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世芳和丁世平早就熟练的点好了菜,等着李和来,菜以牛排等肉类为主。

    李和还是不习惯这种西式的吃饭方式,吃一道菜换一副刀叉,切牛排时怎么切都有刮盘子的声音,同时铁勺子在瓷碗里刮啊刮,那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他烦躁的不行,一不小心勺子还掉在了地上。

    气的仰躺在椅子上,没去拣。

    兰世芳见此,朝远处的服务员招手,拿出20美金的小费摆在服务员面前的盘子里,然后对江保健道,“告诉他拿筷子,这玩意用着确实受罪,我来了这么时间都还不习惯?!?br />
    江保健对服务员呱啦了几句,服务员果然转身去拿来了筷子,这里是国际饭店,自然有这些东西。国际饭店,一般出入的都有亚洲客人,比如日苯、韩国、新加坡人,偶尔都会要求用筷子。

    换了筷子以后,李和才吃的自在了,整块牛排抹了单独要的辣椒酱,咬的咔嚓响。他本以为只有自己这样子,结果丁世平这些人的吃相也不好。

    周围的食客明显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这桌子的人,这桌子的客人说话大声,吃饭粗鲁,毫无礼仪可言。

    李和等人人都是浑不在意,只有江保健有点不自在,好像给中国人抹黑了,给国家丢人了。

    丁世平见江保健还在发愣,敲敲他面前的桌子,“吃饭,卖呆干嘛。吃饭这种东西,吃的开心就好,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反而给自己找不自在。只要你是美国人,哪怕吃的粗鲁,人家会觉得有趣、率真、不拘小节。你要怪,怪你投胎错了地方,咱是中国人,在人家眼里狗屁不算,来了这么时间了,还不懂这些?!?br />
    “说的对?!崩詈拖氩坏蕉∈榔交嵊姓庵志跷?,中国人太在意别的国家怎么看待自己了,其实还是骨子里的自卑感作祟。

    鲁迅他老人家看的透彻,“失掉了他信力,就会疑,一个转身,也许能够只相信了自己,倒是一条新生路,但不幸的是逐渐玄虚起来了?!?br />
    吃好饭,李和泡了杯茶,茶叶都是他自己从国内带过来的,在这种地方想找好茶,难比登天。而且有些地方,连开水都不一定找的到。

    回到房间,他开始把几个人喊到了房间,开始继续了解一些目前的情况。

    “捷克本地容易找关系吗?”这是目前首要的任务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联系本地的地头蛇,他们在本地有关系,而且熟悉情况,拉拢过来再好不过了。

    而且目前正在大选,只要公关到位,甚至可以培养一批自己的人出来。

    兰世芳道,“这个没有问题,只要舍得花钱,都能找到的,这个我铁木耳就能去办,他擅长跟这些人打交道?!?br />
    江保健把这些话翻译给了铁木耳,铁木耳连连点头,用英语说保证没有问题。

    李和问兰世芳,“目前咱们这边有多少可用资金?”

    兰世芳朝李和附耳了几句。

    “美金?”李和问。

    兰世芳点点头,“是?!?br />
    “那全部提出来,不用吝啬开销,不够我再给你们掉?!迸怂捎?年不到的时间积攒了2000万美金,虽然不能跟老牟子这些人比,可也是不小的家业了,李和继续问,“能不能找到愿意去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这三个国家的人?”

    “能?!崩际婪家哺丝隙ǖ幕卮?。

    “立刻派人去这三个国家了解情况,我要第一首资料,特别是有关汽车工业的,拖拉机这些机械制造工业都行?!崩詈屯蝗幌肫鹄幢<永堑脑刂仄岛头⒍诠噬匣故嵌朗饕恢牡?,“你们暂且全部以香港银岛贸易的名义行事?!?br />
    “那我现在去打电话,安排人马上去办?!崩际婪技詈偷阃啡峡?,立马就站起身出门,去自己房间打电话了。各个房间都有国际长途的电话。

    兰世芳刚出去,又有人敲门了。

    丁世平警觉的站起身,朝猫眼看了下,才别在门口小心的开门。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了,有些不法分子经常通过挟持人质来骗门。

    跟踪韩国人的那个南斯拉夫的小伙子回来了。

    他急用向李和汇报,可是英语不是太好,表达的磕磕碰碰。

    李和大概听懂了,这家韩国公司居然去了斯柯达动力公司。而且同时去的还有一家德国公司,这家德国公司的名字李和听得不清楚,最后拿了纸和笔给这个叫马蒂奇的南斯拉夫小伙子,示意他写出来。

    马蒂奇接了笔,在纸上写下了:Siemens,KWU。

    “草!”李和大骂。

    江保健也好奇的朝着纸上看了看,“这是西德的西门子公司,可是kwu什么意思?”

    “中文翻译过来是西门子公司电站联盟部,是西门子的核电部门?!崩詈拖氩坏降鹿司尤幌衷谝丫蚱鹆怂箍麓锖说绲淖⒁?。他又在想,那么德国的大众的人来了没有?毕竟最后还是德国大众把斯柯达汽车搂到了怀里。

    当然,他更没有想到的是韩国人的鼻子会这么灵,居然也把注意放在了斯柯达的身上!

    他这时候,突然感慨,果然不能小瞧天下英雄!

    韩国人都来了,那么日苯人,自然不必说,肯定也来了!

    那么,他现在也算明白过来了,刘保用这些人的目标好像也不止那么纯粹了。

    布拉格现在是个各色势力交错之地??!

    他想捞好处,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他觉得有必要跟刘保用好好谈谈了,既然大家的目标一致,未必不能联合在一起。

    刘保用等人有外交关系,可以直接联系本地高层,有他们出面,李和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他呢有的是钱,两方在一起,简直是强强联合。

    睡觉前,李和算了一下这边和香港的时差,然后给沈道如和于德华各自打一通电话,告知了这边的联系方式,有情况随时通报。

    第二天一早,李和带着兰世芳去了大使馆,除了胡援朝等**个人在,其他人一个也找不见。

    胡援朝说,“他们一早七八个就出去了,下午才能回来?!?br />
    李和问,“知道去哪里了?”

    胡援朝道,“不清楚,去的都是机械、电子方面的专家,团长张文郁都在这睡大觉呢?!?br />
    李和没辙,不能在这边干等着,只能在布拉格的大街小巷到处乱转悠。

    这边分我老城区和新城区,老城区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新城区明显的萧条和破败。他沿途也看到不少厂子已经关门,大门紧锁,根本没有开工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