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世界交流交配如此接近频繁,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哪种人。祖辈都会有外来民族的介入传承,可李和不得不承认,配种也是技术活。

    东欧集团军的姑娘,头小,肤白貌美,身材颀长。同样是白人,可这边的平均颜值高于英语系国家的白人,像英美加澳几个国家的姑娘,那毛孔粗不像话,一到三十以上的年龄,小肚腩比男人起来的还快。

    这些姑娘们在简朴、多变的建筑缝隙里不断延伸的狭长小里穿梭巷,整个城市被她们衬托的梦境重重。

    在各个民族的神话和宗教传说中首领都是男人时,斯拉夫民族的首领却是一位女性——芙拉斯塔(Vlasta)。

    传说中,她有预见未来的神奇能力。在她的管理下,部族安宁,妇女享有着平等的权利。

    丁世平和兰世芳这次总共开了三张车过来,不算他俩,也带了有七个人过来,以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人为主。

    丁世平亲自开车,李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把车窗拉了下来,不断的朝着外面看??砝慕值啦⒚挥卸嗌偻吹某盗?,只有地铁站出口偶尔涌出来一大堆的人。

    这座古老的城市,还是给他带来了震撼,可以不夸张的说,每一条大街小巷,几乎都可以找见13世纪以来的各种形式的建筑。

    谈论这个国家的同时,无法躲避许多高大的影子,比如卡夫卡,米兰·昆德拉,马赫。

    红瓦黄墙,远近交迭,高耸在城市天空里的尖塔,展现了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洛可可式、文艺复兴式,以及新古典主义的风貌,几乎欧洲各个时代的建筑流派和风格的房子都在这里得以修复,或者说保存。

    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许多商店的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神情紧张呆板。

    坐在后座的一个格鲁吉亚的小伙子叽里呱啦了一阵。

    李和问江保健,“他说啥?”

    江保健说,“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的情况稍微好些。但同样正面临着几十年来最气困难、最艰巨的任务,有上百亿美金的负债,可是捷克还算东欧集团紧紧状况最好的了。他说去年苏联从这里撤军,给捷克留下了不少的烂摊子,经济情况很糟,随着自由经济的引进,失业人数正在上升。目前这边正在举行大选,谈论的都是消除牛奶、砂糖和肉制食品之类的短缺现象,消除通货膨胀?!?br />
    李和用英语问那个小伙子,“懂英语吗?”

    格鲁吉亚的小伙子兴奋的点了点头,“我会英语,先生,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问?!?br />
    李和也高兴,“目前最困难的国家是哪个?”

    “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保加利亚?!?br />
    “那里的研究单位都是什么情况?”李和想了想还是问道,哪怕西方人已经搜刮的差不多了,可是留下的鸡零狗碎对中国人来说也是好东西。不见,从国内出发的时候,还有农场不远万里去匈牙利学习屠宰加工技术。

    “许多工厂已经关停,工人和许多人才已经被聘请到了国外,有的去了希腊,有的去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土耳其?!?br />
    长达四十多年的中央计划经济已经或正在被西方的自由市场经济所取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之为“电休克疗法”。由于各国大幅度调整工业结构,使得许多企业关、停、并、转正不断进行,导致无法解决一部分职工就业。

    再如原执政的党被迫让位,各级组织停止活动,政府机构大改组,又使得相当一批原各级党员干部和知识分子无路可走而加入失业大军行列,这样就势必造成失业在苏联东欧各国徘徊游荡已久的幽灵变为现实,给这些国家带来恶性循环的僵局。

    李和又问,“捷克这边的苏联人走干净了吗?”

    整个东欧形势似乎给人一种光怪陆离、捉摸不定之感。

    小伙子摇摇头头道,“没有,波兰人、南斯拉夫人、俄罗斯人在这边任职的还有很多,甚至有的还在政府部门中?!?br />
    丁世平插话道,“你是不了解,苏联的军队已经撤走,这些来这里工作的外乡人没了多少依仗,知道时日不多,都是趁着现在东欧各国的私有化进程,想着法子捞钱,走之前不把口袋填满,都是不会甘心的?!?br />
    “晚点咱们再详细说?!崩詈拖衷谝彩锹源慕?,不知道哪里入手比较好,他虽然已经早先有了规划,可真到实际操作,还是无从下手。

    满大街都是捷克文字,一个都不认识,好在他们带来的,包括江保健都有很好的俄语水平。俄语在这里的通用程度普遍还是很高的,所以在酒店开房住宿没有大问题。

    这是一家国际酒店,里面操着各种口音的人都有,其中以欧美人居多,李和甚至看到了一行黄皮肤的人。对方也注意到了他们这一行人,本来想过来打招呼,可是突然听见丁世平说话的口音,又转身回去了,叽里呱啦了一阵。

    江保健对李和道,“他们韩国斗山集团的?!?br />
    李和问,“你怎么知道?”

    江保健道,“我在我们学??垂?,他们去我们招过人?!?br />
    李和对丁世平道,“派人盯着他们,有点不对劲?!?br />
    “好?!倍∈榔蕉耘员叩囊桓隼醋阅纤估虻男』镒邮沽烁鲅凵?,然后用手指着那群韩国人,比划了一下。虽然语言不通,可是长期在一起形成的默契,让小伙子了然,见韩国人出了门上了车,也带了一个同伴开车跟着了上去。

    李和的房间选在了顶楼,站在窗口就可以看见暮色下波光粼粼的伏尔塔瓦河,黄昏的天空下,阳光掠过呈现出古老而安静的神秘气息,古老的查尔斯桥上绚丽的雕像看起来犹如幽灵。

    叫铁木耳的格鲁吉亚小伙子敲门进来,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巴,示意去吃饭。

    酒店的餐厅很豪华,晚餐时间坐满了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