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不好意思地说,“见笑了,随便拉拉,我这是闲人,闲着也是闲着?!?br />
    老太太从厨房出来,见来客人了,冲着齐功勋招呼了一身,然后把李览从李和怀里接了过去。

    “这是老辜的手艺吧?我一看这蒙皮就知道是他家的祖传手艺了?!逼牍ρ昧硕?,揉弄了两下,“还是新的呢,我试试?”

    “你随意?!崩詈偷亩褪歉牌牍ρУ?,当然知道他的水平,那是相当的高。李和听他的说法是五六岁就跟着老父亲学了,一学学了二十多年,一把二胡是走哪带哪,痴迷的很。

    李和时候刚毕业就跟齐功勋是同事,还是一个宿舍。他不会谈恋爱,没其他爱好,也不敢有爱好,除了工作,闲暇时间真的没事情做了,最后居然跟着齐功勋后面学了二胡。

    他工资可怜巴巴,不敢乱花钱,连买把二胡的钱都舍不得,一直都是用着齐功勋的二胡。

    他一学停不下来了,直到后面好多年以后有钱了才买了一把老辜的二胡,也当成了一个小爱好,可水平是没法跟齐功勋比的。

    “那我献丑了?!捌牍ρ酚薪槭碌呐淘谝巫由?。

    李和在一旁听着齐功勋拉了一首《江河水》,他没有按照原谱来,自己加了许多揉弦,软了点但是气氛很到位,够悲凉,柔肠寸断。

    “厉害,厉害?!备呤志褪歉呤?,李和不服气都不行。

    “哎,这首曲子由~bB调转入第二段的C调之后,差不多每个乐句都是一字不差地重复一遍,就其旋律而言,可说无任何新奇之处,我这种人不揉弦的话根本表现不出那种意境,揉弦是不得已而为之。不揉弦才是真正的名家所为啊。名家用弓短,力度轻,除了个别音之外,都是不揉弦的?!逼牍ρ档暮苋险?。

    李和认可的道,“我也是一样,要是不揉弦,那不带颤动,极为清晰的长音是出不来的?!?br />
    “七十年代的时候,我曾随我父亲听过徐兰沅老先生的胡琴表演,那真是余音袅袅,绕梁三日。你不知道,只要能天天听,我换三天三夜不吃饭都成?!逼牍ρ纳袂槔锸窍勰胶拖蛲?。

    李和听的也是激动,忙问,“这位老先生还在吗?”

    这位老先生一生主要为谭鑫培、梅兰芳两位京剧艺术大师操琴,曾被梨园界誉为“胡琴圣手”,堪称国宝级的大师。对一部分喜欢胡琴的人来说,买梅兰芳的票,往往只是为了听徐兰沅老先生操琴说腔,虽然有点买椟还珠的意思。

    “好像是77年没的,太可惜了。以前住在中街,离你家不远。不过徐门六代,光耀梨园,都是在那边,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br />
    “那时候我还没来这边呢?!崩詈筒幻庥械憧上?。

    齐功勋好像跟着李和找到了共同语言,说话间一时滔滔不绝,也忘记了此来的正经事。

    两个人从沈肇洲聊到了刘天华和阿炳,聊的兴致盎然。

    李和苦笑道,“我这种没天分的,只能听听罢了,欣赏还是欣赏的来的?!?br />
    “不着急,老一辈没了,能人还是有的,我听那闵慧芬的还是不错的,改天咱们去听听?!?br />
    “一定,一定。我请你?!崩咸丫逊共硕松献懒?,李和邀请道,“先吃点饭吧,边吃边聊?!?br />
    “那不客气了?!逼牍ρ屠詈土牡耐痘?,再说也是经常来的,没有丝毫的矫情了,这都中午饭时间了,再走人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了。他从皮包里掏出东西道,“这是你要的车牌,我给送来了?!?br />
    “谢谢了?!崩詈托老驳慕庸龀蹬坪托”咀?,定晴一看,果然是A字头的,非常的高兴,“咱俩一人喝一瓶啤酒,可以的吧?!?br />
    “没问题?!逼牍ρ庸【坪捅?,然后对着端菜进来的老太太道,“婶子,给你添麻烦了,你也吃吧,不用这么多菜的?!?br />
    老太太道,“都是家常菜,你不嫌弃的话,多吃点?!?br />
    她按照待客的规矩,把好菜都推到了客人的跟前。

    “婶子,这粉条太劲道了,比我家老太太强多了?!逼牍ρ适钡乜湓蘖艘痪?。

    “那你多吃,多吃?!崩咸次芽鹄锏睦罾酪莱隼?,慌忙赶了过去。

    李和与齐功勋不停的碰杯,说好的一瓶啤酒是不够的,很快来了第二瓶。

    “你等会把你的证件给我,我们下个月月初走,你在家里提前安排好,具体时间我通知你?!逼牍ρ沼谔傅搅苏?。

    “以什么名义?”李和对这个比较好奇。

    “随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的人一起去,中国成套空分设备贸易谈判小组,一是为我方准备向捷一石油化工厂出口空分设备,二是向捷购买透干空压机?!?br />
    “带队的是?”

    “不是老刘带队,到时候去了你就认识了?!?br />
    “行?!奔热徊皇橇醣S么?,那带队的自然另有其人了。李和知道齐功勋不便再多说了,也就没有再多问了。但是他也大致猜出了此次去的目的,捷克军用工业能让中国看上的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航空教练机,一个是金属切削机床,基本都是世界第一流的。

    捷克航空业都是有近百年历史的,有世界上最古老的飞机制造商,有世界上最大的教练机和攻击机开发公司,“幻境”和“信天翁”、L-39都是这里生产的。

    同时金属切削工业实力雄厚,有生产重型机床的skoda,也有生产刨床为主导的tos,都是世界闻名,其中skoda是汽车最有名。

    这些工业基础,中国拍屁股都撵不上,起码是目前撵不上的。

    吃好饭,齐功勋茶也没有喝一口就走了。

    李和把他送走后,把新得来的车牌给按在了面包车上,从此要跟公安局的车管所说拜拜了。

    他还剩下两张车牌,以后可以再买两张车,一个放在深圳,一个放在老家,这样妥妥的畅通无阻了。

    老太太光顾着在厨房洗碗,一个没注意,李览尿裤子了,老太太对着他屁股搂了好几下子,“给你长长记性,以后要招呼一声?!?br />
    李览对着李和哭,要求个安慰。

    “该啊?!崩詈头炊宰潘ü梢猜Я思赶?。

    下晚,何芳打电话说想儿子了。李和只得尊嘱咐把老太太和儿子给送了过去。

    他的吃饭成了问题,家里没人做饭了没,他只能是天天下饭店。

    何龙的烤串店开张了,夫妻俩忙得脚不沾地,生意好的不得了。

    只要是跟吃沾边的生意,基本就没差的,再说这个铺面的位置搁这放着呢,人来人往,闻着羊肉香,想挪腿很难。

    李和去吃了几次,可不好去多吃,吃完了是给钱啊,还是不给钱???

    给钱吧,何龙两口子不能收。不给钱吧,人家是开门做生意。

    李和不喜欢拉扯不清,哪怕喜欢吃烤肉,也能忍着。

    好不容易去了一次,摸着油乎乎的碗碟说,“洗干净些,这样不行的?!?br />
    他倒是不嫌弃,关键有嫌弃的。羊肉串不是多高深的技术,别家见着这里生意好了,立马就能在隔壁开一间。别家的卫生好,他家的卫生差,不是傻子都知道选哪家。

    一天,客人不满意了,和气的要求碗筷重涮一遍,吴春燕斜着眼说没时间,没看正忙着呢。

    客人说,那你给我开水,我自己弄。

    吴春燕没工夫搭理,有桌客人结账呢,急吼吼的去收钱了。

    客人急了,这做的什么生意。吴春燕不喜欢这客人语气,还跟客人掐了起来,李和是亲自上去打的圆场。

    这脾气哪能行??!

    不能仗着生意好,欺客??!

    李和不方便说多,还没等他跟何芳说,老太太先急眼了,她眼里揉不得沙子,当晚对着儿子媳妇急嚷嚷,“跟客人吧嗒嘴儿,斜楞眼儿,谁教你们的规矩!你今个儿得罪一个,明儿得罪两个,我看啊,不用多久非得罪完了?!?br />
    吴春燕不服的道,“哪里有说的这么夸张,这人来人去的,不差人。有几个饭店是靠街坊撑起来的?!?br />
    “你要是真就这么点眼皮子,咱还是回家种地去?!崩咸饣叭词嵌宰哦雍瘟档?,“你爷爷那辈是生意人,我进何家门的时候,我常听他念叨,‘人有站相,货有摆样;顾客上门,礼貌相待;不分童叟,不看衣服;察言观色,唯恐得罪’你瞅瞅你们哪有是做的对的?”

    何龙被老太太说红了脸,只是解释道,“你看到了,生意真的好,忙不过来,这个要烤串得烤,那个要啤酒得送,还要结账的,要收碗筷的,碗碟都是好不容易抽工夫洗出来的?!?br />
    何芳在旁边打圆场说,“我给你算了算你这阶段的生意,收入还成,你雇两个个人吧,这样你忙得过来。何况这孩子天天上下学了,要人接要人送,都是要你们来?!?br />
    大的学校不远,几步路的事情,老太太有时间抽空能去接回去了??墒切〉纳晕⒃蹲帕?,要坐公车或者骑自行车去接。

    何龙两口子一商量,是得请人来,最后吴春燕打电报给他娘家兄弟了,让她哥哥来。

    一大早,李和正在院子里拉二胡。

    秦老头进门来夸赞了两句,对着李和说起了洪家的事情。

    “那搪瓷厂的单子跟你有关系?”

    李和点点头,“是,梁子别上了,这么回事罢了?!?br />
    秦老头道,“那沈道友来找我了?!?br />
    “你的意思是?”摆平场子靠的是秦老头,所以善后李和得听秦老头的。

    秦老头道,“我的意思当然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家都是场面上经常走动的人,没有到不共戴天之仇那地步。人家现在低头了,你这边松松口是了?!?br />
    “成,我听你的?!崩詈拖肓讼?,不同意也得同意了,不然秦老头夹中间会很难办,“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了?!?br />
    秦老头嘿嘿笑道,“谢我什么,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没我,你也一样能办。我是多此一举,可还白得了一个壶,是我赚着了?!?br />
    他见李和那自以为了然的神情,补充道,“我可没偷听你电话,偶尔听那么几句,我也没注意?!?br />
    李和笑道,“那现在?”

    “我还是听我儿子说的,你让那么多人顶了身股,这动静大了,听说老于家儿子的都让你给煽动了?”

    “煽动?这词不好,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br />
    秦老头道,“看来你这是学晋商了,清中叶以来,晋商在商号、票号中大部分都是股俸制。你这气象大了,有前途。以我所知,现如今可没有比你做的大的财东了?!?br />
    李和摇摇头,他真没往晋商这方面想过,“你是翻译,你没翻译过‘股份制’这个词?我这叫股份制!”

    秦老头白眼,“还不是一个意思?!?br />
    “也对?!崩詈兔挥蟹床?。

    一分析起来,他果真是个大财东,相当于乔致庸这种类型的,于德华和沈道如这些人是大掌柜和二掌控,区别在沈道如这些人的掌柜做起来的也太容易了。

    而在晋商中呢,顶身股并非轻尔易举的事。一个小伙计入号,没个十年八年的勤勤恳垦,哪里有机会顶股。

    而李和呢,可没让沈道如练个十年八年,等于一开始就白送份子了。