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还没上飞机,就已经注意到了面前这个飞机。

    中国民航鸟枪换炮,用上了波音767。虽然都是波音767,不过国内各家航空定制的需求不一样,比如舱门,有的是六个,有的是四个,有的是两个。

    进飞机的时候,他还刻意看了一眼舱门,舱门的强度很低,类似三合板,一斧头可以给报销了。

    自从美国911之后,全世界都提升了舱门厚度,至少要扛得住冲锋枪。

    “这个客机宽敞,以前坐伊尔一86,腿都撑不直溜,那真叫难受?!贝蠹野凑盏腔粕舷允镜淖蛔潞?,开始有老同志对这次之行表示了满意。

    听着这口气,也不是第一次去苏联了。

    “你那算什么,我们以前坐火车,那才遭罪,到莫斯科要六个昼夜。车轮辘辘地撞击着铁轨,狂风裹挟着雪花,雪花拍打着车窗,咚咚咚的那才叫难熬?!闭馕灰惶谄?,资格更加的老。

    “一个扫雷兵而已?!辈恢滥睦锎艹隼吹睦浜?,大概是相互不对付。

    “喂,袁明,存心跟我不快活是吧,没有老子在近海扫雷,你们的船下海都得喂王八!”被称为扫雷兵的老头很不忿。

    “团结,团结,各位同志,众所周知咱们张文郁老同志早期冒着生命危险排除了美帝国主义走狗在中国近海留下的水雷,这真是..”这位出来打圆场的人想不到合适的词了,“真是功劳甚高?!?br />
    “我这是以斗争求团结?!北怀谱髟鞯睦贤肺ψ诺?,似乎把张文郁惹恼了他很高兴。

    “各位同志,此时正逢贝尔加湖解冻期,要是碰的上天气好,咱们都可以瞧得清楚。大家想一想,清澈的湖水,漂亮的白桦林,广阔的戈壁滩,一个字,美,两个字,漂亮?!闭馕淮蛟渤〉耐炯绦Σ恍?,缓和飞机里的气氛。

    李和旁边坐着的一位男同志,他也是不认识的,之间无它话。他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飞机起飞了,把地面摄氏二十度的气温带到了云层以上。

    飞机过了中蒙边境的时候,李和已经睡了一觉,朝窗外望了望,一望无际戈壁滩,单调,寂寥。

    很快进入苏联境内,看到绿色总是感觉心旷神怡,大片的绿色像一位大师的素描稿,随意而清晰,不经意之间,仿佛有一种生命在延伸。

    飞机在贝尔加湖的上空掠过,大家立马争相从飞机的窗口往下看。

    “这里占着世界上20%的淡水?!?br />
    “这里可是苏武牧羊的地方?!?br />
    似是感叹。

    贝加尔,远东的一个湖子,被称为上帝的眼泪,荒凉至极却又风光秀美。

    古中国称之为北海,苏武牧羊的地方。这里低槽压系统深厚,移速缓慢,常常携带大量的冷空气,因此是引导冷空气影响我国东部地区的重要天气系统之一。

    八小时后着陆在谢列敏契耶沃第二机场,许多人一下飞机又发出了一阵阵的感叹声。

    对于他们这样年龄的中国人,莫斯科是曾经唱在歌里,和中国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一个明澈的字眼。

    后来变得迢遥而又陌生了。到迢遥而又陌生的地方来,不可能是一件轻松的事。

    从个人感情来说,苏联人曾经是他们最好的老师,他们无私的向中国干部、技术人员和工人传授知识和经验。学习和推行苏联的规章制度和技术,大大的改善和加强了中国工业。

    从航天、机械、油田到医疗、农业,基本上方方面面都是由着苏联式的影子。

    但是国家利益来说,中国人又不能接受苏联人的肆意绑架勒索,在领土争端和东北铁路权益方面是寸步不让,什么都可以商量,主权问题怎么可以商量呢?

    下了飞机,在休息大厅等了一会儿,一行四五十人又登上了去捷克的飞机。转机的票价是单独莫斯科到布拉克的两倍,许多人自然气愤不已,可是有时候国际机票的价格没有道理可讲。

    下火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不要说有些老同志吃不消,李和都有点吃不消了。

    大使馆的车子已经候在了机场门口,齐功勋招呼李和上车,李和道,“让老同志们上第一辆车,等一会没事的?!?br />
    齐功勋低声道,“咱们从这里跟考察团分开了,他们有他们的参访地,咱们走就行了?!?br />
    李和依言上了车,车上的人上齐了,也才十五六个人,以老同志居多。

    他坐在了胡援朝和吴教授的旁边,笑着道,“感觉怎么样?”

    吴教授道,“年龄大了,肯定不如你们了?!?br />
    “我是五六年来过一趟捷克,电力工业部水力发电建设总局组织的水电技术代表团,待了一个月零几天,乖乖,你们不知道,这里的冬季才叫漂亮?!鄙ɡ妆盼挠粼谂员卟辶艘痪浠?。

    捷克和斯洛伐克没有分家之前,大家谈到捷克,通常指代的就是捷克斯洛伐克。

    吴教授笑问,“你的身体还不错?!?br />
    “不错,不错,比你强多了?!闭盼挠粜ψ呕赜?。

    两个老头子聊天了,李和讲不进去话,他拉着老闷男胡援朝在旁边聊天。

    胡援朝问,“你说咱们有机会见着米兰.昆德拉吗?”

    “没机会?!崩詈筒唤艘桓霭籽?,想不到这么一个聪明人,问了一个傻问题,“好像移居法国了?!?br />
    “恰佩克呢?”

    “不认识?!崩詈褪党系幕卮鸬?,“我只认识马赫?!?br />
    飞行器的飞行速度常用马赫数表示,马赫是奥地利的物理学家,为了纪念他在超音速弹丸研究作出的贡献,把飞行器的飞行速度v与当地音速a之比值称为马赫数。

    胡援朝一拍脑袋,“对的,把马赫忘记了,他是在捷克斯洛伐克出生的。恰佩克是捷克斯洛伐克最著名的作家?!?br />
    捷克和捷克斯洛伐克

    “还有多普勒,第谷,开普勒,还有普雷洛格,虽然不是捷克人,可都在捷克的大学教过书?;褂幸桓鋈四阆氩坏降??!?br />
    “布拉格查理大学?”胡援朝疑惑的问道,“谁?”

    “是叫查理大学。爱因斯坦?!?br />
    胡援朝想了半天道,“我记得是叫日耳曼大学?!?br />
    作为对爱因斯坦的崇拜,爱因斯坦的传记肯定是读的。

    李和解释道,“二战以后,日耳曼大学和捷克大学合并了,就叫查理大学,一所大学用德语和捷克语的双语教学,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br />
    “不得了,这都知道?!迸员叩恼盼挠籼死詈偷牡幕?,也插话道,“查理大学是不得了,这次要是行程不紧张,大家可以去参观一下?!?br />
    “谢谢了,张团长?!焙咝说爻盼挠舻佬?。

    张团长?

    李和没闹明白。

    刚想张口问,大巴车却停下来了,目的地已经到了,这是大使馆的招待所。

    李和跟着下车了,他学着一些人没有先上去,跟着一起后面抽了一根烟。

    他悄悄的拉着胡援朝问,“你刚才喊他张团长?”

    “是啊,你还不知道?他是这次带团的团长?!焙ψ诺?。

    “什么?!崩詈豌卤?,一个带队的团长居然在飞机上被人给顶着干,这个逻辑他有点闹不明白。

    胡援朝道,“这里只有咱俩还有那位华清的老师资格最浅。我以前跟团出访过,我晓得这里面的事情,反正你不要乱说话就对了。而且带团属于辛苦活,还要担责任,明白没有?”

    “明白了?!崩詈褪钦婷靼琢?,胡援朝的意思很明确,这次考察团里的老同志们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而张文郁可能是级别最低的了。

    级别低的自然要为领导服务。

    别人可以不买张文郁的帐,但他跟胡援朝是必须老老实实地听这位张文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