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5月24日,老布什宣布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但也提出了不少条件,其中一条就是不能再向中东卖导弹。至于中国有没有同意,那是另外一条说法了。

    改革开放以后,美国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对美出口约占中国整个出口的10%。

    延长最惠国待遇,可以享受优惠税,当然是有利于中国出口创汇的。

    另外,最惠国待遇是关贸总协定的基石,美国不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肯定会增加中国入关的难度。

    李和这边没乐呵上两天,于德华却愁眉苦脸的来了。

    “欧共体将中国的涤纶短纤维、鞋类、草酸、录像带、小彩电、打火机列入了反倾销调查,提高了17%的关税?!?br />
    “走香港或者澳门是了?!崩詈筒灰晕?,往后的几十年中国产品会成为全球反倾销调查的头号对象,根本不足为奇。实际上早在八十年代初期,美国人就开始了对中国化工产品的反倾销调查。

    以中化公司为主导的国营出口公司基本上把糖精钠、高锰酸钾、氯化钡、草酸、双氢链霉素、三氧化锑这些化工品卖出了的白菜价,打遍世界无敌手。

    只是他没有想到,因为他的出现,西方会把棉纺产品的反倾销调查提前,这个绝对是万万没想到的??墒腔八祷乩?,该来的早晚会来。

    于德华叹口气道,“他们将中国通过香港和澳门转口或再出口的产品也统计在来自中国的进口之内?!?br />
    “这就尴尬了,靠?!崩詈拖氩坏脚肺峄嵴饷春?,“那你去商业部没有?他们怎么说?”

    于德华道,“商业部和外经贸的领导让我们等,说咱们还是不受西方认可的非市场经济体,所以国内这块没法应诉?!?br />
    “问下老沈,他是学法律的他应该懂,他不懂的话就让他找懂的,以香港公司的名义去应诉?!闭馐抢詈湍芟氲降淖詈冒旆?,政府都想不出辙的事情他能怎么办?

    何况这一次的反倾销调查不止针对他这一家,基本全国的企业都针对上了。

    于德华苦笑道,“问了,老沈说这律师费可贵着了,没有四五千万美金落不了地。麻底鞋和涤纶短纤维还不是咱出口的主导产品,利润也没多少,再说还不一定能赢呢。我意思是不行就算了,咱们把精力放其他产品上就是了,这两项产品对咱们也无关大局?!?br />
    虽然这两项产品对于德华经营的影响不大,可是他担心的是有了这个开局,以后会涉及到更多的出口产品,那才叫没完没了。

    “那也要应诉,不然真成了软柿子,下次人家还得针对你?!崩詈拖肓讼胗治实?,“起诉咱们的企业是哪里的?”

    他只能自己带头干了,指望中化公司陪他一起应诉,可能性几乎为零。许多国营出口公司的经营范围很宽,少经营一项化工品根本无关痛痒,根本不会积极应诉。

    “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两家厂子。他们也是以棉纺和鞋类为主导的?!?br />
    李和咬牙切齿的道,“干他!能不能收购了?”

    于德华摇摇头,“这种家族企业股权集中,很难收购?!?br />
    “那就在他所在地的收购两家同类型的厂子,给他挤破产?!崩詈头⒑萘?,也是有样学样,很多财大气粗的家电企业后来都是这么干的。

    既然能干国内的同类产品针锋相对上,说明技术水平也高不到哪里去,完全有希望怼上去。

    “这赔钱可要赔大了?!庇诘禄械悴蝗贤?。

    李和道,“这种一般都是地区性的垄断企业,只要把它们干死了,咱们以后就没竞争对手了。别那么温温吞吞了,去吧?!?br />
    当企业活动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和流程,通常都是这么暴力,收购和兼并永远不鲜见??绻笠到胫泄氖焙蛞彩钦饷锤?,从牙膏等日化产品,再到饮料行业、粮油产业,机械制造,都是一样的。

    在香格里拉饭店,仰勇终于上交给李和一份三页手写纸,这是所谓的方案了。

    李和拿在手里,字迹遒劲有力,没有涂改,显然是誊抄过得。

    内容大致看了一遍,选址上他首先给否决了。

    “才5000万美金?”李和摇摇头,也不认可这个预算方案。

    仰勇的总方案很保守,按照这份计划书,是先做货运车,而且倾向于做3.5吨以下的微型卡车。

    他看了看李和皱着的眉头,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李老板,广洲标致、惠州熊猫、浦江大众、吉普、一汽夏利、十堰二汽、红星、红旗、奇观、仪征都是生产汽车,他们有成熟的轿车产品,特别是还有很多国外的进口汽车,我们如果一开始进入轿车行业是很难竞争的。但是微型卡车系小众车型,价格低廉且利润微薄,因此进入的车企非常少,而且微型卡车已经成熟的技术标准,国产化率可以达到70%。这对我们来说非常的有利。这种车型适应于乡间山路、泥泞乱石路、积水路等各种城乡结合部市场、乡镇道路行驶,主要满足建材、农副产品、百货家电、设备配件、小五金、食品饮料等散货中短途物流及自用中高端用户需求,具有良好市场前景?!?br />
    李和习惯性的摸摸头,发现没手感,头发好长时间没剪了,有点长了。

    只得无奈的摸了摸额头,他认真的仔细一算,才发现国内目前生产汽车的企业居然有二三十家!如果再加上准备建的起码有四五十家!

    一汽、江淮、二汽、北汽、川汽、南汽、凤凰、仪征黎明、塞北箭、青海湖、哈飞、红星、东风,包括奇瑞他爹郑州长剑汽车现在都活的很潇洒呢。

    只是后来随着汽车行业的竞争加剧,都没活下来,包括后来新建的大发、广洲标致、贵洲云雀、南金菲亚特、三江雷诺、吉普、北汽三菱,统统的嗝屁了。

    建汽车的难度李和有预料,可是现在才发现难度比他预料中的要大。

    要说要难度吧,长剑、神箭、黎明汽车都是乡镇企业发展起来的。要说没难度吧,活下来的没几家。奇观、春兰、夜明珠、茶花、山鹿、天马、通宝、云豹、哈飞这些起码四五十个汽车品牌,还有谁能记得住几个?

    他有的是钱,赔了也不怕!

    干了!

    “我给你投一亿,美金!”李和下定了决心。

    “李老板,这是不是太多了?”仰勇却没有兴奋起来,李和的资金多了,相对于他自己可怜的本金,根本拿不到多少股权,等于替他人做嫁衣裳。

    李和知道他的担心,问张先文和仰勇两人道,“听过股权对赌协议没有?”

    “略有了解,你的意思是?”仰勇点点头,而张先文却是一脸迷茫。

    “我不管你先期能投多少钱,但是我可以把全部股权的20%作为期权池,将来如果汽车厂的发展符合预期,你的行权价格还是可以按照现在的初始价格来。我看了你这份方案,你说投产期需要三年,年产5000辆,是不是?”

    创业公司需要的重要员工越多,角色越重要,留的期权池就越大。对李和来说,仰勇和沈道如完全不一样,所以对待的方式不一样。

    仰勇扑通一声站起身道,“李老板,按照你说的,如果你真的投资一亿美金,完全可以年产1万辆!收入过亿!如果利税低于5000万,我自动辞职,而且一毛钱不拿!”

    张先文吓得戳戳仰勇,急忙道,“老仰,胡话呢,一辆四五吨的解放重卡才五万块不到,而且一汽二汽都有库存积压,你小型卡车还能指望卖多少钱?”

    仰勇道,“那你怎么不说一辆普桑要二十多万?他们的车厢还是木质车厢,计划指令当然卖不出好价?!?br />
    李和笑问,“那么汽车生产的批文呢?”

    仰勇道,“这个我来弄,只是车子叫什么牌子好,总要弄个响亮的?!?br />
    “宝马?!崩詈筒患偎妓鞯幕亓?,反正中文的商标在他的手里,英文的商标可以到时候再想一个。至于巴依尔还是继续叫巴依尔吧,没毛病。

    “宝马?”仰勇和张先文对视一眼,同声说了一句好。

    仰勇道,“汗血宝马,很妥当?!?br />
    李和问,“总工程师人选有吗?”

    从规划到选址,必须找一个有经验的人,不然靠新手摸索非摸索到猴年马月,纯属走弯路。

    仰勇道,“有人选,不过人家不一定乐意,现在退休了,是科协的一个委员,参与过一汽二汽的建厂?!?br />
    “你尽力吧,不行,咱们别处再挖人?!逼涫蛋凑绽詈偷募苹?,主要还是从毛子的地盘捞人过来,他对张先文道,“黄炳新你是认识的,你去找他,资金账户我会立在他哪里,资金划拨、财务监管我会委托给他,你们尽管放手干就行了,你手续办好,我们尽管签协议?!?br />
    张先文疑惑的问,“不知道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李和笑着道,“不妨告诉你了,通商银行完全属于我个人独资所有,明白了吧?!?br />
    他说完也不待面前两个人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直接走人了。

    他透漏一点底子出来,完全是为了给这两个人树立一点信心。

    车子停在巷口,在理发摊子上,顺便把头发给剪了。理发的老头都是熟悉他的,隔不了多长时间总要剪一次头发的,而且不用说,肯定是短寸。

    李和剪完头发回到家。李览对着眼前的大光头,左看右看,好像不认识了。李和把他抱在怀里,他一下子就哭了,眼睛哭得红红的。

    李和郁闷的不行,只得把他放下来,“小王八羔子,来,看着老子的眼,瞅准了?!?br />
    何芳没好气的说,“他是小王八,你是老王八?”

    “啊...”李览看到何芳,一下子委屈的扑到她怀里了,哭得更响亮了,现在偶尔无意识的时候也能喊妈妈了。何芳更宠的当宝了。至于爸爸,李和无论怎么教,李览都不会。

    不会就是不会,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吃完中饭以后,李和去邮局打了一封电报,主要是给潘松的。不管是兰世芳还是丁世平,总要有一个人在捷克候着,不然他一个人真要两眼一抹黑了。

    同时他还给在深圳的沈道如打了电话,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通知他准备好钱。在日苯的布局要开始撤退,光这两个月日经指数就下跌了30%。

    日苯政府相继出台的振兴计划都未能奏效,房市和股市还在崩溃的路上。事实上,日苯政府已经无法控制了。原因在于,市场上买卖双方的人数太多了,而且东京证券交易所里面的投资者30%是外国人,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在上百家上市公司手里。

    李和目前还不知道在日苯的准确收益,但是从去年通过美国证券交易所拿到的日经指数看跌期权都在陆续脱手。

    他只要再耐心的等上一阶段,就可以知道这一次的斩获了。

    到时候,他不管是做汽车还是投资其他行业,都是不会差钱了。对于他眼前的投资来说,不是选择投资风险最小的行业,而是选择投资利润最大的行业。

    在黄金年代,有点能力就能赚钱,起码在眼前是如此。

    李和听说穆岩离职了,还把化学工程学院的一个大牛给拉了出来,因此慌忙请这两个人吃饭。

    “胡大一同志,我必须给你写个服字!”眼前的这位高度近视的胡大一,李和是早就认识的,不但是化学工程学院的老师,还是参数提取实验室的研究员。

    李和真服气了,这货居然凭一己之力,把全密封应变计给做了出来!

    这让中航电测以后怎么混!

    胡大一喝了两杯酒,脸上红扑扑的,他谦虚的道,“要不是老穆的资金上有了支持,我也不行,不行,多谢老穆了,所以他一说离职,我立马同意了。要是能投产,国外不敢说,国内肯定是领先的,它的结构合理、安装可靠、便捷,它可保证现场传感器电缆连接效率高、连接质量好,肯定能很多单位抢着要?!?br />
    “不,不?!崩詈涂隙ǖ牡?,“你这个绝对是国际领先!”

    应变计是目前世界上最常用的应力分析的敏感元件,从功能上讲,是一种将偏差、变形或应变转换成电子信号的被动的电子敏感元件,常用于制作传感器用测量诸如力、扭矩、压力和加速度等物理量。

    所以这种元件看着不起眼,许多人尽管意识不到,但是大多数人几乎每天都接触到含有应变计的装置。

    “能得到你这个参考文献的认可,我就知足了?!焙笠怀爬詈团隽艘槐?,继续道,“目前国内最好的是521厂的箔式电阻应变计,他们是国家六五计划的重点攻关项目,引进的是美国的生产线,但是我做过鉴定,我这个肯定比他们的好。但是你知道的,要具备批量生产能力,还是有一段路要走的。我跟学校的资产处谈过,一句话没钱,没法生产,许多老师的研究成果都在那搁着呢,轮也轮不到我,我这不就着急了,老穆一说,我就出来了,自己心血可不想这么耽误了?!?br />
    李和道,“我支持你们俩,应变电测行业大有可为。有什么问题跟我说,我一定全力支持?!?br />
    这种小小的元件做成一个上市公司都没有问题的。

    “主要我们俩做生意不如你丰富,眼光也不如你,你说行,那肯定是行了,有你这话就没问题了?!蹦卵蚁衷诓蝗弊式?,胡大一不缺技术,但是两个人心里总是没有底,主要还是来征求李和意见的,“我们想把厂子建在方向的厂子旁边?!?br />
    李和笑道,“那就更没问题了?!?br />
    “我跟老胡商量了,他出技术股占30%,咱们出场地和资金占70%,你看看怎么样?”教辅中心李和是大股东,穆岩自然要跟李和商议。

    “太没问题了。只是我再提一个想法,你们以后再想引入电测行业的专家加入,不能只发工资吧?我建议还是留一部分股权出来?!崩詈桶颜飧龅弊龊推党б谎砹?。

    胡大一和穆岩两个人都没有反对,从技术的角度,胡大一一个人确实是有点单薄了。

    穆岩结完帐和胡大一一起走了。

    李和也接到了齐功勋的电话,三号早上在机场集合。

    李和提前安排了下家里,本来是想交代小威的,可是想想这熊孩子不靠谱,还是把卢波喊了过来,主要是照应那做生意的小舅子和小舅子的舅哥。

    至于何芳,李和是不担心的。

    何芳听说李和要出门,特意请了一天假回来,给收拾行李。

    李和说,“我以前出门也不见你这么认真啊?!?br />
    何芳笑着说,“出国和在国内能一样吗?!?br />
    她自然有一番依依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