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以后,李和很自然的跟胡援朝一个房间。不知道是为了省经费还是为了方便,住宿的条件很差,墙皮都脱得差不多了。但是庆幸的是被单用品非常的干净,明显都是刚刚清洗过的,而且洗漱用品也齐全。

    胡援朝开玩笑说,“这里去年政局有了变动,捷共失去了执政地位,你说也是的,这边3月改国名为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4月改称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咱这边的大使馆都跟着改了两次名字了,都不知道叫什么好了?!?br />
    李和笑笑,“说不定还得跟着改?!?br />
    捷克斯洛伐克最后还是分裂成两个国家,但是两个分裂的国家都是成为了发达国家,捷克是前东欧集团唯一一个迅速将国有部门私有化的国家。

    之前国内关于捷克斯洛伐克的消息很少,60年代左右,捷政府一口气把新华社和柬埔寨使馆都给封了。

    直到1968年布拉格之春后,苏联联合华约国入兵布拉格,捷克斯洛伐克成为苏联一份子,投入了社会主义的大家庭,中国人对这里才稍微有点了解。

    李和两个人刚放下行李,就有人通知去吃饭。

    他刚拉开门,齐功勋已经等在了门口,“走吧,去吃点东西,口味跟国内肯定不一样,而且目前这边的经济困难,市场物质不丰富,大家克服克服?!?br />
    “没事?!崩詈褪窃缇陀行睦镒急傅?,整个加盟国目前没有一个好过的,都是面临着严重的通货膨胀,物质短缺。哪怕波罗的海三国正在独立,日子都不好过。

    像匈牙利、罗马尼亚刚刚经过以索罗斯为首的西方基金会的洗劫,更是穷困不堪。索罗斯在之后更绝,通过创办中欧大学,几乎把东欧的科学家和天才青年给网罗了干净。

    美国对戈地图承诺的贷款迟迟没有到位,经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戈地图也是有本事的人物,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搞乱了苏联社会、搞垮了苏联经济、瓦解了东欧社会主义阵营。

    胡援朝叹口气说,“听说,捷克这边的乏燃料的处理费用都支付不起了?!?br />
    他学的是核物理,对这方面要比别人多关心一些。

    齐功勋笑着道,“苏联也是穷的没辙了,对东欧集团用户提高了收费价格。平均一次压水堆堆芯换料便要给苏联1200万美金左右,简直是抢钱,一年就要一个多亿美金,捷克现在穷成这个样子,当然支付不起?!?br />
    三个人一边说一边进了使馆的餐厅。

    一人面前摆了一个盘子,盘子里的东西看着像面包又像切片花卷。然后旁边还放了一大盘猪肉酸菜,李和还不确定叫什么名字。

    他见大家吃的津津有味,也没法计较了,不过幸好后面又有人端上来了不少的土豆泥,他随着吃了两大碗,算是勉强饱了肚子。

    唯一让他满意的是送过来的啤酒味道还是不错的,他喝了有好几杯。

    吃好饭以后,他刚出门就被刘保用喊住了。

    “前几天不需要你帮忙,你可以自由活动,我会安排个人带你到处转转?!?br />
    “不用,你知道的,我这边有人陪着?!崩詈偷睦系渍庑┤艘丫懒似咂甙税?,除了资金状况不甚了了,基本没有什么能隐瞒的了。

    刘保用呵呵笑道,“那你注意安全,穷则生乱,这个道理你是懂得,何况政局又不稳。使馆的号码我等会我抄给你,有问题打使馆电话?!?br />
    使馆门前的街道宽阔,路灯明亮,李和站在路灯底下已经抽了好几根烟。

    左右张望,也没有见到丁世平等人,来之前都是约好在这里见面的,既然见不到人,只能先上楼休息。

    第二天一早,胡援朝起床的声音把李和给吵醒了,然后走廊里也传来了大家的热热闹闹的说话的声音。李和也只得揉着眼睛,跟着起床了。

    洗漱好,跟胡援朝下了楼,刚到使馆餐厅门口,就听见有人喊。

    “李老板,李老板?!?br />
    “你先进去吃?!崩詈投院档?,然后朝路边的车子过去。丁世平和兰世芳都来了,旁边还有几个高鼻梁大眼睛的老外,他上前握手道,“辛苦了?!?br />
    丁世平笑着道,“昨天就来了,只是路边出了点误会?!?br />
    “没什么大事吧?”李和见丁世平的眼角都是倦容。

    兰世芳道,“警察给找了点麻烦。这里的外国人除了美国人有点地位,警察不怎么卡以外,没有一个跑得了的。何况咱们这面孔长相又这么好认,我们的车子一进布拉格,警察就盯上了。不过还好,一般给钱就能了事?!?br />
    “其他地方都一样?”李和皱着眉头问道,这样显然不利于他。

    兰世芳道,“不是,捷克斯洛伐克这边咱们是第一次来,没什么关系??赡箍?,远东,包括波兰、乌克兰就不一样了,咱们给钱就能拿到内政部和警察局的通行证,哪里都是畅通无阻。莫斯科已经乱了,不光经济乱了,政治也乱套了,那边的立陶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波兰人都是生了异心,他们有的在军队,有的在政府部门,有的在军工厂,都对俄罗斯主体民族缺乏认同,都抱着回老家之前捞一笔的心思,只要你一句话,飞机坦克都能开回家。那是什么都敢卖,像你之前说的,找什么研究员科学家根本没有问题,不但普通人吃不上面包了,这些以前风光的专家研究员都快饿死了?!?br />
    李和笑着道,“美国人多不多?”

    他眼前可以打加盟国的注意,但是打莫斯科的注意还是有点过早,起码还要等上几个月。

    丁世平道,“多,莫斯科已经放开了汇市,搞自由市场,新成立的银行,十家有九家美国人开的,拼命的吸收卢布存款,还给高利息,让人有点看不明白?!?br />
    “换个地方谈话吧?!崩詈图腥顺獗哒磐?,提议先去其它地方再说。

    “好。旁边有个巷口,咱们去那里吧?!倍∈榔交氐?。

    一行人上了车,在一块偏僻的巷口听了下来。

    “如果我让你挖人,你能挖到多少,只要是研究员级别的咱都要?!崩詈椭沼谖实搅耸导饰侍?。当然,光凭李和一个人肯定难以消化,但是这些人只要能带回国,哪个企业工厂不是抢着要,不指望他们搞什么技术创新,只要有一两项的工艺改良,都是对中国工业质变的提升。

    语言不通,可是这科学的理论是相通的。

    “小江,你来说?!崩际婪汲员叩囊桓鲂』镒诱姓惺?,示意他过来,“这是江保健,莫斯科国立大学的高材生,一直给我们做的翻译。小江,你给李老板说说,我是老粗,说不明白这些?!?br />
    李和朝小伙子握手,“你好,辛苦你了?!?br />
    “不辛苦,不辛苦?!苯薪=〉男』镒?,三十岁不到,个子高挑,脸面白净,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道,“我喊你李同志吧,李同志,我简单说下吧,苏联的重点研究部门是核物理,数学,低温物理,高能物理,固体物质,等离子物体,天文学,量子力学,可控热核聚变,这些都是世界第一流的。哦,对了,还有空间研究,激光,磁流体发电?!?br />
    “别急,慢慢说?!崩詈吞弥绷骺谒?,慢慢的点了一根烟,兰世芳立马凑上去给他点着了。

    江保健继续道,“据我所知的,当然都是根据公开资料的,目前苏联总共有接近6000个研究单位,科研人员有200万左右,光是博士学位和副博士学位的就有40万左右??墒抢钔?,你要知道,这还不包括许多工厂企业的,要是工厂企业的也算上,那就多的不得了了?!?br />
    他说的都有点激动了,他常年跟丁世平这些人打交道,当然知道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

    李和猛抽了一口烟,重重的吐了口烟圈。

    “马勒戈壁,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br />
    他终于忍不住吐了脏话。

    只要能把这些人搞到手,飞机坦克算的了什么!

    只要能成功,他再死一次都甘心了!

    江保健道,“李同志,你说的对!匈牙利、罗马尼亚的很多科学家都往利比亚和伊拉克跑了!”

    李和想了想问道,“你对捷克有了解吗?”

    江保健道,“军用企业我不是太了解,但是我知道光跟核能有关的企业就有23家。民用企业有几个厉害的,斯科特下面就有斯柯达汽车,斯柯达核电,斯柯达动力,斯柯达机床,斯柯达机车,都是世界顶级,Ldas冶金联合厂,Vitkovice钢铁机械联合企业,还有一个蓄电池企业,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的,Akuma公司,这个企业我们以前教授就做过案例的,他们能够做世界上最好的蓄电池组,许多轿车、卡车用的都是这家公司的?!?br />
    李和问,“你是学什么的?”

    江保健正色道,“我学的是化学?!?br />
    “五年制?”

    “五年,我这是第五年了,所以课程不是太紧张,马上就要毕业了?!?br />
    “那谢谢你了?!崩詈统俅慰推奈胀晔趾?,对兰世芳道,“找个酒店住下来再说吧?!?br />
    他心里总是蠢蠢欲动。

    当然不是因为街道上走来走去的捷克国妖孽,不能说个个大长腿,但是个个金发碧眼,很是耐看。

    她们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群躲在巷口里的畏畏缩缩,眼冒绿光,黄皮肤黑头发的异乡人。

    ps:今天八千字,算四章了。。。偿还盟主‘秋叶飘零寂落伤’两章欠账,后面的盟主依次继续还。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