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家里你自己照应好是了?!崩詈屯蝗灰灿械闵岵坏昧?,心理上和生理上这双重的都有。

    何芳把抽屉里的一张邮政寄过来的文件递给李和道,“这是黄浩早上送过来的?!?br />
    李和拆开看了一下,是黄炳新寄过来的,里面是之前帮助张先文担保贷款的文件,见何芳好奇,就递过去道,“帮一个朋友贷款的文件,没什么内容?!?br />
    “500万,这么多,这人你了解吗?一次性借这么多?”何芳不禁乍舌,她虽然不插手李和的生意,可是自己男人一次性借给人家这么多,她也不得不啰嗦两句。

    李和解释道,“这人认识有十年了,我以前做电子表都是从他那里拿的货,你大概也见过的。一直信誉很好,做生意就得讲信用,背信一次就没人理了,他不会做这种借钱不还的事情?!?br />
    何芳道,“那是不是可以从反面理解,要是有人利用多年积累的信誉在最后捞一把的话....”

    “你这脑子怎么跟人想的就不一样呢?!崩詈吞靡簧砝浜?,突然想到,所谓的庞氏骗局、击鼓传花不就是这么玩的吗!他提醒自己,以后不得不妨,“我是不是有点傻?”

    何芳笑着道,“你要是傻子,我也不能要你啊。你只是表现的像个傻子,表现的更像个傻子也不容易,首先得活得明白?;蠲靼琢?,才分得清什么是傻的。你这傻得表里如一,一般人学不来?!?br />
    李和黑了脸,“这是夸人?”

    何芳勾着他脖子调笑道,“我是真夸你,你看,都知道菜场那个老头子卖的白菜不新鲜,还死贵,连我娘都说只有傻子才愿意去那里买,可是只有你愿意去买。也只有我知道为什么你总是去买?!?br />
    她知道他心善,秉着能多帮人就多帮人的原则做事,因为那个老头子年龄大了,还有残疾,每天早晨从西郊背个篓子进城卖菜,非常的不容易。

    李和尴尬着脸道,“说这些没意思了?!?br />
    出发这天早晨是齐功勋开车来接的,他的车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李和也不认识,肯定不是他以前单位的,他单位的人很少有认不全的。

    齐功勋把护照资料交给了李和,“你放在身上,别丢了?!?br />
    “谢谢,麻烦你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没,必要来接?!崩詈妥焐险庋?,可还是不客气的把随身的行李扔上了车的后备箱,他这次不顾何芳的强烈要求,还是很任性的只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和汇丰的银行卡。

    齐功勋笑着道,“等会跟你说,你坐车后面?!?br />
    李和光看他到他笑,感觉不解,只得跟齐功勋带过来的那个人并排坐在一起。

    何芳抱着孩子从车窗外冲他摆手,他急忙打开车窗应了,“行了,没事,回吧?!?br />
    “跟爸爸拜拜?!焙畏冀汤罾腊谑?,李览果然冲老子高高兴兴得摆手。

    “拜拜?!崩詈鸵残ψ呕邮职莅?,对齐功勋道,“走吧?!?br />
    车子上了大路,汇入了好好端端的车流,齐功勋终于开口了,严肃的道,“李和同志,你是党员吧?”

    “是?!崩詈涂凑獗砬?,搞的莫名其妙。

    齐功勋咳嗽了一下,一边开车一边指着坐在车后排的那个人道,“这位是我们科教委的牛处长,在登机之前他会跟你做一些简单的访问考察与讲学管理办法?!?br />
    “你好,你处长?!崩詈统员叩恼馕簧斐隽耸?,同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齐功勋要提前来接他,这是要利用车上的时间给他做出国纪律宣讲。

    果真,旁边的这位牛处长和李和简单的握完手后,面无表情的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一直认真贯彻落实新时关于外事工作的方针政策,努力适应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本着为生产建设服务,为技术改造服务的原则,积极地开展了外事工作。出于经济考察、设计联络、设备采购、设备检验、贸易往来的目的,我们对相关国家都有出访?!?br />
    “你继续?!崩詈托ψ诺愕阃?。

    “近年来,派往国外和港澳地区的团组和人员也相应增多。绝大多数团组、人员出国期间能忠于职守,严守纪律,积极工作,圆满地完成出国任务。但也有少数组团单位、出国团组和人员,没有严格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和审批机关的批件执行出国任务,有的擅自绕道未经批准的国家和港澳地区,有的擅自延长在境外的停留时间?!?br />
    “嗯?!崩詈腿套×瞬荒头?。

    这位继续道,“我希望你做到心中有数,保持头脑清醒。这是几份文件,你自己看一下?!?br />
    李和接过,大致翻了一遍,无非是社交活动具体要求,外出工作同行制度,与外国人接触的预付和汇报制度。他看了一眼齐功勋,齐功勋却在专心开车。

    他搞不清楚,这刘保用这些人有没有跟眼前这位牛处长把他的情况介绍清楚,搞的他成了劳改犯,不过虽然心中不爽,还是憋住了,因为这真的不是差别对待,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要经过这个流程。

    他还是装着样子,翻了好几遍这些文件。

    到了机场,一下车,就有人把齐功勋的车开走了。

    但是机场跟李和平常来的时候,感觉有点不一样,因为人真的特别多,一堆一堆的人围在一起。

    齐功勋大概看出了李和的不解,笑着道,“这是考察团的旺季,那边是冀北的电子考察团,是去南韩三星和金星集团进行考察的。那个是机床工具考察团,赴联邦德国参观汉诺威国际机床博览会,同时也是参观机床企业...呵呵,那是...”

    他说着说着,指着远处的一团人却是突然忍不住笑了,刚想说下去,又憋不住笑了。

    旁边一直严肃的牛处长,笑着接了话,“那是芦沟桥农场技术考察团,是赴匈牙利做20天的杀猪匠?!?br />
    他把“杀猪匠”这三个字咬的特别响亮。

    “哦,那是屠宰技术考察了?!彼强梢孕?,李和不好跟着笑了,虽然他也很想笑,他指着最大的一拨人问道,“那那一拨呢?”

    牛处长眯缝着眼睛瞅了瞅,问齐功勋,“那个带团的是老樊吧?”

    齐功勋点点头,“是的,他也是带领重型电站刀具考察团访问联邦德团的?!?br />
    几人正说着话,刘保用过来了,朝李和伸出手道,“欢迎,欢迎?!?br />
    刘保用只是对刘处长点了点头,李和大概了解了这位牛处长的地位,他笑着道,“你安排,都听你的?!?br />
    “十点半的飞机,时间快到了,我们先登机再说吧?!绷醣S盟低?,对齐功勋道,“你招呼下,我去安排下其他人?!?br />
    李和随着刘保用的身影,看到了好几个熟人,其中就有胡援朝和吴教授,而且还有不少华清的教授在里面,这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胡援朝和吴教授也大概看见了他,只是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并没有过来寒暄。

    机场的广播开始响的时候,齐功勋就带着李和过了安检,随着五六十人的大部队,一起上了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