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兰世芳招揽过来的这些苏联人,不管是来自格鲁吉亚和南斯拉夫的年轻小伙还是来自白俄罗斯的中年人,他们提到苏联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提到俄罗斯人更是认为他们是侵略者。

    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多民族的帝国不断的试图强迫少数民族加入到一个统一的俄罗斯国家之中。

    他们丧失了自己民族的独立性,丧失了自己的文化,甚至快丧失了自己的语言。

    但是哪怕俄罗斯人恐怕心中也是不满,他们视整个国家为自己所有,不满足于将资源运往俄罗斯境外。他们为苏联的强大骄傲,可又强烈感觉到他们跟波罗的海人、中亚人、高加索人不同。

    许多人认为,摆脱乌克兰和中亚的这些累赘,俄罗斯会更加强大。他们也更加关注一个问题,究竟是苏联等同于俄罗斯,抑或俄罗斯只是苏联的一个殖民地。

    当然,不管有怎么样的疑惑,都不能阻挡戈地图进行资本主义复辟。

    国家基本已经放弃了对经济进程的调解,让物价和汇率服从市场的自发势力,把社会主义视为市场经济的对立面。

    戈地图此时正忙着什么呢,他此时正公开鼓吹私有化,认为国有垄断是当前?;闹饕?,要通过财产非公有化,取消垄断,全面改革所有制关系,实现所有制私有化。

    规定了新的企业法,企业一旦破产,就可以拍卖,这可让许多人有了可趁之机,不破产都要想办法给弄破产,好从中捞油水。

    李和在城区逛了一圈,随意找了个饭店,吃了一顿午饭。

    下午在河边坐了一会,有五个来混混,看到了这边的亚洲面孔,起了一点心思,不顾江保健的警告,叽里呱啦的一个劲的说话,还试图要动手动脚。

    李和没用江保健翻译,也知道这些人没有说好话,肯定把他们这些黄皮肤的人当做了肥羊。

    他刚准备起身活动下拳脚,却发现五个流氓已经被打倒在地了。那个来自白俄罗斯的大汉,一拳撂倒了一个,干净利落,一挑五,不费吹灰之力。打完人之后,潇洒的拍拍手,点着了烟。

    兰世芳道,“他名字挺长的,我也记不住,简单喊就是伊万诺夫,原来是军情局所属的特种部队里的校尉级军官。受到一些事件的牵连,不过好歹留了一条命,退了下来?!?br />
    “这么牛?”李和又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壮汉,个子并不高,但是身材壮实,肩膀宽。

    丁世平道,“这种人美国人最喜欢招揽,一般要么去美国打黑拳,要么就给美国人的安保公司当雇佣兵,只是这两样他都不喜欢,我们一说,他就跟着我们来了,上过阿富汗战场,身手不错?!?br />
    李和笑问,“身手跟你比起来呢?”

    兰世芳却插话道,“你也太小瞧老丁这个尖刀兵了,这个伊万诺夫凶狠归凶狠,骨头架子也大,可真跟老丁玩名搏,撑不过三分钟?!?br />
    丁世平不好意思说的说,“差不多,差不多?!?br />
    “谦虚了?!崩詈托ψ排呐乃绨?,“有时间我跟你学两招?!?br />
    “没问题?!?br />
    李和认真的说,“真辛苦你们了,你们这些年在这里可真是受罪了,我在这刚待这一天都有点熬不住了?!?br />
    丁世平笑道,“是我们谢你才对,我这人只会卖把子苦力,可是死命累也没多少出路,要不是你,我们哪里有机会把家里安顿的好好的。说实话这些年我们几个真的没少拿钱,不敢说大话,在我那十里八乡,我这条件还是头一份的。

    “对的,对的?!崩际婪几判α?,有多少人有机会一年赚十几万,而且还是美金!他哪怕现在回家不干了,存下的钱也够吃一辈子了,能安安稳稳的做个富家翁。

    李和道,“别先这么容易满足,以后机会多着呢?!?br />
    他说完又看了看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招呼大家往使馆去。

    车子行进使馆区的时候,他才发现中国大使馆的旁边是日苯大使馆,他看到日苯使馆门口停了十来辆车,有轿车,有大巴车,他知道他的猜测果然对了,日苯人也来了。

    到中国使馆时候门口的时候,他对丁世平道,“你开车去旁边其他国家的使领馆门口看看,然后在这边等我?!?br />
    “好?!倍∈榔揭豢谟Τ?。

    他一个人进去了,朝刘保用的房间敲门。

    刘保用开门了,“我以为你晚上不回来了呢,外面怎么样,感觉如何?”

    李和见刘保用桌子上的文件和笔,显然是正在写东西,笑着道,“我看到了不少日苯人和韩国人?”

    “哪里看见的?”刘保用没有多大震惊,好像早就知道似得。

    “使馆区和国际饭店都有,西德西门子公司的人我也看到了,似乎对斯柯达公司都挺有兴趣的?!?br />
    刘保用招呼他坐在床上,然后道,“什么都瞒不过你?!?br />
    “咱也是抱着捡漏的心思来的?”李和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刘保用板着脸道,“这话难听,什么叫捡漏?我们是抱着合作开放,有好交流的态度来的?!?br />
    李和笑着道,“行,行,合作开放,那你们想跟哪家企业交流?”

    刘保用揶揄道,“知道什么是秘密吗?秘密就是不能跟你说,到时候用着你的时候会跟你说?!?br />
    “那你们的事情我先不管,我这有点事情,你帮不帮?”

    “你先说?!绷醣S貌凰煽?。

    李和道,“你也知道,我是有点钱的,我在国内和香港都有产业,哪怕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也有产业。我最近计划在国内兴建一个汽车厂,想从中欧带点相关人才回去,特别是汽车工业方面的,咱这边大使馆能给人家签证吗?”

    “你想建汽车厂?”这个倒是把刘保用给吓住了,觉得李和有点异想天开了,“你知道这是多大的工程吗,先别急说话,我知道你不缺钱,可是钱总要花对地方吧?!?br />
    李和道,“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br />
    他回答的很自信。

    “说的也对?!绷醣S谜嬉蛔聊?,也觉得没问题,继续问,“你要带人回去,那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边没人拦着,都会配合你。就这么多事?”

    他说完又看了看李和,觉得李和不会就为这么点事情来找他。

    李和郑重的道,“这边的工业基础你比我清楚,如果我们随便挖两条生产线回去,那对咱们的工业就是好几个量级的提升!何况许多核电专家、航空专家、武器专家只要带回去,可都是无价之宝!”

    他开始给刘保用画饼。

    刘保用道,“这可不容易,狼多啊?!?br />
    李和狠声道,”咱们得不到的,也不能便宜了日苯人和韩国人。我希望咱们大使馆帮我引荐捷克本地的政治关系,只要关系理通了,我用钱砸也能砸个响出来!“

    ”他们可都是有数十亿美金资产的大财团?!?br />
    ”我光一个浦江项目可就投了五亿美金!“李和心里乐开了花,看来刘保用对他的底细还是没有摸的太清楚,”难道远大集团加上金鹿集团会十亿美金吗?“

    ”你是认真的?“

    ”多新鲜,我真金白银出来的,当然是认真的?!?br />
    ”李和同志,如果你刚才所说的是真的,我都全力配合你!你想见谁,我帮你介绍谁!你挖多少人,我帮你运回去多少人!你买多少设备,我帮你运回去多少设备。不过我有一个条件?!?br />
    李和见刘保用表情严肃,也跟着认真了起来,道,”你说,能答应的我尽量答应?!?br />
    ”见者有份!“刘保用突然又用贼兮兮的表情道,”国家的困难你也清楚,外汇紧张,我们是没办法。不过,话说回来,李和同志,你要那么多的武器专家做什么用?“

    ”这些我统统给你,留给你们!我只要民用领域的专家!到时候一些资料不管是我偷的也好,抢的也好,买的也好,我统统给你们!“李和大气的说道,许多航空专家他留着确实没有用,再说许多技术资料,他一个人也没有能力处理,”不过到时候的研究成果,我要求共享?!?br />
    刘保用想了想道,”其他的没有问题,最后一条我会尽快打报告,然后给你回复?!?br />
    ”那就成交?“李和试探性的伸出手。

    ”成交?!傲醣S弥刂氐墓可狭死詈偷氖?。

    ”成交。那咱可要抓紧了,你们最好出面帮我谈,谈好了,我付钱!没二话!你们能用地上的你们先拿走,你们用不上的我捡着!再做废物利用?!袄詈痛耸辈⒚挥形约鹤龆啻蟮目悸?,一方面不想这些好东西浪费了,一方面不希望这些东西落到欧美和日韩的手中。

    说白了,老子得不到的,也不到落到别人手里。

    可是话说回来,他根本吃不了亏,以政府的名义出面,比他自己出面能拿到的东西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