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头说,“那这么着吧,我让他们摆个和酒,大家坐坐。说是摆和酒,其实你心里也该明白,这是人家低头了?!?br />
    “不用,以后不打交道是了。我怕看见了膈应?!崩詈拖胍膊幌氲母芫?。

    秦老头笑着道,“这酒面子上是要摆给你小舅子的,你能咽下了,兴许你小舅子咽不下去呢?!?br />
    李和调侃儿道,“咱们都是苦命人,苦命人不要求太高了,就这吧?!?br />
    用秦老头的人情去摆酒,他嫌弃丢人,根本没有去的必要了。

    “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我约个时间,你看成不?”

    “激我?”

    “怎么能是激你呢,说实话而已。唐.柯里昂死了儿子,知道他怎么说的吗?‘我的儿子死了,这是不幸,我必须承受,不能让我周围的世界随我一同受苦’,并且承诺不会报复。瞧瞧,你看这是什么胸怀。你这才哪跟哪?还没到生死仇家的地步吧?!?br />
    这老头不亏是搞翻译的,把李和说的一愣一愣的,李和道,“人家是为了救小儿子,争取时间,不得已而为之。而我不是黑手党,我更没有想过再去报复,我跟姓洪的以后也不会有利益纠葛。所以这条对我不适用,你老的好意我心领了?!?br />
    “当我白说,谁让我拿了你一个壶呢,就这吧?!鼻乩贤沸γ忻械淖吡?,他的样子算不得庄重,圆脸秃下巴,还有秃脑瓜子,浑圆的肚子,摇摆晃起来走路,看着比寿山还像厨子。

    他喜欢跟李和较劲,一跟李和办交涉,浑身是劲,是为磨磨自己的智商,不然容易得老年痴呆。

    李和呢,也突然发现,能跟他说得上话的,或者说让他有耐心说话的,都是老头子。

    不行,不行,他觉得得离着这些老头子远点儿,天天接着暮气重了,对他没好处。他得多接触一下年轻人,吸收一点朝气。

    何老的大舅哥到火车站了。何龙央着姐夫开车陪着去接人。

    “你姐夫伺候你这个小舅子还不够啊,还得跟着去伺候你舅子?太不当外人了吧?!?br />
    老太太一句话把何龙从南墙一路撞到了北墙.......

    李和道,“没事,我陪你去吧?!?br />
    他拉着何龙出了家,开车去了火车站。

    何龙的大舅哥叫吴春强,老高个子,面庞黝黑,四平八稳的一个人。

    李和要帮着接了他手里的蛇皮袋,他连忙说不用,一个劲的谢谢。

    中午,吴春燕为了迎接兄弟,满满的一桌子好菜。李和一家子也跟着混了一顿吃。

    张先文来了一个电话,说起了一个人的名字,李和很感兴趣,决定去见一见。

    地点还是选在香港里拉,李和喝了酒不好开车,干脆把大奎带着了。

    张先文还是一样的迎在了饭店门口,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身材不高,浓眉飞扬,大背头纹丝不乱,他也笑着朝李和握手,“你好,李老板,我叫仰勇?!?br />
    “你好?!崩詈筒皇堑谝淮渭飧鋈肆?,其实以前在饭局上就见过。这位可谓是中国商业史的传奇人物,老牟子这样的牛掰人物在他面前尚要输一筹。

    这位大佬,做过厨子,承包过商店,上过越南战场,后来经商。他是第一个让社会主义国家的股票在纽交所成功挂牌的人。

    在这个时候,千万身家,亿万身价的大佬如过江之鲫,有比仰勇有能力的,有比仰勇有钱的,可是没有几个有仰勇这样有胆量和胆略的。

    李和对他很是佩服,这样怔怔的看了会,却是把仰勇看的不好意思了。仰勇摸了摸脸,难道脸上有东西不成?

    仰勇撑不住了,问,“李老板,要不咱们进去吧?!?br />
    李和知道失态了,笑了笑,一扬手,“一起进去吧?!?br />
    张先文落后一步,把大奎引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也是坐着人,都是司机和随行人员。

    李和这张桌上也就三个人,他没点菜,示意随便上,本来就是吃饱喝足来的。

    开始只是寒暄,并没有谈到正题。

    张先文道,“想当年我一个人恓惶一个人拎一包的电子表进京,要不是李先生,我哪里能有今天?!?br />
    李和道,“客气了吧,做生意都是相互的,你好我好,不存在帮不帮的?!?br />
    仰勇对李和道,“我跟老张熟悉的,认识了好多年,我是经常听他说你是他的贵人,你帮他可是忙得不少?!?br />
    张先文继续道,“原先的不说了,就是后两次要是没有李老板两次帮忙,我这难关都不好过啊,李老板是我人生中的贵人啊。老仰,你晓得的,87年吧,那一场火,我的鞋子烧了干净,温州鞋的名声臭完了。要不是李老板跟李爱军那里给我担保,我根本没法翻身哦?;褂薪衲?,我要找李老板借钱,人家李老板也是二话不说,给我从通商银行担保了500万。老仰,你说仗义不仗义?”

    仰勇附和道,“仗义,生意场上要李老板这样仗义的人不多?!?br />
    “来,喝酒。不要提过去不开心的事情了?!崩詈筒恢勒畔任暮锫舻氖裁匆?,怎么突然打起来了感情牌。

    张先文站起身,举着杯子道,“李老板,我这么多年没服过谁!我吧!就服你!为了感谢你这么多年的照应!这杯我敬你!”

    李和冲他摆手,笑着道,“你要是站着这杯酒我肯定不喝,坐着,坐着?!?br />
    “成,那我敬你?!闭畔任奈弈?,坐着了,不过屁股挨凳子。

    两个人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突然聊到了汽车这事情上面。

    “汽车工业在二次大战以后随着各国经济的发展出现了一个新的局面,汽车生产已从几个美国巨头的垄断下走向新的竞争,新厂新牌纷纷崛起。李老板,你看日苯就是好例子,丰田和日产是成功的典型,只用了二十年不到的时间就能跟美国汽车巨头抗衡。由于生产技术和管理技术的革新和另、部件生产专业分工的完善,生产汽车的门槛也越来越低了?!币恢倍际茄鲇乱桓鋈速┵┒?,“汽车以其灵活、快速、价廉,而成为二十世纪人类的主要交通工具和运输工具。世界上许多国家在其经济振兴过程中,都曾以汽车工业作为其重要支柱。我认为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肯定会有新的局面?!?br />
    “对,我国将来完全有可能出现一批合资汽车品牌和自主品牌?!崩詈兔幌氲秸饣跸衷诰涂即蚱鹆似敌幸档闹饕?。目前国内合资的汽车厂确实有不少,比如吉普,夏利,大众,还有惠州的熊猫。

    吉普他就怼过,然并卵,还是在沿着老路再走。

    李和的认可让仰勇很兴奋,他继续道,“李先生有没有兴趣做汽车生意?”

    “有赚钱的生意谁不想干?!崩詈筒恢每煞?,隐隐猜到这货可能是来忽悠他钱的,“可是这行并不好做,有技术壁垒在这放着,可不是想做就做的?!?br />
    仰勇迫不及待的问道,“如果有现成的汽车公司呢?”

    “你的意思是收购?”

    张先文道,“银杯汽车股份公司你听过吧?他们去大前年开始,发现了一亿股股票,国家体育总局的大门上都给贴了公告?!?br />
    李和乐了,“你们是打的这个主意?”

    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

    仰勇道,“李老板,这可是个好机会,我相信这将是中国未来最具成长性的行业?!?br />
    他听张先文说过,眼前这个年轻人有的是钱,只要他肯投资,这个事情差不多就成了,因此就不遗余力的开始推销。

    “抱歉,我对拿不到控股权的产业没有什么兴趣?!崩詈椭荒芤哉飧鑫杩诰芫苏飧鎏嵋?,总不能说这是个大窟窿,傻子才往里面跳呢。历史已经证明,银杯汽车很成功,可是仰勇却很惨。

    仰勇跟张先文对视了一眼,仰勇深吸一口气,斟酌道,“我年龄比你大不了几岁,斗胆喊你一声老弟。老弟,这生意本小利厚,能干啊。我是做拆借资金这一块的,股权这块我懂,请相信我,早晚咱们能拿到控股权的?!?br />
    李和道,“二位的意思我懂,作为东北第一家改制企业,里面的机会自然多多。不一定需要做那第一个螃蟹的人,这些大的机会都是需要有前置时间的,我的意思是等等?!?br />
    反正他是肯定不会往这坑里跳的。

    “李老板,我希望你再考虑考虑?!毖鲇戮×垦谑瘟肆成系氖?,他认识的有钱人很多,可是像李和这样有钱的人不多,所以他还是尽力争取机会。

    李和浑不在意,给两个人一人散了一根烟。张先文给李和点上烟,然后问,“李老板,老仰跟我讲的时候我可是一晚上没睡好觉,这才火急火燎的来找你,因为我相信你是有眼光有志向的人。只要这事情成了,你吃肉咱们这些人也能跟着喝汤啊?!?br />
    他可比仰勇急躁多了。

    李和笑意满满的道,“我是不同意入股银杯,不过我有一个提议,我们可以自己组建一家新的汽车公司,从国际上买最新的生产线?!?br />
    张先文听了这话先是愣了下,待反应过来,激动的站起来拍起桌子,“我就说嘛,我就说嘛,你李老板不是这么眼皮子浅的人!这种捡钱的生意你怎么可能不干!抱歉,抱歉,是我小瞧了你!原来你的志向比我们大多了?!?br />
    他的动静有点大,大奎那桌子人都好奇的朝这边看。

    仰勇道,“李老板,你可知道建立一个崭新的汽车厂大概多少钱?”

    他不禁发出了疑问。

    张先文却在旁边不屑的道,“了不起一亿美金罢了,吉普厂才8000万美金?!?br />
    他去浦江通商银行办贷款的时候,对李和的实力又多了一层认识?;票陆哟怂?,人家堂堂的通商银行的总经理提到李和的时候,一口一个李先生,恨不得当做亲爹捧着了。

    通商银行虽然算不得大银行,可好歹也有七八亿美金的资本,能让这样的银行捧着,哪里是简单的人物!他对李和的信心自然很足。何况李爱军,苏明,卢波,平松,潘松,张先文都是认识的,这些人都是一方大佬,实力雄厚,经营的都是李和的产业。

    这些还是他知道的,还有更多的是他不知道呢。

    仰勇看了看在旁边淡定抽烟的李和,笑着道,“抱歉,李老板,我们这些小生意人有点坐进观天了,请你指教?!?br />
    李和道,“这么说吧,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出钱了,这厂子能不能开的起来?”

    仰勇不知道李和从哪里来的这么大口气,他看了看张先文。张先文冲他肯定的点了点头。

    仰勇深吸一口气,镇定的道,“李老板,东北有雄厚的工业基础,从奉天到春城有完整的汽车零部件配套,更兼有熟练的工人,所以建厂没有问题?!?br />
    李和开玩笑道,“sorry,我要对你说NO?!?br />
    “你指教?!毖鲇虏蛔栽诘母约旱懔艘桓?。

    李和道,“经济的重心以后会慢慢在珠三角,长三角一带,交通便利,市场优势明显,何况我听你的口音,你应该是苏南的吧?你这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是,我是江阴的?!毖鲇碌?,“可是李先生,零部件配套这一块毕竟在北方方便的多?!?br />
    李和摇摇头,“浦江有大众厂,他的零部件配套厂商,少说也有千把家吧,咱们为什么不能跟着后面沾沾光?哪怕有一部分零件需要从东北运输,可是也毕竟是少数。大众厂能活,咱们也能活?!?br />
    仰勇问,“李先生,这个我同意?!?br />
    “你现在的公司注册在哪里?”

    “香港。主要做资金拆借,并购,我们是小公司?!?br />
    李和道,“那就没问题了,如果我们合资做,我让你出任总经理,你觉得怎么样?”

    “没有问题?!毖鲇碌比什蝗?,没有丝毫的谦虚,“可是,李老板,我的资金有限?!?br />
    “这个以后再说,你俩能出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我包圆,我再不济,也能拉点资金进来?!崩詈筒坏榷苑交赜?,就站起身道,“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考虑好了写一份方案给我,到时候电话联系?!?br />
    然后朝大奎招手,两个人出了酒店。

    李和风风火火的走了,留下仰勇两个人了。

    仰勇看着李和上了那辆破面包车,然后怀疑的问张先文,“老张你不能蒙我吧?”

    张先文没好气的道,“瞅瞅那车牌再说。也亏你在部队里待过?!?br />
    “哎,没注意?!闭畔任目吹搅四侨皇蹬?,这种车牌可真拿不到,平常外面人最容易拿到的是四位车牌,而且A字打头的更是异想天开。

    回去的路上,还是大奎开车,他问,“哥,我听他们说见汽车厂?”

    张先文说话的动静有点大了,不想听到都难。

    “是,总要有自己的事情干了?!崩詈屯饨ㄆ党У哪康氖浅鲇诙喾矫娴?,第一是仰勇这样的能人难遇,第二是他想到他可能马上要去毛子的地盘挖人,到时候人挖过来了,总要有地方安置吧。

    可以先让他们在汽车工业上发挥一下余热吧,能压榨多少剩余价值算多少。

    当然,他对仰勇这个人抱有戒心,可话说回来,不能因为不信任而弃之不用,只要将来股权在他手里,这个人就翻不起大浪。没见,那黄国玉哥俩现在见着他比兔子还乖。

    他不无担忧的想,这哥俩是不是让他给养废了,至今没有显出什么大能耐,电器店至今还是发展的中规中矩,只能说不赔钱而已。

    何芳拿着皮尺给李览量了身高,居然有80公分,再一称重,有二十斤了。

    她高兴的亲了儿子一口,“以后一定招小姑娘喜欢?!?br />
    “长的好看有什么用,有能耐才中用?!崩詈涂纯炊?,再看看儿子,这娘俩像极了,儿子大概遗传了媳妇的腿茬子,个子都是不知不觉中的蹭蹭上,毫无疑问,将来的个子不会矮。

    睡得多,吃的好,尿的勤,哭声响亮,每天都是笑嘟嘟的,推着推车满世界的追着阿旺,俨然是家里一霸。阿旺已经被李览折腾的没脾气了。

    何芳不高兴李和埋汰她儿子,“将来肯定比你出息?!?br />
    儿子现在是她的骄傲了。

    《希望大家支持正版,起点文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