里的中国人许多是都发财了,赚着大钱的都是包火车皮拉货的,不能像咱这样只是练摊。这边太乱了,根本没法安心做生意,抢劫的敢动刀动枪,还有小偷、警察,垄断这里切汇的阿拉伯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这里做生意的十个有九个都被偷过,被警察勒索过。这里的警察都他娘的穷疯了,都学会了用拇指搓搓食指和中指,索贿都是公开的,香烟、丝袜、蜂王浆,还经常想着法子搜身。这边租房、申请居留权、注册公司、申请贸易权都得给钱?!?br />
    对中国人来说,只要有钱赚,向来是不惜命的,龙潭虎穴都敢闯一闯。

    他抱怨着说了长长的一串。

    “有这么严重?”李和听得心惊胆战。

    唐飞道,“在这里咱连吉普赛人的地位都不如,人家肯定卡咱们。再说穷的饭都快吃不上了,他们不捞钱怎么办?你没看那厕所的废纸篓里擦屁股纸都是报纸?!?br />
    “这边经济状况是不好?!崩詈吞耪馇纹せ?,会心一笑。

    “不过给钱也有给钱的好处,咱们从匈牙利入关也好还是坐车也好,都是畅通无阻,因为统统能用钱解决,什么都可以还价,比如咱们从布达佩斯坐或者来这里,一般的票价是一百美金,可咱跟列车员关系好了,扔个二三十美金就行了,也不担心人查票。而且货物入关,给个十美金,货物还能免检?!?br />
    丁世平道,“也怪咱们中国人自己,把这帮人给惯出了毛病,胃口越来越大了?!?br />
    唐飞道,“不给?那对不起,请跟咱们走一趟。硬气?硬气在这里可没用?!?br />
    “谢谢你让我了解这么多,你不说,有些事情我还真不知道?!崩詈驮俅慰推牡佬?。

    “没事,我也是找个人发发牢骚?!碧品捎趾闷娴奈实?,“你们来这里是?”

    他一看这一行五个人的架势就不简单,未免没有巴结的心思。

    李和道,“我是来捡漏的,有什么好东西给扒拉回去?!?br />
    他说话没有遮掩,不担心这里来来往往的老外都听得他的话。

    唐飞一愣,然后激动的问,“你是做汽车那个走私的?”

    李和也愣了下,“这里有汽车走私的?”

    “多了去了??啥际嵌殖稻佣??!?br />
    李和摇摇头道,“我们不是做这个的,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们主要想看看一些破产的厂子,想划拉一点生产线回去?!?br />
    “就是采购设备的了?”唐飞有点失望。

    “可以这么理解?!?br />
    唐飞一副无所谓的道,“这才多大的事,在这鬼地方,只要钱花的到位,没有办不成的事。说句夸张的话,他们看到钱比亲爹还亲,总统府卖给你都有可能?!?br />
    “这真是实话?!崩詈鸵坏阋膊痪醯每湔?,到后期才算夸张的,说出来都没人信。苏联这样一个堂堂的世界一流强国,它的社会政策,宪法条文,经济制度公布出来之前居然要先向美国人请教,甚至让美国人帮着定,真他娘的让人瞎了眼睛!

    “你这里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李和起了收揽的心思,这人还是有点眼光的。

    “怎么样也比在国内瞎混强吧?!碧品烧谡谘谘?,心里不大愿意说实际收入。

    李和笑着道,“我这边还缺人,有没有兴趣过来帮我一把,每个月给你5000美金?!?br />
    “5000?真的?”

    “这个工资仅限在东欧,如果将来在国内,我没法给你这么高的工资了。你再考虑一下吧,考虑好了来找我,随时欢迎?!崩詈图幸陕?,就不好多说,对江保健道,“留个地址?!?br />
    “给你?!苯=≡谥缴闲戳烁龅厣?,递给了唐飞。

    “谢谢?!碧品山恿?,看到约瑟酒店的名字,他知道这是捷克斯洛伐克最好的酒店了。

    李和等人回到酒店的时候,铁木耳已经带着两个人已经在大厅等候了。

    铁木耳指着一个秃顶胖子道,”这个是工会的主席,弗兰卡先生?!?br />
    偷偷冲丁世平竖起了一根手指。

    丁世平了然,说明这人是花一千美金带过来的。

    ”这位是雅尔尼先生?!疤径缸帕硗庖桓鋈巳嗨甑娜说?。这次他伸出的也是一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